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跟组编剧。

方绍一看着原野的眼神是很惊讶的, 这个是真没想到。不过很快他就摇着头笑了, 也对, 都能让你想到那就不是原野。

原野冲着方绍一挑了挑眉毛:“多多指教了,方老师。”

方绍一失笑,和他说:“听您安排, 原老师。”

杨斯然安静走出去让门口服务生加套餐具,然后自己拿过去放在了原野手边。原野抬头对他笑了下,说声:“谢了, 小弟。”

“您客气了原野哥。”杨斯然抿了抿唇, 也笑了下。

其实原野是一早就跟蒋导打过招呼的,也早就说定了要来。蒋临川拍戏永远都缺编剧, 跟组编剧有多少都不嫌多。这电影在筹备期间就有八个编剧,各自写各自的, 最后蒋导挑挑拣拣,挑他喜欢的再加上他自己的东西, 最终合成一个。组里其实也是有编剧的,只不过都是徒弟级。因为蒋临川在开拍之后其实怎么拍都不太和人商量,他脑子里有自己那套东西, 组里现在的编剧基本就是听他的意思赶着改出来。

原野过来跟组, 其实就是自降身价,给自己找罪遭。没人愿意干跟组编剧的活,碰上特别能改戏的导演恨不得得天天熬夜改剧本,也拿不了几个钱。

饭桌上方绍一没和他说太多,也不方便。

等散了场, 俩人坐进车里,方绍一才说他:“胡来。你不嫌累?”

“能累到哪儿啊,没事儿。”原野一笑,转过头对他说,“再说累我也得来啊,还得求爱呢。”

“……”吉小涛在前面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俩一眼,努力降低存在感,一声都没出。

方绍一淡淡地说:“还以为你不求了。”

原野赶紧晃了晃头:“那哪能呢,我得来罩着你,听说你俩在剧组受气?来,野哥罩你们。”

吉小涛就时不时往后瞅一眼,一直不出声。原野来的事儿他刚刚已经激动过了,原野从酒店办好入住才给他打的电话问他在哪儿,也是吉小涛告诉他的包厢号。

方绍一问他:“住哪儿?”

原野摸了摸头,斜着看过来问:“住你屋行吗?”

方绍一摇头,嘴角轻轻勾起一些,和他说:“不行,我屋有人了。”

“哟,”原野一挑眉,“杨斯然啊?”

方绍一只笑不说话,看着车窗外面。

原野“嗤”了一声,摇了摇头:“这醋我就不吃了,不对味儿。”

原野当个圈外家属这么多年了,要是什么都信这十多年也就白混了。如果放在之前原野说不准心还会跟着哆嗦那么两下,但是他和方绍一现在正互相撩着,方绍一就不可能弄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他就不是这样的人。这点基本的了解和相信还是有的。

这一路吉小涛当个亮眼灯泡也挺辛苦,回了酒店说了声就赶紧回了自己房间。原野跟方绍一笑嘻嘻地说:“我去你屋坐坐。”

方绍一边走边回头问了他一句:“不怕拍?”

“想拍就拍呗,我都这样了还怕多拍一次?”原野又笑了声说,“随意吧。”

原野来剧组为的什么自然不用多说,谁心里都清楚,他就是为了哪个人来的。

但他和方绍一现在也的确没到直接就能和好复婚那地步,离的这一年多就代表很多事情和以前都不一样了,想好得重新开始,好多事情也要重新整理和解决。稀里糊涂搭上线就直接又搞到一起,那太不稳重,也显得之前对这份感情和婚姻很不尊重。

原野坐在方绍一房间的沙发里,胡撸着自己的脑袋,和他说:“一哥,我差不多快把自己掰扯清楚了,等我弄清我自己了再来掰扯你。咱俩重新来。”

方绍一从他旁边走过去,顺手摸了一把他的头,发茬有点扎手,那个手感方绍一挺久没感受了,很喜欢。方绍一笑了下,原野就看着他笑,他笑起来的样子总是很迷人的。方绍一说:“我说要和你重新开始?”

“啊,你说了。”原野一把抓住他的手,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歪头笑着,“没说你也那么想的,骚就骚在明面,别闷骚,坦诚点。”

方绍一让他说得忍不住笑了声,拿这直球选手也没办法,回手攥了下原野的手。

掌心里还是彼此熟悉的温度,干燥,温热。

原野房间在方绍一楼上两层,他也没坐多一会儿就溜回去了。剧组就是剧组,工作拍戏的地方,别让人以为他们俩来这边瞎胡闹,原野也不可能就在方绍一房间里睡,没到那程度,也不想那么胡来。

电影的剧本原野早就看过,他自己主动要来的,准备工作也没少做。原本组里的编剧把已经修改过的部分拿给他看,原野问他:“现在拍到哪儿了?”

原先的小编剧也挺年轻的,对原野也挺尊重:“就拍了这些。”

原野挺惊讶:“拍这么点儿?”

“是,可能是还没找到节奏,导演过戏很难,每一场都是反复反复拍。”

“嗯,”原野笑了声说,“多少投资啊够这么烧。”

“大投资拍小成本电影,任性着呢。”小高编剧小声说。

的确是,这部戏除了方绍一就没有值钱的演员,虽然都是演技在线的实力派,也有不少老戏骨,但主演就方绍一自己,也就这么一个片酬挺高的,但也没像圈里有些人那么高得离谱。整部电影都没什么特别大的场面,也不用砸重金做特效,搭了个小影棚之外也没什么了。

头一天拍戏的时候原野一直在片场,穿了个连帽卫衣,始终坐导演旁边,跟着一起看监视器,想琢磨一下导演的思维,看看他思路。蒋导没少和他聊天,还问他:“看出什么门道了?”

原野笑了笑说:“什么也没看出来。”

蒋导和他说:“看不出来就对喽,我自己都没个门道,找呢。”

原野手里拿着份剧本,问:“导演,咱们什么时候开会?”

导演说:“你要是想说剧本的话随时来找我就行了。”

原野点点头,说:“行。”

之前原野没进组,剧本他看过也琢磨过,的确有挺多想法,但人没过来也没法聊。蒋临川的想法是很难懂的,电影里很多幕原野一直通不上电,往深了想往浅了想也还是没法想通导演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

这种电影的台词里是不能有一句废话的,每一个字都得有它的作用。今天拍的这场原野之所以什么都没看出来,就是因为这场戏在他看来完全是一场废戏。

方绍一拍完一条过来,原野站起来挪了个地方,把导演旁边的小板凳让给他看回放。方绍一看他一眼,没什么表情也没说话,但是眼睛里是温情的,原野冲他笑了笑,站他们身后听。

方绍一问导演:“这条怎么样?”

导演挺半天都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会儿说:“再走一条,程度再放一些。”

“嗯。”方绍一点头,也没多说。

这场戏是森察和铁匠的戏,他们俩在剪头的时候说了一段云里雾里的对话。这条戏不过铁匠的头发就得反复重贴,然后戏里再让方绍一剪。他们俩的戏蒋临川很少给他们讲戏,就让他们自己去碰,像杨斯然他们那些没太入行没有经验的他才会给讲得比较细。

杨斯然是下一场戏,但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拍到他。没到的时候他也得带着妆在片场等,一直坐在一边看着方绍一他们的戏,手里攥着手机,时不时看两眼。

原野回来的时候从他身边路过,杨斯然突然叫了他一声:“原野哥。”

“哎,怎么了?”原野站住看他。

杨斯然站起来,看着他,低声和他说:“之前那个新闻……您没误会吧?您别多想,我没……”

原野抬了下手,笑了声打断他:“我没放心上,你也不用当回事儿。你刚进这个圈才把这些当个事,退一万步说,我们俩离了全世界都知道了,你不用这么紧张跟我解释,跟我解释不着啊,大家都自由。”

“不是,您和绍一哥离不离我也得解释,绍一哥是我老板呢。”杨斯然说。

原野乐了:“行,那我知道了。”

杨斯然点了点头,说:“那您忙着。”

原野于是又回导演旁边蹲着去了。

那个事儿吉小涛已经和原野说过了,照片里拍的根本不是方绍一的房间。那天耿靳维来了,方绍一是去找经纪人的,杨斯然也一样,吉小涛也在。杨斯然来的时候方绍一离门近,所以是他过去开的门。

娱记公司为了热度什么新闻都放,只要能溅起个水花就行。这种剪完再拼的图他们自己也知道成不了气候,只要这边把监控视频放出来就连解释都用不着。方绍一开完门之后没到二十分钟就走了,回自己房间再就没出来过。这还用解释什么啊,意思意思发个声明就得了。尽管这样他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