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个电话打得牵牵扯扯勾勾缠缠。

吉小涛还不知道人家俩人深夜已经通过话了, 还继续操他那份没用的心, 心里犯愁, 嘴上也不敢多说。

方绍一太淡定了,他这人永远都这样,你看着他根本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也根本猜不到。

“涛哥,忙呢?”杨斯然的助理叫陈同,也是公司老人了, 吉小涛和他还算熟。

方绍一和杨斯然在对戏, 陈同过来吉小涛这边,蹲下和他打了声招呼。

吉小涛招呼了声, 屁股挪了下坐在方绍一椅子上,指了指旁边刚才他坐的那把, 说:“坐。”

陈同笑了下,坐了。

吉小涛抱着方绍一装衣服的大兜子, 和陈同聊天:“你就长带他了?”

“不知道呢,听安排吧。”陈同叹了口气说,“其实带人有点带不动了, 最近两年感觉扛不住熬。”

吉小涛乐了, 看他一眼:“你才多大啊就扛不住熬。”

陈同说:“我身体素质不行,比你可差远了涛哥,我熬不了夜,熬夜头疼。”

手机来了两条消息,是简叙的助理, 没什么屁事,就发了两张傻屌表情包过来。吉小涛一边回表情包,一边说:“那你跟领导申请一下,让你转经纪,能轻松点,但新人的话估计也得跟着跑个一年半载的。”

“嗯,我上次和林哥提了回。”陈同说,“拍戏这么跟真有点吃不消。”

吉小涛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聊,顺便微信上和简叙助理斗图。简叙到现在还是稳稳的视帝,有他就能扛收视率,只要剧本不很烂制作也过得去,票房就不会太差。方绍一和他关系一直挺好,他们那届同学里出了不少明星,里面也就数他俩位置高。简叙助理刚二十四,去年才开始干这行,总当自己是个小萌新。但人有点二,总喜欢发表情包。

吉小涛微信问他:还在北京呢?

简叙助理叫东临,回:没有呀,在x市呀,我们很近呀。

吉小涛:你好好说话。

东临:哈哈哈哈你以为我干嘛撩扯你,我简哥说离这么近可以约一手。

吉小涛:真在?过来拍戏?

东临:真哒。

吉小涛:gay里gay气。

其实小孩儿还真是个直男,也不娘,他就是故意犯神经。吉小涛和他聊了会儿,方绍一下了戏吉小涛和他说:“简哥在x市呢,约饭。”

方绍一问:“他过来干什么了?来拍戏?”

吉小涛说:“是,我听东临说预计在这边拍40天。”

方绍一点点头说:“那你看时间吧,哪天有空过去找他吃个饭。”

杨斯然和陈同离他俩旁边不远,吉小涛听见杨斯然低声说:“你以后可以不看我手机吗?有消息放着就行。”

陈同怎么回的没听到,他声音太小了,估计也是离方绍一近,声音不敢太大。吉小涛往那边看了眼,回过头接着和方绍一说话。

刚才那条没过,等下得重拍。这种拍戏间隔方绍一通常都不怎么说话,得保持情绪,不相关的话说多了情绪就散了。

杨斯然往另外一边又挪了几步,陈同也跟着他挪几步,他们这边就听不见他俩说话了。杨斯然淡淡皱着眉,好像对陈同的话不太同意,一直压着嗓子在和他说什么。

吉小涛水杯递过去给方绍一,方绍一沉默着接过来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

简叙这次是来影视基地拍一部电影,离方绍一这边也就不到俩小时到车程。方绍一抽空去他那边探了个班。

导演是个年轻的新锐导演,方绍一没合作过,但是电影节上见过几次,也聊过。他们这边在拍一部轻松向的都市恋爱戏,简叙演一位闷骚的体育老师。典型的情人节档电影,搭着爆米花和可乐,轻轻松松看完。导演没什么野心,这种电影在拍的时候也不累。

方绍一到的时候简叙正露着上半身晒肌肉,皮肤上抹了薄薄一层油,阳光底下还是很打眼的。

导演喝着吉小涛带的凉茶,笑滋滋和方绍一说着话。导演比方绍一还年轻一岁,在导演圈里是个实打实的小年轻,他说:“绍一哥,等会儿拍个探班照,我们发个博。”

方绍一笑着说“好”。

简叙披了件衣服走过来,导演让旁边人给他们仨拍了张照片,然后自己看了看说:“发之前给我修一修,在他俩边上拍照压力太大了,又挨挫又丑的。”

边上人都笑了,简叙问:“那不然咱们坐着拍?”

“算了,在哪儿都一样,发的时候给我腿P长点。”导演说。

那天方绍一和简叙一起吃了顿饭,还有吉小涛和东临。老熟人了,助理跟着一起坐也没什么,不用顾忌那么多。其实这两年方绍一和简叙见面的时候不多,但这种关系也没什么生不生疏的,每次见面都还挺有得聊。都知道他们俩关系好,也的确是好。

包间里简叙脱了上衣,只穿着个背心,吉小涛笑了声说:“简哥最近这肌肉不错啊。”

简叙“嗤”了声,睨他一眼:“挖苦我呢?你哥在前面摆着,我还有脸提肌肉?”

“跟我哥还差点,”吉小涛“嘿嘿”一乐,“但是不看我哥单看你的话也贼棒了。”

“这话也不知道这是夸我还是夸你哥。”简叙给自己开了瓶冰啤酒,问方绍一,“要吗?”

方绍一不怎么喝酒,倒了杯茶。

简叙往他杯子上磕了下,说:“来碰一个吧,兄弟,半年多没见了。”

方绍一问他:“后面还有别的戏吗?”

“有,拍完这个还有一个古装剧,之后先没接别的,想歇歇。”简叙说。

吃饭的时候简叙也没吃什么,吃得很少,后来点了个蔬菜沙拉在那慢慢嚼,边吃边叹气说:“教练不让吃,还让吃鸡蛋呢我都没吃,我他妈最讨厌吃鸡蛋。”

方绍一说:“吃别的替一下,一样。”

简叙和方绍一同年的,方绍一这些年就没怎么拍过爱情轻喜剧,简叙倒是这种类型拍了很多。但是他也三十六了,这口饭吃不了几年就到头了,他得考虑转型了。

方绍一和他是自己人,没什么不能说的,当年上学的时候整天在一处,俩人这些年也没有过什么矛盾,是这个圈里的真兄弟。方绍一和他说:“你想转型,这种戏少接。一部两部观众买你帐,你粉丝能给你扛个票房,时间长了你风格又定在这儿了,没什么好处。”

简叙给他茶杯添上,苦笑了下,道:“没人找我啊哥,现在来找我的都是男三往下,连个男二都没有,有也都是烂片儿,这次这个都算不错了,至少剧本还能看。客串个角色什么的行,男三男四我怎么拍?”

简叙在电视剧圈实打实的一线,这么多年没掉下来过。但是偶像剧他现在已经不接了,这个行业现在能拍能播的剧就那几个类型,再去掉抗战剧,能拍的太有限。他去年刚拍了部婚后伦理剧反响还不错,但那种拍多了自己都觉得烦,大制作的权谋剧一年也出不来一个,等不起。

很尴尬的处境。工作室和公司资源都是电视剧方向的,电影伸不去手,大导演大制作接不到,很多都有固定合作的几位演员,烂片又不想接,所以一年拖一年,拖到现在也还是在拍剧。

方绍一说:“有些戏男三男四也不差,去年韦导那戏我听说你给推了。我帮你留意着,之后有适合你的我给你递个话,具体成不成再让你公司去谈。”

方绍一每年因为档期推掉的戏不少,但他和简叙完全不是同类型,一般来邀请他的戏未必会适合简叙。而且他不像公司里小演员什么的,跟导演商量就能塞个小角色进来,简叙得要重要角色,大导演的这种角色不是打声招呼就行的。

“谢了兄弟。韦导那戏……女主是我前女友啊哥哥!”简叙甩了甩头一笑,看着方绍一说,“就别说我了啊,说说你。你最近也挺热闹啊?”

东临憋了半天,终于能插个话:“哈哈哈,原野哥追你了吗?绍一哥。”

一般人见了方绍一不然贸然拿这个开玩笑,但简叙就没什么不能说的,别说方绍一了,他连和原野都那么熟。当年原野那么点儿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他们仨还经常一起吃饭,当时看原野就跟看个小弟似的,没想到后来他和方绍一经常真成了。

后来也真离了。

吉小涛胳膊怼了东临一下说:“瞎打听什么啊。”

简叙说他:“别怼我助理,来东临,问。问问你绍一哥,跟原野和好了没有。”

方绍一当时没搭理他们,吃了口东西,没吭声。

简叙说:“你们是日子过久了不折腾难受吗?去年我就说你们闲的,玩儿的什么情趣这是。”

饭桌上方绍一不喜欢拿他和原野的事儿说,也不怎么想提,就算是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