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方绍一在电影圈混了这么多年, 起点的确高, 背景也摆在这儿, 这些年明着面交恶的人其实不多。他性格如此,不是容易和人结仇的性格,而且也没什么眼高于顶的架子, 基本没有理由和人对立着干什么。

这次和何寒他们团队算是摆在明面的矛盾,互相甚至没什么交流,不交流主要因为方绍一他们这边, 何寒他们想沟通也沟通不着。但这算不上两个团队的交锋, 没有可比性,就是一个太low, 手段实在让人看不上,另外一边懒得搭理。

原野那条微博有些粉丝竟然看出来他是什么意思了, 尤其cp粉们本来看那个“老大”就够敏感的,因为之前没有过合作和互动, 很多都是看了那声“老大”才知道何寒也在拍蒋导这部戏。后来原野这么一叫,何寒不删也得删,不然算怎么回事?

吉小涛送饭进去的时候原野穿着睡衣, 洗漱完了在等吃的, 方绍一还在床上睡。吉小涛看见原野难掩内心的激动,无声地“嗷嗷”。原野冲他比了个“嘘”,让他别出声。吉小涛不敢久留,坐了小会儿就回去了。

方绍一后来翻个身,像是醒了。原野回头去看他, 方绍一睁了眼也看过来。原野歪着头对他笑了下,问:“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方绍一摇头,声音还哑哑的:“不饿。”

原野也不非得叫他,说:“那你接着睡。”

方绍一闭着眼,含糊着问了句:“你什么时候吃完?”

原野明白他想说什么之后笑得肩膀都在抖,说:“马上。”

方绍一“嗯”了声,没几秒就又睡了。

原野吃完又回了床上,靠在床头看手机。方绍一胳膊一伸就搭了上来,原野无声笑了声,用指腹在他胳膊上轻轻抓了抓,像抓猫一样。原野发了条朋友圈,写了个:方七岁。配图是他前几天在片场抓拍的一张照片,方绍一当时坐在理发店门口的台阶上,朝原野看过来。他本来是在想事情的,发现原野在拍他表情突然就柔和了,也笑了。笑起来自然是英俊的,但配上那天的半截日光,倒显得有种岁月静好的安然和暖。

方绍一四月底杀青,原野要比他还晚几天,因为方绍一杀青之后还有点散戏还没完,原野的活还不算全利索了。杀青那天是个阴天,拍的戏不是开头也不是结尾,就是普普通通一场方绍一给别人剪头的戏。这是蒋临川的拍摄习惯,他喜欢把特殊的戏份都放在中间拍,前头后头拍常规戏,演员在戏拍到最后的时候情感总是最浓郁的,但他偏要用这种带着离别的情感去拍不动声色的东西,出来的效果反倒有种收敛的意境。润物无声,山高水长。

那天原野就蹲在片场,看着方绍一像往常一样,剪完头发之后用刷子扫了扫那人脸上耳朵上的发茬,又扫了扫脖子。之后机械地摘了那人身上的围布,面无表情地说:“三块。”

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最后只给了两块。

方绍一把钱放进抽屉,没有多问一句。

他在这个小镇上总是这样的,总要被克扣挨欺负,他偶尔知道,偶尔不知。他是一个杀手,来这里的目的是想找到一个人,然后杀了他。原本电影演到最后,镇上每一个人都像他要找的人,可每一个又都像杀手,想要杀了他。每个人身份究竟是什么样的,森察的身份又到底是什么样的,虚虚实实,云里雾里。

加了副线之后把除了主角之外的侧重大部分都给了何寒,镇里那个文静温和的裁缝占了多数的配角戏。原本每个人都像,又都不像。改过之后倒像是裁缝和主角的交锋,变成了他们俩之间互为杀手互为目标。镇里其他人的存在只是为了掩护裁缝,设置的一个个迷障。

后来又补的几场方绍一和何寒的戏,何寒不敢再像之前那样拖,也是拼尽了全力去接方绍一的戏。但他还是有些接不住,气场上弱了太多,演技被吊打不是说着玩的。他虽然年龄不嫩,但演技太嫩了。方绍一原本就是个天赋派,又从十几岁拍电影到现在,和那些偶像剧出身没经过电影导演打磨的演员差距可以说千里万里。导演每次喊了“停”之后何寒都会跟方绍一说点什么,有时候是“谢谢绍一哥”,有时候是“抱歉绍一哥”,方绍一通常都是点头摇头,不会和他多说什么,但也没有更多地难为他,用不着,不至于那么没品。

整部电影味道都变了,这也是为什么每一场戏原野都要和导演吵的原因。这个本儿在他这是行不通的,互相矛盾,齿轮没有楔进缝里,每转一下都要卡。

杀青之后方绍一就得走了,公司一堆事儿等着他,耿靳维早就在催了。方绍一玩儿命拍了一年多的戏,快两年都浸在剧组里,几乎没歇过。原野要晚几天,方绍一先回去等他。

按惯例庆祝杀青之后,方绍一没急着走,他冲原野招了招手,让他过去。剧组已经去接着拍其他戏了,身边没有几个人,方绍一让原野坐在椅子上,又给他剃了个头。这段时间原野头发都是方绍一给剃的,俩人已经很熟练。原野从镜子里看他,方绍一拿了推子之后先扫了扫上面的发茬,然后安上卡尺。

原野问他:“下月是不是得去法国?”

方绍一点头:“要去。”

原野说:“我跟你去。”

方绍一看他一眼,之后摇头说:“不用,忙你的。”

原野也摇了摇头,没说别的,只是又重复了一次:“我也去,我签证都让小涛一起办了。”

方绍一手在原野头上抓了一下,和原野对视一眼,之后浅浅笑了下说:“那我等你。”

“嗯,”原野看着镜子里的方绍一,笑着说,“刚才大家都挤,我还没来得及说,恭喜方老师杀青。”

方绍一手稳稳地给他推着头,说了声:“多谢原老师关照。”

“客气了,”原野看着他说,“以后日子还长。”

方绍一走之前非把吉小涛留给原野,原野哭笑不得地往外推,说他用不着。方绍一怕他自己在剧组要吃亏,原野脑袋直晃:“吃不着亏,导演罩我,再说我也不是年轻小孩儿,我还总吃亏?”

方绍一还是放不下心,但原野说什么也没让吉小涛留。吉小涛在中间被两头推,谁也不要。在公司里也是风风光光的小涛哥,其实别人哪知道,小涛哥整天不受人待见,动不动还要辞了他。

原野也真吃不着什么亏,戏都快拍完了,最后这么点戏总共也用不了几天,也就是原野做事儿喜欢有头有尾,不然他跟方绍一一起走了也完全可以。何寒他们再傻逼也不敢真跟原野再杠,他和方绍一现在谁还不知道他俩好了?

方绍一回去之后连着几天都得去公司,之后再没有几天就得去戛纳。辛导带着《风逍客》去,方绍一当然也得跟着。他挺长时间没出过剧组,这几天得把出去的造型定下来,还得稍微练一下形体,皮肤也要弄一下,这两年方绍一把自己祸害得快没人样了,很少注意脸。

耿靳维和他说:“剧本我挑着好的留了两个,一个九月份开拍,一个年底。你要不想拍就放着,回头我想办法推了,这俩一个韦导一个庄导,我估计他们也和你说了,我怎么也得等你回来看看,不然看都没看我也没法推。”

方绍一点头:“嗯,都和我说过。我倒真的想歇歇了。”

耿靳维挑眉:“我早让你歇了,你听吗?”

方绍一笑了笑,没接他的话,问:“韦导的几月?”

“年底。”耿靳维说,“时间还早,六月底前你定下来接不接,不接早点和那边说,他们好往下找人。”

方绍一捏了捏眉心,说:“好。”

他回来耿靳维本来想开个会,有些新人签进公司到现在连方绍一人都没见过。但方绍一不太想开,以后再说吧。公司的事他向来不上心,都是耿靳维在弄。耿靳维早就不带艺人了,他现在手里就一个方绍一还从他手里走,还有一个分不出去的杨斯然。

吉小涛回来听说杨斯然还没有经纪人都挺意外,在公司里见着他还问:“怎么呢?没人带你?”

杨斯然见了吉小涛笑着问好,先叫了声“小涛哥”,然后点头说:“对,没有人。”

“之前我听说不是想让你和老严吗?严哥可以的。”吉小涛挺待见杨斯然的,小杨在剧组把自己归在方绍一阵营,跟何寒搭戏的时候有意寒碜他,让吉小涛这个小孩儿挺亲近的,私下里和他说:“严哥人不错,资源也多,你跟着他挺好的。”

杨斯然没说什么,只是摇头:“不是严哥带我。”

“那你现在怎么个情况?”吉小涛问他,“谁管你工作上的事儿?助理有吗?”

杨斯然说:“助理有的。工作就……还是耿总直接指派给我。”

吉小涛笑得没心没肺,还开玩笑说:“你要能一直分不出去跟着耿哥还妥了,黄金待遇,耿哥早就不带人了。”

杨斯然低着头抿了抿嘴唇,低声说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