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原野二十二岁和方绍一结婚, 那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是支持的, 全都不同意。包括他父母, 包括朋友,甚至全程跟着看过来的关洲都不看好。关洲大三开始就进台里实习,机缘之下到了台前, 做了娱乐主持。原野结婚的时候关洲已经有了名气,也早见过了圈里那些明里暗里的事,很不愿意原野真和方绍一结婚。他们距离太远了, 两个世界的人为什么非得往一起凑, 像场闹剧一样。

但原野谁的都没听,一条道往黑了走, 没动摇过。那时候是真的喜欢方绍一,何止是喜欢, 疯了一样一头扎进去,把方绍一当信仰。

方绍一也没辜负原野这份喜欢, 没让他失望过。他们没隐瞒感情,以及后来那场轰轰烈烈的婚礼,方绍一下的赌注比原野大得多。原野是个玩笔的, 方绍一才是娱乐圈的人。他这场婚礼等于放弃了很多可能性, 让自己以后的路变得很窄,但他从来没在意过这个。

两个少年人的爱,热烈、勇敢、赤诚,献祭一样把自己全部投进这场情感,不计后果也不问前程。

结婚十年, 方绍一成了一位让人敬重的影帝,原野是文人小圈子里一个快言快语的自由人。两个人都在各自熟悉的领域里转得很明白,他们俩也成了娱乐圈里真爱的代言人。但得失从来都是均衡的,一方面圆满,其他方面总得拿点东西来换。

这十年原野就没留太多自己的时间,他的时间都是跟着方绍一走的。方绍一拍戏一走就是几个月半年多,原野多数时候会跟着他。两个人的事业方向就垫定了这个基调,多年过来也没怎么变过。

毕竟原野的时间的确比较自由,他主职就是写东西,不拘着在哪儿写,也没有时间限制。如果他不跟着那他俩就是常年的异地恋,一年也没几个月能见着面。年轻的时候觉得这简直是绝配了,就该他俩好,别人没这么契合的。

他跟方绍一结婚也就等于一只脚踩进了娱乐圈,他从来就没喜欢过这片名利场,但又不得不活在这里。早年原野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张嘴就敢说,嘴巴犀利毒辣,看不惯什么就说几句,很痛快。后来知道他不仅仅是他自己,更重要的一个身份是方绍一的伴侣,他说的话都会影响到方绍一,渐渐也就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可不说不代表就能接受,厌恶的还是厌恶。

原野三十岁生日是在剧组过的,知道他不喜欢声张,方绍一没和任何人说,两人在房间里私下过的生日。吉小涛刚开始也在,吃完蛋糕就溜了。方绍一那天亲了他一下,然后说:“我们小猴子也三开头了,翻三张了。”

原野笑着点头:“中年男子了。”

方绍一让他许个愿。

原野说了个“希望大家都好吧”,之后就想不到还能说点什么。他想要的已经有了,剩下的许了愿也没用。

三十岁的原野其实已经变了很多,有时候原野会觉得自己身上很多东西已经没有了。他一直是他,但又不太像了。

那年末方绍一进了个剧组,大导演大制作,两年前接的戏了,最近才要开拍。当初方绍一是冲着导演和剧本接的戏,进组之后发现最初说的投资人已经换了。戏刚开始拍没有任何问题,剧组运行也很顺畅。拍了两个多月,才渐渐觉出稍微有点不对。

戏还没个模样呢,话都透出去了,说投资已经花了两亿多。真正花钱的地方还在后头,前面什么都没看见就花了两亿多,后面那肯定是要飞了。晚上回房间原野和方绍一说起这事儿,方绍一才说,剧组对外一直说请方绍一花了六千万。

六千万太没边了,实际上远没到这么高。

原野皱眉:“玩儿什么呢?”

原野没和他说太多,不愿意让原野听这些脏事儿。投资人玩什么呢?折腾来折腾去,无非还是利益。那部电影对外吸收了几个亿的电影基金,上映回票房之后要给分红的。这么弄就是在虚报成本,先垫个底,把成本拉到很高,最后电影赔本儿了,分红那笔款也就吞掉了。

方绍一虽然没和他说,但是原野心眼儿从来都不少,一直很机灵,就看他想不想琢磨。他一直知道这电影对外筹资了,不用想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这种筹资筹的都是圈外普通人的钱,其实就是老百姓的。有的给保底利息,有的不给保底,只有分红,这种收益率也高一些。很多人觉得电影这么高级的事儿,加上中介机构在中间口若悬河一通忽悠,看看导演看看演员阵容,觉得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几十万就投进去了。

电影筹资的骗局太多了,处处是陷阱。但也的确有正经赚着钱的,就看眼睛毒不毒,能不能分清真假。

戏里三位男主,方绍一是其中一个。单看电影的话的确是部好戏,但知道投资人玩什么猫腻之后这剧组原野实在是待不下去。原野这么多年对圈里很多事儿已经麻木了,从他认识方绍一开始到现在十三年,他不可能还像从前那么天真。

投资人的事儿,不至于迁怒导演和演员,但原野也实实在在没法接受方绍一拍这部戏。这往根儿上说,就是个骗局。圈里内部的阴暗交易和那些摆不上台面的规矩默契原野可以当看不见,但是手伸到圈外去坑大众的钱,这是真的烧心,无论如何没法接受。

方绍一心里是很明白投资人在干什么的,但他接受了,默认了。他不愿意和自己说这些,这甚至已经把他自己摆在了和剧组相同的立场,把原野放在了对立面上。这没法说方绍一不对,剧组没问题他也没问题,他是堂堂正正的,脏事儿都是投资人干的。但原野无法说服自己,他要是连这件事也能做到面无表情地接受,那他也真的不是他了。

原野转头就走了,方绍一能留组继续拍戏,但原野不能。走的时候其实是愤怒的,对这个操蛋的剧组,也针对方绍一,愤怒来自失望。

他带着气走,方绍一给他打电话,问他怎么了。

说了顶什么用啊,价值观上的分歧说出来也就是争执。而且方绍一就算心里有想法,但他没法做什么,戏已经拍一半儿了,也可以说身不由己了。这些原野都清楚,说出来也就是给他添堵,所以原野闭嘴什么都没说。

闷着不能解决问题,之后的好几天他们俩在电话里连说话都尴尬。

方绍一把原野放在对立面上,但原野想明白之后不能把自己真摆在方绍一对面,他想什么还是要说,毕竟他们俩才是最亲密的。如果他真的接受了他们对立的立场,那以后他们还怎么相处,这段感情得多别扭。

于是原野在电话里认认真真和方绍一说:“一哥,这电影骗钱呢,你知道的。”

方绍一也承认道:“嗯,我知道。”

“咱不拍这个,行吗?”原野低声说,“我接受不了这个。这个行业里很多事儿都脏,我们管不了,我能做到当看不见,但是我没法接受你参与进去。”

原野说话的语气是很坦诚的,他愿意把心里想的都和方绍一说:“我知道你为难,我现在是站在道德高点上指挥你,为难的不是我,我知道。其实我也想了好几天,我还是有点太天真了,但我不想之后咱俩中间有个疙瘩。所以我怎么想的我都和你说说,怎么决定你自己考虑,我都支持。”

方绍一在电话对面说:“你说。”

原野说:“资本家们来回使坏做交易这些我不在意,但是外面的钱几万几十万的,这几亿是带着眼泪的钱。这事儿我恶心透了,我做不到帮谁做什么,我也没那么大能量,也不可能再犯傻坑你。”

原野当时点了颗烟,然后叹了口气说:“我能接受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变得越来越冷漠,但我还是希望那些眼泪咱别沾吧,希望冷漠别让我们的心也变成黑的。”

他说完之后方绍一挺久都没说话,最后对他说了声:“好。”

方绍一的话从来都是有力量的,他说了好,之后一周之内离了组,交了高额违约金。戏走了一半,前面拍的全都白废,人得重新请,钱得重新花。方绍一把整个剧组都得罪了,这还不算完。

方绍一离组当天还发了条微博,先是给导演和剧组所有人致歉,因为个人身体原因导致后面的戏无法继续进行拍摄。并且按照合同注明的,将多少金额的片酬悉数退还,并已缴齐多少金额的违约金。

先前别人说的六千万不攻自破。

原野说他无法帮谁做什么,方绍一也做不了太多。但他把片酬这样直接说出来,不太守规矩,不过总还算是做了点什么,说完倒觉得这才配得上原野那片侠义正义道义的心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