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这可真是热闹了, 人在剧组都能上头条了。

——“方绍一最近戏怎么这么多?他是凉了吗?拿私生活炒个没完没了, 看得烦。”

——“这男的谁啊?哪里来的‘年轻男星’, 十八线野模?看身材不错,看脸不认识。不过方本来就离了啊,真怎么了也没毛病吧。”

——“[吃瓜][吃瓜]从他推原野出来顶锅我就对他转黑了, 以前觉得挺绅士的,错把伪君子当绅士是我瞎了吧。‘感情问题感情解决’,就这么解决?‘家事’解决如何了?”

——“我觉得这么几张图不能说明什么吧?看《时光里》觉得从眼神就能看出方很喜欢原啊……”

——“还绅士……笑死我了, 离婚了上婚恋节目骗粉还绅士呢[微笑]隔壁评论那条, 还看眼神也是好笑极了,你忘了人是影帝了?”

“绍一哥, 非常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杨斯然一本正经给方绍一鞠了个躬,脸色看着也不好看, “需要我说什么吗?我可以发微博解释一下,或者公司怎么安排都行, 我都可以。”

方绍一手背后倚在窗台上,没跟他发火,只说了句:“跟你没关系, 不是你的事, 去吧。”

杨斯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耿靳维,点了点头说:“那如果有我能做的您就说。”

耿靳维冲他点了下头,杨斯然就走了,走前把门带上了。

这新闻是昨晚突然冒出来的, 那个xx娱乐之前和他们关系还过得去,能说上话。这次连招呼都没打一声直接放出去了,也挺意外的事儿。

耿靳维说:“被盯上了。”

方绍一皱着眉,刚要说话,手机响了。

他看了眼屏幕,是他爸。

“爸。”方绍一接了起来,叫了声。

方悍在电话里问他:“最近怎么这么多事?能处理了?”

方绍一“嗯”了声,低声说:“没事儿,能处理。”

老爷子现在人在欧洲拍戏,这个年纪了拍戏依然很拼,说话底气也很足:“没真乱来?”

“没有,哪敢。”方绍一笑了下,和他爸开了个玩笑,“怕你打我。”

方悍也笑了声说:“没乱来就行了,随他们去吧,身正不怕影歪,有事就说。”

方绍一说:“好,你注意身体,不用担心我,都是小事。”

挂了电话之后,耿靳维问他:“老爷子最近好着?”

“挺好的,还是喜欢拍戏啊。”方绍一叹了口气,“拍了一辈子戏。”

方悍这些年之所以地位那么高,除了电影贡献之外,和他那一身正气也有关系。实打实的老艺术家,从来没弄过什么乱七八糟突破底线的事。方绍一从小家风就极严,虽然是个瞩目的星二代,但出格的事一律不能做,完全得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因为身在这个圈子就染上那些破烂习气。

方绍一骨子里还是像他爸,对那些龌龊苟且的事情不屑也厌恶。所以平时公司里的事都是耿靳维在操作,他就只管拍戏。

耿靳维说:“你拍你的戏,别的事儿不用你管。这事你就不用回应了,掉价。回头让他们用工作室号放个声明就得了。”

这种爆料新闻让人看见就觉得反感,不管他的内容是什么。方绍一皱着眉问:“照片哪来的?”

“走廊假花。”

方绍一眉头皱得更狠:“什么时候放的?”

“前天。”耿靳维从兜里摸出个小东西,放手指间捏了捏,“监控我看过了,来个人装上就走了。想在你身上挖点料,这是好容易有点东西糊弄着发了,你再不给点机会恨不得得发你在导演房间过夜了。”

耿靳维嘲讽地笑了声,之后和方绍一说:“我处理,拍你的戏。”

方绍一问他:“你今天走?”

耿靳维:“本来定的今天走,先不走了吧,下午再说。”

这么个新闻一出,剧组里多多少少会有点微妙。本来杨斯然就是方绍一手里的新人,剧组对他就挺照顾,这新闻一弄出来更是没人给他小鞋穿。杨斯然没拍过戏也没混过剧组,不了解太多,但他知道少说话总是对的,多说多错。拍完戏要么去导演旁边听导演讲戏,要么就坐那儿自己琢磨。他连跟方绍一都不怎么说话,能躲都尽量躲。

吉小涛看他怪可怜的,过去给他递了杯水,说:“不用太紧张,小事儿。”

“谢谢小涛哥,”杨斯然接过放手里拿着,对他笑了下说,“总感觉好像给大家惹麻烦了。”

吉小涛摇了摇头,和他说:“不是你的事儿,宽心。”

杨斯然点点头:“好的。”

吉小涛问他:“你陈哥呢?没跟着你?”

杨斯然说:“陈哥今天不太舒服,我让他歇着了,反正来这边拍戏什么的我也都熟了。”

“啊,”吉小涛问他,“那你手机呢?谁给你拿了?”

杨斯然说:“我关机让华哥帮我拿了。”

吉小涛说:“那给我吧,我帮你拿着。”

杨斯然赶紧道谢:“那谢谢小涛哥。”

不知道他性格是真这么消停还是装的,反正吉小涛到现在为止还挺待见杨斯然的。正常来讲那个照片发出去杨斯然不管怎么说也还是有点可疑,但吉小涛总觉得不像。不过这个圈本来也没什么像不像的,要不就是真本分,要不就是真能演。

但刚签到公司就往方绍一身上演,那也太敢冒险了。还没开始混呢就把老板得罪了?

方绍一给原野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打通,这人又关机了。方绍一给原野留了个言:开机回个电话。

耿靳维当天没走,留这边请剧组主创吃了个饭。制片人和他是老熟人,蒋导也合作过,耿靳维和他们一直都说得上话。二十多人的包厢,耿靳维和导演制片们还有戏里主要演员喝着酒。蒋临川粗犷的北方人,说话做事带着股爽利劲儿,饭既然都过来吃了酒就也别闷着喝,喝就喝透。

这种场合就没助理什么事了,吉小涛在外面车里坐着,等会儿看看谁喝多了好给送回去。其他几个助理也都在各自车里等,偶尔还下来聊聊天。

正常这种场合也没有杨斯然什么事儿,他上不了桌,但那天他也去了,小孩儿很有眼力见儿,过去给导演倒酒的时候耿靳维说:“蒋导,当时卖我个面我还没来得及谢您。”

蒋临川摆了摆手说:“小孩儿不错,演戏很有灵气。”

“导演教得好。”耿靳维说,他看了杨斯然一眼,杨斯然于是给导演酒杯添满,低声说了句:“谢谢导演,我挺笨的,但是脸皮厚,我哪儿不好您尽管说我,我尽量改。”

蒋临川抿了一口他倒的酒,说:“和你们老板好好学吧,都是人精。”

不知道他说的是耿靳维还是方绍一,反正俩人都笑了。

方绍一表面上吃饭说话都没耽误,但是手机一直在手里攥着,时不时要看两眼。

他又给原野打了个电话,还是关机。

按理说每天这个时候他不会关机,不打电话怎么着也得发个消息什么的。他俩现在就跟小年轻搞对象之前那阶段差不多,黏黏糊糊的。今天关机了显然就是看着新闻了,看着了也没问,不知道怎么想。

没这么追人的。

方绍一想发消息问原野一句:我当时是这么追你的?

“绍一这是等电话呢?”制片主任在对面问了一句,开他玩笑,“我看你这手机就没放下过。”

方绍一抬头,笑了笑没说话。

蒋临川冷笑了声,说他:“犯事儿了吧,不知道惹着谁了,等人呢。”

导演这么一说就都笑了,只有杨斯然有点尴尬。方绍一讨饶说:“老大们别说我了就,你们接着聊。”

包间里一直挺热闹,有耿靳维在的场合就不会冷场。有人敲门刚开始都没人听见,后来还是杨斯然先听见的,都以为是服务生,有人喊了声“进吧”。

——“这么热闹?”

方绍一一听见这声音就立即抬头看过去。

门推开个缝,原野探了个头进来。他穿的运动外套,拉链一直拉到下巴,正笑么滋儿地往里看,问:“我可进来了啊领导们?”

蒋临川笑声很大,招呼他:“赶紧进来,跟个耗子似的趴缝干什么!”

原野于是站直了,肩膀撞开门,手插在外套兜里就进来了。

方绍一眼睛就一直在他身上没移开过,原野跟他对视上,冲他扬了下眉毛,使了个眼神。本来坐方绍一旁边的也是戏里的一个演员,这会儿立刻站起来,跟原野说:“来坐这儿。”

原野笑着道了声谢,然后直接坐下了。

桌上人都在看他,原野拿过方绍一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笑着举了举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