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这话一点错都没有, 这个那个的, 哪个都没有原野年轻。

当初方绍一那一句“你喜不喜欢”直接砸在十七岁的原猴儿头上, 当场就给人砸懵了。

原野哆哆嗦嗦磕磕巴巴:“什么喜、喜、喜、什么你?”

他慌慌张张的模样总还是有人要不忍心,他还小呢。方绍一笑着摇头,冲他招了招手:“逗你玩儿, 过来。”

原野挪过去,坐在方绍一旁边,舒了口气:“吓我一跳, 我以为你要跟我搞对象。”

方绍一用手里剧本轻轻敲他一下, 说:“傻样儿。”

原野撸了把脑袋,之后说:“我都没想过这些。”

“嗯, ”方绍一在他身后看着他,眼角眉梢全都是柔软的, “不着急。”

原野以前是真的没想过,但他也不是没长那根筋。虽然当时方绍一说了是逗他玩儿, 但他们俩现在这个状态,原野只要稍稍一想也觉得不太对劲。而且他对方绍一那种没来由的倾慕,想和他玩儿, 想和他说话, 这都得有个原因。

他只是没去仔细琢磨过,但原野可从来都不笨,脑子很活。

想个差不多了,在片场溜溜达达,低着头往前走, 没留意撞上个人。原野往后仰了仰,道歉:“不好意思啊。”

对方是个四十多的中年男性,在片场经常能看到,方绍一应该跟他说过这是谁,但是他对这些没怎么走心记。对方两只手扶了他胳膊一下,笑得很温和,对他说:“走路要当心。”

他手心有汗,挨到身上不太舒服,但原野也没想太多,只是往后退了一步,挣开他的手,又点了点头,低着头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或者敏感过头了,总觉得刚才挣开那一瞬间,那人的手指在他胳膊上捻了一下,可能不是故意的,但这一点意外的接触还是让原野心里有些膈应,胳膊上黏腻的触感让他不太舒服。

有两个人搬反光板从他身后过去,喊着:“来借过,让一下!”

原野赶紧跳到旁边去给人让路,然后四处找方绍一。方绍一正在和导演说话,原野低着头走过去站在他身后,都不出声,等着方绍一说完话,消消停停又挺乖的样儿。方绍一和导演说着话,回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又转回去接着和导演说话,只是手伸过去攥了他手腕一下算是招呼了一下,知道他在。

方绍一说完话拉着原野上一边去,原野把胳膊又往前伸了伸,指了指刚才那地方,和他说:“摸一下。”

方绍一不知道他又想什么,原野那脑回路他有时候通不上,于是按他指的摸了下他胳膊。原野又指了下另外一边:“这边。”

“怎么了?”方绍一轻轻在他胳膊上捏了一把,然后揉了揉问他,“撞着了啊?”

“没。”原野这会儿笑了,说,“我就感受一下。”

方绍一拿他没办法,捏了捏他后脖子,说了句:“天天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的确是不一样,方绍一怎么捏怎么摸他都只觉得很舒服,没有丝毫的抵触情绪,把刚才心里那点膈应都快盖过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还感觉心里有点甜滋滋的,可能是越来越想通了那些丝丝落落的少年心事。

原野冲着方绍一笑,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一哥我想追个人!”

这么句话把方绍一说得心都沉了一下,轻皱起眉问他:“谁?”

原野又开始没心没肺地哈哈,然后说:“月亮!”

“什么月亮,”方绍一沉声说,“你还小呢,别搞那些。”

“哈哈,我马上十八了!我都快成年了还不能搞对象?”原野看着他说,“我不会追,你教我。”

方绍一也不搭理他,把他往小板凳上一扔,转头拍戏去了。原野就单只胳膊拄着头,美滋滋儿看方绍一拍戏。他穿着白衬衫,清清爽爽的短发,真是帅极了。

有些事儿一旦开窍了那就是星火燎原,别人这个年纪都魂不守舍地惦记心里的姑娘,原野开始惦记他心里那个干干净净又帅极了的小伙子。但是他这个小伙子太高级了,何止他自己惦记啊,那可是明星呢。他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从背景到身份到平时的生活,都完全没有任何能搭上的点。方绍一就是挂在天上皎皎白月,他就是蹲在树上望着水面倒影的那只猴。

原野感觉自己也没什么讨人喜欢的地方,性格也不好,倔了吧唧,脑子又一根筋。但是有什么啊,追着试试吧。追不上再说追不上的,总得先试试。

原野发短信给发小宁陆:你们平时怎么追姑娘?

宁陆很不要脸地回他:哥从来不用追,都是姑娘倒追我。

原野也不理他吹的牛,又问他:那姑娘怎么追你。

宁陆:来看我打球呗,约我吃饭呗,给我递情书呗。

原野对这些都不太满意,怎么还都是老一套,电影电视里这些都演烂了,没点新意。这点东西也就能拿来追你这种级别的,拿来追我一哥太低级了。

方绍一最近不怎么理原野,因为原野老让他教怎么追人。方绍一心里不高兴又舍不得拉下脸,只能少跟他说话,天天在剧组待着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月亮,放身边盯着都没盯住。

有天晚上他在里头洗澡,原野敲了敲门,倚在门边说:“一哥,我要送你个东西。”

水声哗啦啦的,方绍一也没听清他说什么,以为他又是让他教追人,只说:“等会儿我出去说。”

原野就一直站那儿等,方绍一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原野从身后掏出个东西往方绍一手里一塞:“送你。”

方绍一有点惊讶,低头去看,手里是个木头雕的……奖杯?应该是奖杯,他挑眉:“这什么?”

原野“嘿”了两声,挠了挠头说:“奖杯啊,影帝嘛,送给你,希望我一哥早日当影帝。丑是丑了点,但是我没有工具,有工具能稍微好看一点。”

方绍一心里软软涨涨,问他:“什么时候做的?”

“就这些天,”原野眨眨眼,“你没看我最近都没守在片场看你拍戏?”

方绍一手指摸了摸奖杯顶头那只猴,笑着轻声说:“我以为你追人去了。”

“对啊,我就是追人呢。”原野点头说。

俩人四目相对,都没话了。方绍一眼神里是带着试探和问询的,原野眼睛里就是坦坦荡荡,对啊我就是在追你。

方绍一先前是没往某些方面想,主要是原野一张嘴那一声“月亮”实在让方绍一没法往自己身上安,不知道哪来的这么个词。恋爱之前这点来来回回深深浅浅的小情绪是酸涩又甜蜜的,沉浸其中只觉得美好,谁能忍心过早戳破。

方绍一嘴角卷出个漂亮的弧度,问:“这是什么奖?”

原野舔舔嘴唇说:“金……猴儿吧,金猴儿奖。”

“行,”方绍一点点头,开玩笑说了句,“感谢评委组,感谢颁奖嘉宾。”

原野“哈哈”了半天,之后说:“不用客气,再接再厉继续努力!”

原野其实很会做这些东西,他毕竟从小在山里长大的,没什么高级玩意儿,所以他打小玩儿的都是这些原生态。他爷就很会刻东西,原野在他身边有模有样地学,给他个样子他能做得很好看,要是没东西照着做全靠自己发挥的话就不太行,而且得有工具。原野在剧组哪有什么趁手能用的东西,再说太多年没做已经手生了。两把刀握在手里磨了这些天,手上泡都是磨出来了就直接撕掉,还有不当心割出来的小口子,他连创可贴都懒得用,也不把这些小伤小痛的放眼里。

但是他不放在眼里有些人看了可受不了,刺得眼睛都疼。

原野洗完澡在洗手间洗小裤衩,方绍一从门口走过去,听见原野“嘶”了一声。方绍一站那儿问他:“怎么了?”

原野摇头说:“没事儿,水凉。”

“有热水。”方绍一走过去开了水龙头给他调水温。

原野用肩膀顶他:“不用,我自己弄吧,我洗内裤你站我这儿我不害臊啊?”

方绍一忍不住笑了,说他:“从前我怎么没见你害臊过。”

他说话的时候低头看了眼原野的手,然后皱起了眉。方绍一按掉水龙头,一把抓住原野的手,去看他手指,越看眉皱得越狠。

原野手上其实旧伤挺多的,都是小时候在山里太淘了留下的,大拇指上有几个圆点的疤是让兔子咬的。本来磨出来的泡撕掉了放他身上两天就能好利索,但是一挨水也是真蛰得慌。这会儿让方绍一这么盯着看他有点难为情,说:“一哥你干啥?”

方绍一拿毛巾给他轻轻擦手,擦干了扯他出去,眉头拧着个结,沉声说:“这两天别碰水,手都这样了你还洗东西?沾上肥皂水你再弄感染了,不疼啊?”

“哈哈不至于,几个小泡还至于这么小心翼翼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