第21章

原野这些年就没靠颜值混过,他就没关注过这方面。其实他从骨子里来看就是那种标准的糙汉子,牛仔裤运动裤,T恤衫连帽衫,什么简单穿什么,不是正规场合连衬衫都不碰一下。没想到节目一播原野竟然靠脸有了一批颜粉。

很多小姑娘爱极了他这类型,短短一层发茬只有脑型漂亮的人才撑得住,薄薄的眼皮一扫,嘴角带点不屑带点嘲讽的角度一勾,浑一个坏小子样儿,或者说是坏叔叔。寸头野叔这型的别人想来还真弄不出这劲儿,别人从眼神上就弄不出他那副看透一切的感觉,不够犀利,所以也没那么勾人。

其实原野就是懒,他那发型这么多年没变过,不是为了耍酷或是什么,他从五六岁开始就这发型,就是习惯了。每天洗脸的时候撩点水就把头也洗了,哪还用管什么发型,吹风机也从来用不着,利索,舒服。

但做原野的颜粉也挺痛苦的,节目之外根本抓不到他人影。什么代言什么广告全都没有,微博上除了基础宣传就没其他东西。别的明星在这种节目正当红的时期肯定机场照一堆,粉丝接机自己拍照自己产粮,平时日常照也发一点,好歹也有得看。但原野行踪根本就没人摸得着,接机这种事更是想都别想,没得接。

新粉没处去只好在微博底下刷评论:“咱们有没有组织啊老哥哥们求带!小弟什么都干过,专业性一百级555555”

老粉在下面回复:“没组织,有也都是野生的,一小撮一小撮都是书粉。上这儿来就佛着吧,习惯就好。”

有的老粉甚至还在底下聊天,说一口老湖进了活水了,还怪热闹的。

节目录完原野就彻底没影了,粉丝想看他也就只能看看节目和网播的节目花絮。挺多采访找他,原野一个都没接。有什么好采访的,多说多错,而且他也不愿意跟别人说自己的事儿。他想说的时候就都写书里了,他喜欢用笔讲东西,不喜欢用嘴说。

现在连吉小涛有时候都找不着他,发条消息要好久才回。

耿靳维跟台里聊过之后节目组那边暂时没什么新的幺蛾子了,其实本来也都是小打小闹,为了节目热度加上导演林未心里本来也有气,所以时不时搞点事,认准了原野不敢多说话。更多的事他们不会做,离婚的事他们是提都不敢提的,这事真爆出来对节目组没有丁点好处,而且这点底线都没有了,以后哪有人还能跟他们合作。

方绍一最后这场戏拍了快一周还没拍完,这也是电影里结尾的一场。这场戏导演和编剧意见始终没能统一,导演想让方绍一活着,编剧想让这个角色最终战死。于是前面几场戏都是按两条线拍的,有细微差别,最后这场也得分着派几个镜头,剪毛片的时候再对比着看最后怎么定。

这部电影叫《风逍客》,演的就是个江湖侠客的半生。年轻时候云游四海仗剑天涯,后因一碗茶卷入江湖纷争,瞎了一只眼。多年后战乱起,江湖已经不是曾经的江湖,私仇国恨交织,生还是死,江湖还是天下。

最后一场也是整部电影的重头戏,几百个群演每天跟着拍,方绍一最后一身伤化妆就得将近三个小时。群演多了场面调度不好控制,城墙爆破也失败了一回,恢复城墙至少三天时间。

辛导拿着扩音器亲自下场讲戏指挥,嗓子一直是哑的。人工降雨始终在头上浇,为了防水方绍一一身伤妆都很黏腻结实,下了戏卸妆洗澡都得一个多小时。这场戏太难拍,道具组爆破组压力大,一个时间点没控制好就又废掉一次。

导演问摄影指导:“现在三点,天黑之前还能不能赶一次?”

摄影指导摇头:“四点多光就不行了,机器全起来还得至少四十分钟,来不及。”

辛导皱着眉,眉心褶出两道很深的纹路。但也没办法,拍戏就是这么回事,有顺的有不顺的,都得捱着。导演说:“今天收工了,大家回去都好好休息,咱们争取明天过。”

吉小涛抱着大衣在旁边等,导演这边一说收工马上过去要给方绍一披上。身上衣服完全是湿的,早就冻透了。

方绍一跟他摆了下手说不用。

吉小涛说:“我看那城墙再炸一次又要完,等它又得三天。”

方绍一脱了身上的戏服,光着上身回化妆棚,衣服上的道具血浆干了明天也不能再用,每天都得用新的。这套衣服道具组赶了十几套出来,做套衣服磨旧得两天,不知道得拍到哪天,一直在做。

几个化妆助理得给方绍一把这身妆卸得差不多了他才能回去,脸上一层又一层血浆卸的时候像是沙子在脸上磨,很难受,这样也伤皮肤。助理不敢太用力,小心翼翼地搓脸。

方绍一坐得很正,一直挺身坐着,搓脸的搓脸,底下还有蹲着搓腿的,地上摆了好几个水盆。化妆加上卸妆一天就得五个小时,很磨人。方绍一声音也稍微有些哑,和她们说:“搓吧没事,早卸完你们也早收工回去。”

搓脸的姑娘小声说:“不敢搓,天天这么弄太伤脸了。方老师您回去也一定要注意。”

方绍一闭着眼“嗯”了声,等着她们一遍遍卸完。

吉小涛弄了个小太阳过来对着方绍一照,室外场没有化妆间,都是搭的棚,跟在外面温度一样的,又潮又冷。方绍一身上只有半截短裤,剩下都是光着的,什么人天天这么折腾也没个好。

吉小涛最近话都很少,知道方绍一太累,怕影响他休息。他拍了个方绍一闭着眼卸妆的照片,想了想还是发给了原野。

方绍一睁眼看了看他,低低地说:“别发微博。”

吉小涛蹲那儿点头,说:“我不发微博,我发给野哥了。”

方绍一皱眉看着他,说了句:“瞎弄。”

“没瞎弄,我难受。”吉小涛小声说。

最近原野和他联系挺多的,不像节目之前那一年多,那会儿他们很少联系。吉小涛摸不清他们俩想法,如果这俩人老死不相往来了那他也不好在中间掺合。不过节目拍完他和原野联系一直没断,原野态度也没冷淡,还能跟他开开玩笑什么的,吉小涛觉得事儿好像有转机。

方绍一跟他说:“撤回。”

吉小涛试了下,然后说:“超时了。”

方绍一也没再说他,只是皱了皱眉,又闭上了眼睛。

原野回复他的时候是半个小时以后,方绍一还没卸完,不过也快了,他闭眼坐那儿像是睡着了。

原野:拍的什么戏?

吉小涛回他:最后一场戏,一周了也没成。

原野:在哪儿化妆。

吉小涛:棚子。

原野过了几秒回了个字:操。

吉小涛给他拍了个小太阳的照片发过去,说:我尽力了,但只有这个。

原野:嗯。

吉小涛不敢再多说,怕方绍一不让,而且卖惨卖多了效果就不好了,这样就够了。吉小涛没再回,不知道自己这样对不对,按理说他不应该掺合感情的事,但他还是挺熟悉这俩人的,才敢大着胆子试试。

过会儿原野又发了条:你们不能回去弄?让化妆助理跟你们回房间卸。

吉小涛赶紧回:一哥不让,不方便。那东西都是面粉和油弄出来的,回去得坐车,这么回不去。

方绍一不知道什么时候睁了眼,问他:“说了什么。”

吉小涛说:“野哥问为什么不回去卸。”

身边人多,方绍一没说什么,只跟他说:“别乱说。”

“好的,我没再说什么了。”吉小涛说。

旁边的化妆助理抬头看了看方绍一,笑着低声说:“我也看《时光里》来着,您和原野老师感情真好,原野老师是不是脾气不怎么好啊……”

方绍一说:“没有,挺好的。”

晚上导演来方绍一房间转了转,和他聊了几句。其实方绍一合同上签的时间早就超了,但拍戏拖时间这事太正常了,导演也是熟悉的导演,这不算什么。更何况他前面还旷戏出去录的综艺,虽然戏都加急赶了出来,但也还是给剧组添了不少麻烦。

导演和他说:“辛苦了,这场戏难拍。”

“大家都辛苦,”方绍一笑了笑,“好事多磨。”

“后面时间上没问题吧?”许导笑着问他,“老蒋难为你没有?叔给他打个电话?”

辛导和方绍一他爸爸关系在这儿,在剧组叫导演,私下里都叫叔。方绍一摇头说:“没有,您安心拍就是了,我这边不急,拍您的戏蒋导不催。”

“催了你就告诉我,我跟他说。”导演说。

方绍一笑着点头,又简单聊了几句,把导演送了出去。

导演一走吉小涛一窜就从椅子上蹦了下来,拿着方绍一手机塞他手里:“哥!野哥刚才来电话了!”

方绍一挑起眉,低头看了眼手机,上面有个未接来电,的确是原野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