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方绍一耍剪子已经耍得挺溜了, 往那儿一站也挺有剪头小哥的模样, 就是有点高, 椅子得升到最高才能顺手。刘桉说他现在这样就可以了,剪子,梳子和吹风, 这三样都弄好了就够。他随手扯了个小孩儿过来,说:“来,头发长了, 让你绍一哥给你剪个头。”

男生眼神里透出惊恐, 但还是没反抗,视死如归往椅子上一坐, 说:“好的。”

方绍一从镜子里看他,对他笑了下, 说:“别紧张。”

“那不可能啊……”男生一脸苦兮兮的,“不过我头发长得快, 没事儿。”

刘桉拍了拍他肩膀,笑着靠在一边喝奶茶,说:“剪不好让人给你修。”

男生点点头, 坐那儿让方绍一摆弄他。

其实他还是赚了, 这何止是剪头,还附带着头部按摩的。戏里背景是模糊处理的,但基本类似九零年代,所以没有现在理发店洗头那种躺椅,干洗的话还是只能坐在椅子上, 用手搓出沫来,边洗头边按摩。这可是影帝的手,男生坐那儿被揉着揉着就笑了,说:“我现在应该拍个照发给我女朋友,她特别喜欢方老sh……森察。”

方绍一也跟他开了个玩笑,从镜子里看他一眼,然后说:“昨天你吆喝我的时候应该给你女朋友开个直播。”

“我的天,”男生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眼一边笑么滋儿看着的刘桉,小声说,“导演说好的方老……他!说他不记仇的。”

边上看热闹的也都笑了,方绍一现在干着活呢周围气氛才轻松一些,如果他闲着那这些人就得给他找活干,得排挤他。反正大家现在也都习惯了,甚至有时候在心里也就忘了他是方绍一,自己都把自己给洗脑了。

方绍一的戏还有一周开拍,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不太好过,各种有意刁难和针对有时候是有些过分的。也就是方绍一,换个其他这级别的演员估计早就会有忍不住发火的时候。

原野那边说是要追,但是放个话之后就没动静了。网上没有再就他们俩离婚的事继续发酵,就停在方绍一那条微博,之后的都是小打小闹,多数都是看客瞎猜测,各种推理分析。正主再没动静了,他们俩本来也没什么能深扒的料,也就这样了。不过这里面也有耿靳维和公关公司那边一直在压控的原因,方绍一这些年就没怎么用过公关,这是头一回需要这个规格的。

耿靳维让这俩人折腾够呛,这几天都没怎么打过电话。

过会儿吉小涛领了个人来化妆间,跟方绍一说:“哥,公司新人来了。”

方绍一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之前耿靳维带来那个男生对他笑了下,点头打招呼:“绍一哥。”

方绍一对他点了点头,问,“去见过导演了?”

杨斯然说:“还没,刚来。”

方绍一“嗯”了声,问他:“公司给你配人了没有,有人跟着你吗?”

“有,耿总给我安排了一个助理。”杨斯然点了点头。

“行。”方绍一说,“有什么事也可以跟小涛说。”

“好的,绍一哥。”

这男孩看着挺听话,话也不是很多。挺会看眼色的,来了剧组之后也不怎么用助理跟,没事的时候都跟在吉小涛旁边帮他忙,干干活什么的。看得出来耿靳维是真的有心思要捧他,给他配的助理都不是新人,在公司好几年了,跟过好几个艺人,也有一些自己的人脉和资源。

吉小涛私下里跟方绍一说:“感觉小孩儿还行,挺听话的,也没什么硬伤。条件也不错,捧好了应该能火。”

方绍一没怎么接触,耿靳维要捧他就带一带,没什么想法。

新人毕竟是方绍一工作室签的人,何况方绍一本人也在剧组,所以对他都挺照顾的。杨斯然对谁都很恭敬,哪怕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他都很客气,也从来不拿什么架子。不过不少新人没有名气的时候都是这样,之后如果红了就换了个人。娱乐圈就是这么一个名利场,捧高踩低已经成习惯了。

方绍一的第一场戏就是和他拍,也是导演有意安排,这戏里全生的新人就杨斯然一个,导演把他的第一场戏给方绍一带,也是想让他快点进节奏。而且人是方绍一的人,他带来的就他领戏,他跟着磨。

开拍之前杨斯然对方绍一说:“绍一哥,我没拍过电影,我要是哪儿不行您就直接跟我说,不用给我留面子什么的。”

方绍一看他一眼,跟他说:“没事,不用紧张。耿总既然签你了就还是看好你,慢慢来。”

“嗯,我就是怕给您惹麻烦拖后腿,”他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下,“所以我哪儿做得不好您就说。”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这小孩儿戏感还真不错,头一场戏是方绍一刚到小镇租了间房,杨斯然演的角色是森察的房东。是一个很胆小的大学生,戴着眼镜,大学毕业之后分配到药厂上班,后来因为身体不行就辞了工作。森察来小镇的时候他正闲在家,靠收租生活。

新人第一场戏有时候要磨个几天都过不了,但他们这条拍了四次就过了。有些人的镜头感是天生的,虽然没拍过戏,但镜头感很强,这样的人导演会更喜欢。导演最喜欢没怎么拍过戏的天赋派,因为他们身上是很干净的,没学到那么多技巧,又因为天生的能力,因此更好打磨,磨好了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惊喜。

蒋导过后跟方绍一说:“小演员还不错。”

方绍一点了点头说:“还行,第一部 就拍您的戏也是他有运气。”

“什么运气,”蒋导冷笑一声,“你们耿总塞过来的,原来有个更合适的小演员,让你们给挤走了。”

方绍一笑笑,跟蒋临川说话不用太多拐弯抹角,他说:“耿哥想让我带他。”

蒋临川也没多说,总之不是什么大角色,而且杨斯然这个小孩儿也还不错。

这种现代背景的电影不像古装戏那么难拍,方绍一没那么遭罪,吉小涛也省心很多。他省心了就又开始操那些没用的心,问方绍一:“哥,我野哥追你了没有呢?”

方绍一说:“你看呢?”

“我没看你俩有什么动静,”吉小涛试探着问了一句,“野哥什么时候开始追?”

方绍一头都没抬:“你去问他。”

“他不回我消息,让我烦的。”吉小涛说。

原野现在是真不回他消息了,让吉小涛给烦得就差没拉黑他。

方绍一说他:“我跟你说了别总烦他。”

“我怕我不跟他联系你俩又好久不说话,我这不是着急啊?”吉小涛把副导送过来的明天的戏拿过来给方绍一,说,“咱们这儿一直到明年五月都是戏,你就在剧组待着不出去,我不把野哥叫过来你们什么时候能好。”

方绍一也烦他,下巴冲门那边扫了下,示意他:“回去睡觉,别在这念经。”

吉小涛本来也要回去了,跟他说:“那你也早睡啊哥,明天六点起,我过来叫你。”

方绍一摆了下手,让他走。吉小涛带上门出去了。

原野这人也是不太靠谱,说了要追,人也同意他追了,结果打了个电话这人就又没影儿了。网上cp粉整天追问原野进度,就盼着什么时候能再吃口粮,但这人又搞失踪,把人心思都吊起来,然后他匿了。

方绍一拿过手机,给原野发了条消息。

他们俩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上回原野给方绍一发“谢谢这些命中注定”,之后就再没互相发过消息。方绍一抿唇,给原野发过去一条:等缘分落你头上?

他也没指望原野能回,他都不一定什么时候能看手机。

原野回消息的时候方绍一已经睡了,半夜回了条: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绍一手机就在床头,摸过来看了眼,皱了皱眉直接回了条语音给他:“傻笑什么。”

他半醒不醒的,嗓子低沉沙哑,再隔着电流传过去,进到耳朵里甚至能让原野耳朵发麻,原野也给他发了条语音:“你这是撩我啊哥。”

方绍一闭着眼给他发语音:“我撩你什么了?”

原野很快回复:“你撩我耳朵。”

方绍一眼睛都不睁,还是闭着眼:“你硬了?”

原野先是发了个身省略号过来,隔了好几秒才又发了个两秒的语音,他边笑边说了声:“操……”

这俩人也够有病的,一个应该是还没睡,一个睡一半醒了,然后就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互相说些没营养的话。

原野问方绍一:“小涛是不是弯了,我看他现在这么不像个直男呢?磨磨叽叽的像个大妈。”

“不知道,”方绍一不太关注助理的感情生活,一无所知,“他再烦你你就拉黑。”

“那也不行,有时候也有正事儿。”

他们有太久太久没这样聊过了,像这样互相发消息单纯为了聊天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