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夏天的时候原野还和方绍一回了次他爸妈那儿, 住了有十天。老爷子上部戏拍完歇了两个月, 现在正在筹备下一部电影。他们一去老爷子抓着原野聊了好些天剧本, 原野天天得榨干脑子去琢磨,这毕竟是自家领导,跟外面领导还有点区别。

外头的意见不统一原野想什么说什么, 话有时候说得直接又犀利,但是对着方悍原野说的就都很收敛委婉。也不敢太嚣张,这忒么可是老丈人啊。

“行了, 我们度假来的, ”方绍一站在书房门口曲起指节敲了敲门,带着淡淡笑意, “原野,出去转转。”

“没说完呢, 转什么?”方悍瞥了方绍一一眼,没搭理他, “和你妈去转。”

方绍一走进来,坐在原野沙发扶手上,胳膊松松地环了他肩膀, 说:“你天天扣着原野给你干活, 给编剧费了?要不你现在给钱,要不我们就得出去遛弯儿。”

“你别闹了,”原野笑着用胳膊肘顶他一下,“别拿我名义要钱,别整事儿。”

“给不给吧?”方绍一看着他爸问。

方悍点头倒是痛快, 笑着说:“我给钱。”

“不多收你,给十万得了。”方绍一手指在原野肩膀上一下下轻敲,很放松的状态。

方悍哼笑一声,站起来去他抽屉里就要拿支票,原野赶紧拦着,拽住胳膊:“哎哎,爸。”

“怎么着?”方悍挑眉看他。

原野笑着说:“我也得敢收啊,别玩儿我了。”

“我敢收,”方绍一把他往回扯了扯,说,“我要的,不算你的。”

这钱最后方绍一还真要了,真从他爸那儿拿了十万。原野非常无语,晚上私下里跟他说:“我疯了朝老丈人要钱。”

“怕什么的,”方绍一靠在床头在看一本书,没抬头,只是笑了笑,“他扣着我的人干活,我不得收点钱?”

“黑心商。”原野说他。

方绍一点头点得坦然:“一点没错。”

去之前说好的去度假,结果方绍一的确是度假了,海边小城风景温度都舒适,看看花看看鸟,还跟着渔船出了次海。但原野结结实实加了多天的班。

回来之后方绍一拿这十万给原野买了块表。

原野戴上之后说:“谢谢哥。”

方绍一说:“客气了。”

原野失笑:“你拿着我挣的辛苦钱给我买礼物,我还得谢谢你。”

方绍一竟然还有点无辜:“我也没让你谢啊,原老师。”

“是,”原野笑着摇了摇头,“是。”

原野的生日在八月底,本来都定好要去某小岛住几天,但赶上原野手里一堆事都赶在一起,实在是抽不开身。而且年纪大了对生不生日的很不看重,所以最终没能去成。

但是他不看重,方绍一还是很看重的。尽管行程都取消了,但方绍一还是挺用心地给他过生日。准备了礼物,送了车,做了蛋糕,还发了个微博,艾特了原野说生日快乐。

俩人那天在一个朋友新开的山庄里,都喝了点酒。

原野嫌他折腾,一把年纪了还搞这套。饭后出来遛弯,原野坐在树上,方绍一坐在树底下的椅子上。原野说:“臊得慌。”

“臊什么。”方绍一手里还拿了朵玫瑰,其他的都放在房间里了,原野只抽了这么一朵拿着,拿了会儿就变成了方绍一在拿。

“脸嫩,”原野笑了声说,“脸皮儿薄。”

方绍一笑了笑没说话。两个人都看着水面,一个在下面看,一个坐在树上看。过会儿方绍一突然开口问:“你多大了?”

原野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还是说:“三十四。”

方绍一点了点头,慢慢道:“那时候你十七。”

竟然都折倍了。这么一想有些恍惚,也有些惊人。

方绍一站起来往这边走了几步,抬头看着原野说:“下来。”

原野看着他,笑着问了句:“能接住我吗?”

方绍一说能。

方绍一转过去,原野往下一跳,两腿缠住方绍一的腰,胳膊环住脖子,猴在方绍一背上。现在的方绍一比当年结实多了,不像当初那么单薄,被原野这一个猛扑压得一个踉跄但还是站得住,不会再让原野扑到地上去。

他半弯着腰,原野问他:“我沉不沉?”

“不沉。”方绍一背着他慢慢走,和他说,“好久没背你了。”

他们平平淡淡谈着恋爱,和从前一样,但也有点不一样。从前少有像现在这么闲适的时候,他们经常要各个剧组飞,歇着不拍戏的时候也总有得忙,还要为下部戏做准备,要跑宣传。连出去放松度假都得按照档期严格执行,倒像是一项工作。

现在方绍一要占用大块时间的工作一项都没排,除了《风逍客》要开始宣传了之外,他几乎就没什么事情了。快节奏戛然而止,原野倒变成了更忙的一个。

韦导那部戏方绍一也没接,这件事原野和他一直意见都不统一。

原野跟他说:“就是照着你写的,剧本就看出来了。这是部好戏,从人情看从戏看,你都应该接。”

方绍一对着镜子在刮胡子,摸了摸胡茬,继续刮着:“那么多激情戏,吻戏床戏都有。”

“为艺术献身啊。”原野开了个玩笑。

方绍一挑着眉,转头看他:“你说的?你让我献?”

原野赶紧笑着摇头:“那不可能,我胡扯呢。以前怎么拍现在怎么拍,歪门邪道想都不要想。”

方绍一路过的时候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之后说:“不接了,激情戏全靠替身,给导演添麻烦。”

其实这就是随手扯过来的理由,这根本不算个事。方绍一就是没想接戏。

原野收了脸上的笑,认真和他说:“一哥,你都歇了四个月了,你想歇到什么时候?”

“我还没想好,”方绍一换了套衣服,肩膀轻震,睡衣从头上摘下去,“现在不是挺好么?”

“哪儿好?”原野皱着眉:“是你喜欢的戏,也有推不掉的人情,你为什么不接?你想什么呢?”

方绍一换好衣服,过来拉着他下楼,边走边说:“我累了,总得让我歇歇。”

“你累个屁。”原野有点烦躁,“这戏一月才开机,你那时候还累?”

方绍一手在他头上按着晃了两把,之后说:“那时候不累了再接别的。”

原野脑袋往旁边侧了侧,两人下了楼,方绍一去厨房弄早饭。原野跟在他后面,粥昨晚就定时煮着了,原野盛粥的时候掉手上一滴,有点烫,他把手指放嘴边嘬了一口,然后突然开口和方绍一说:“一哥,你可别是为了我。”

这句话说完方绍一动作都没停顿过,看起来很没当回事:“为了你什么?为了你才不想接戏?”

原野只是皱着眉看他,没说话。

方绍一笑了声,说他:“野妃快收收思路吧,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

他们太了解对方了,知道对方的痛点和弱点,也知道彼此最忌讳什么。原野说:“咱们都这把年纪了,别说成年人了,我看都快老年人了。成熟点,你可别糊涂。”

方绍一就着他的话接了下去:“那就过点老年人的生活不正好吗?”

“好个屁。”这是原野一早上第二次这么说话了,这事儿一直在他心里吊着,方绍一始终不接戏不排工作,原野心里没底。今天既然已经说到这儿了,那就接着说吧,直接说透。

原野看着方绍一,和他说:“我最怕什么你知道。咱们俩之间如果最后需要你不拍戏来妥协,因为我你失去这些,那我宁愿——”

“你宁愿怎么?”原野话没说完就被方绍一打断了,方绍一死死盯着他,眼神突然变得很有压迫性:“说。”

原野闭了嘴,没出声。

方绍一声音低沉,继续问他:“你宁愿什么?”

原野抿着唇,皱着眉把头转向一边。之后整个空间就都静了下来,没人吃饭也没人说话。原野坐在这边,侧着头不吭声,方绍一在对面看着他,维持着这个状态很久。

后来是原野先转回了头,叹了口气说:“你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这句话很直接,听起来像是一句求和的软话。但是原野是发自内心,他不需要方绍一去做牺牲来换他们俩之间的和谐稳定,也没法接受,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简直像笑话,就不可能。

可这句话在现在说出来反倒不合适,起了反效果。

方绍一冷笑了一声,盯着原野问他:“我是最重要的,所以呢?你刚才宁愿什么?”

原野用手撸了把脑袋,之后说:“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哥。”

“你宁愿不要了是吧?”方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