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方绍一的时差症是天生的, 一种奇奇怪怪不知道算不算是病的病。时差会让他的神经系统错乱, 时差越大影响就越重。原野是在方绍一身上才第一次知道这种毛病, 时差的偏离能让他体内的生物机制出现偏差,别人倒一次时差可能睡一觉就行了,方绍一可能要三四天或者更多, 而且这几天也几乎什么都做不了,非常难受。

然而方绍一的职业摆在这里,就他这个职业来说, 出国是常态, 时差飞更是家常便饭。但时差对他来说实在是个限制,所以每次出国之前吉小涛都要把档期安排妥当, 出国前后几天的时间也都要空出来,时间紧的话国外的活动能推就要推。

这事只有身边亲近的人知道, 别人只当方绍一是太高冷了,一般活动请不动人, 其实他是倒不了时差。

在巴黎这几天方绍一没怎么出过门,偶尔天气实在舒服的时候他会叫上原野出去走走,吹吹风。造型师天天早出晚归, 时尚界的人来了法国怎么可能安心待在酒店, 早在没来之前这几天的时间就早都计划满了。吉小涛有时候跟着那俩哥后面跟着转转,不过多数时间都是在酒店或者自己出去玩儿,找点好吃的东西再给俩哥带回来点。

来这边了也用不着再矫情兮兮开两间房,而且方绍一这个状态,原野也不想把他自己扔下, 所以都是一起住的。

原野从剧组回来到现在,俩人没聊过那部电影,原野没说过他的看法,方绍一也没主动提。原野没表现出来过他对这件事不喜欢,他的情绪都遮在表皮之下,内心不管是抗拒还是矛盾都自己在消化。方绍一倒时差直接把自己倒成了弱势群体,需要被悉心关照,这几天原野和他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

在巴黎的最后一晚,方绍一借着可怜,卖了个惨。

暖黄色的灯下原野在看手机上宁陆发给他的剧本,越看越皱眉,后来“啧”了一声,手指快速地翻来翻去。

方绍一问他:“怎么了?”

原野和他说:“宁陆,傻儿子,三十多了脑子里灌了一下子水,让人忽悠了。”

方绍一挑了挑眉表示疑问,原野接着说:“在石松那儿花大价钱买了个本儿,根本没法拍,自己当个宝似的揣着怕人抢呢。我让他重写,攒了个编剧团,写那东西没眼看。”

“石松?”方绍一想了想,“《十步红尘》那个?那应该没问题吧,当年拍《十步红尘》的时候我记得你和他挺聊得来的。”

“嗯,是他。”原野冷笑了声说,“石老师没得说,老编剧了。但那本儿估计也就是手底下小编剧们按套路拼出来的,你写一块儿我写一块儿,常事儿,挂名忽悠投资人的东西。”

“买之前没找你看?”方绍一问。

原野看他一眼,半笑不笑地说:“当时刚播完综艺,我不是消失一段时间么。”

那会儿原野自己扛了离婚的锅,扬言要重追方绍一,之后就断了外界联系,寻个清净。方绍一笑了笑,原野拿起手机给宁陆发了个语音:“看了,不太行。我让你把这个本儿让点价卖了你不听,等我回去你上我家吧,我跟你细说。”

宁陆回得很快,估计就等着他信儿呢:“还不成?大师……我这个也没想拿奖干啥的,不赔本儿少挣点就行,你标准适量放低点再看看呢?爆米花片请两个扛票房的?”

他这句说完连方绍一都笑了,原野一脸无奈地回他:“还没想拿奖……想啥呢?就你这破烂玩意儿……你不打算投六千万吗?想靠明星扛票房六千万你光请人都不够,别在我这儿秀天真了,等我回去说吧,小可爱。”

原野说完把手机一扔,摇头说了句:“关洲总说宁陆越老越脑残,我以前还没当回事儿,现在我也有点犯愁。”

方绍一晚上吃了点东西,有点反胃,一直慢慢喝着茶在压。原野手机放下了,方绍一于是叫了他一声:“原野。”

“哎,”原野应了一声,笑吟吟的,“怎么了?”

方绍一眨了下眼睛,看着他说:“聊聊。”

原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眼神顿了顿,之后笑着说:“好,聊聊。”

其实聊什么呢?两个人对对方的了解可以说是深入到骨子里的,完全明白对方在想什么,甚至不需要对方开口。他们在价值观方向是没有很大偏差的,两个人还是有像的地方,他们大体上是契合的。但在这种契合里又还是掺着些个体差异,这由他们的成长环境,由各自性格和处事方式决定。

不是第一天有,也不是以后就没有了。

方绍一当时没有直接跟原野说导演的打算,一个是怕原野心里没法接受这个,像现在这样原野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一个,他心里觉得荒唐难以置信,能理解但是内心深处觉得这种做法不够坦荡,可他不会对他自己有指责。原野不是他所谓的那“少数人”的掌控者,不需要强迫自己做自我和妥协的权衡。另外一个也是没法开口,很难直接和原野去说,也不愿意说这些圈子里背后的那些心思和动作。他自己是环境里的一个,在原野心里抗拒和怀疑这些的时候,方绍一是摘不出去的。

这些原野都明白,所以原野很认真地说:“我知道,我能理解。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哥,我知道所有人都有难处,你不用说。”

方绍一手里拿着杯子,杯底在另外一只手的手掌上轻轻转了转。原野的眼神清澈,这样的眼神很少在三十几岁的成年人眼睛里看到了,很透彻。方绍一说:“我尽量不让你觉得矛盾。”

他时差反应还没过,现在脸色都还没恢复正常,这样的状态说了句这样的话,原野觉得自己心都扎漏了。原野赶紧摇头:“不用,真不用。哥我不是第一天和你在一起,我的情绪我能自己消化。”

本来是一段平常的聊天,聊聊那些说不出口的外界隔阂,聊聊各自心里想法。都是诚恳的,坦诚的,是两颗心在接近的过程。

后来方绍一喝了口茶,之后慢慢道出了一句:“从去年开始在考虑,之后可能会少接戏,更多去投入生活……不年轻了,我该歇歇了。”

这句话却让原野反应很大,他本来是单腿盘着坐在床边的,这会儿甚至都站了起来,瞪着方绍一说:“……别闹了哥。”

“没闹,”方绍一笑了笑,“我拍戏拍了有二十年,很久了。人生总不能一直做同一件事情,是不是。”

原野狠狠皱着眉,只是摇头:“不可能,别说这个了。”

方绍一把杯子放在一边,冲原野伸出了手。原野嘴唇动了动,走过去和他碰了下手,之后说:“我抽根烟。”

原野太了解方绍一了,他说出口的话都不只是随便说说。

因为方绍一这句话,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吉小涛敏感地感觉到这俩哥像是怎么了,但估计也没大事儿,反正他俩本来也总这样,跟两口子闹情趣似的。

辛导他们到巴黎之后,方绍一他们跟上团队一起去了戛纳。去了那儿就和在这儿的状态不一样了,没有这么松弛,每天从早到晚都是紧绷的,现在这里是个社交的小城。全世界的电影人聚集在此,为什么那么多艺人没有作品受邀也要强行来,一场盛会,并不是只有名声在外光鲜荣耀的红毯,除此之外的价值对这里的很多人来讲也是难以估计的。

原野虽然跟着他们一起来了,但他没去现场,那种场合简直让他窒息。还有几个原野熟悉的文人圈朋友,有的是自己主动要来的,有的是导演带过来凑数的。众星云集星光璀璨的时候,原野他们几个找了个地儿吃饭喝酒。其中有个人在网上看直播,图片一直在刷新。原野指了指他,说:“闲的。要不你去现场看?”

“现场哪有这热闹?”那人嗤笑一声,“谁看图呢,看的是网友吹彩虹屁。”

“你管人吹什么呢,”原野理解不了他,“人爱说什么说什么。”

原野不爱凑这热闹,也没兴趣去看。过会儿对面把手机推过来,使了个眼神示意他:“给,你家一哥。”

原野笑了声,倒没把手机推回去,手机扒拉过来,手指在上面划了划。方绍一穿着西装礼服,单手插在裤袋里,正和韦华导演站在一边说着话,低头轻笑。照片不是从近处拍的,就远远几张,方绍一气质没得说,无论是身材还是脸都很能打。网友说这是教科书一样的男神笑,给吹上天了。

但是毕竟他和原野之前离婚,又瞒着观众还上了综艺,之后还闹了绯闻,这些还是很影响观众对他的评价的。方绍一从前不说零差评,这个世界上没有零差评,但方绍一这几年靠实力说话,人也低调不闹幺蛾子,观众缘是很不错的。去年这一通闹,评论里很多人嘲讽他伪君子和人品,说恶心。

这没办法,事儿你的确做了,婚确实离了,综艺确实上了,没得说。如果是以前原野可能会觉得这些很扎眼,他看不了别人说方绍一,但现在也都看开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