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分开这个概念从来都没想过, 为什么分开?怎么可能分开?

身边的朋友们分分合合, 娱乐圈里离婚的更是多,但方绍一和原野从来都是一个整体。最初没人相信他俩能过长, 后来身边亲近的朋友就没人怀疑过他们俩的感情。他们肯定是要长长久久的, 谁离了他俩也不会离。

但俩人之间也的确出了问题, 而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表面上是从那次剧组的事儿开始,从那之后开始有了偏差, 两个人怎么用力也没能把相处掰回跟原来一样。明明都说开了, 也明明心里没再记挂那次的事儿,但不管怎么就是没能回到之前的状态。

原野说要找找自我, 可“自我”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又该上哪儿找。结婚的这十年早就已经适应了这种模式, 以方绍一的时间去定计划,任何事情都要站在方绍一那边先考虑,这些年也没觉得这样不对。尤其是近几年,很多时候原野都不记得自己是“原野”了, 他第一个身份是方绍一的爱人, 其次才是他自己。很多想法很多话, 从脱口而出到考虑能不能说,该不该说,到最后干脆就都不说。

他心里脑子里的东西都注进了笔里,写的东西越来越尖锐现实,但又不像从前那么直来直往,像刀一样指哪打哪, 反而总隔着一层。以前他的东西是扎在土里的,有人说他是山野灵气集成的浪漫。后来他浪漫的气息就越来越弱了。这可能跟年龄有关的,三十过了,人的每个阶段思想也都是不同的吧。

但这种变化到底是不是对的,以及他们俩长久以来的相处方式是不是健康的,当两个人拆分成两个个体,不再捆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思考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

冯雷子隔三差五要给原野打个电话,电影圈里编剧缺得紧,熟手编剧从来都不够用,底层编剧又泛滥,断层断得畸形了。原野就是一块摆在那里滋滋冒油的肉,文学策划们盯他盯得很紧。冯雷子靠着和原野的私交,总想把他挖到自己的项目里。

“野弟,救个急。”冯雷子又在电话里念叨,“我老板让我给找个人,他说的那些要求,我一听,操那不是我野弟吗?”

原野笑着骂他,然后说:“你老板的故事我写不了,他太能磨。”

“不磨怎么出好东西?”冯雷子有点着急,低声喊着说,“《炉火》啊弟弟,我们从三个导演手里抢的版权,故事在这儿呢,这肯定拿奖。”

“那你自己不写?”原野“嗤”地笑了一声,戳穿他那点心思,“故事越好后面拿不着奖越得编剧背锅。”

“我写不来啊!”冯雷子开始耍赖,“野弟,野哥,野叔!你帮我个忙行不行,你帮不帮,我再找不着人我看我也不用混了。”

冯雷子老板是林峰,文艺片导演,国外拿奖拿过无数了,国内就冷冷清清,也不怎么卖座。但人志不在此,追求的是故事,也用不着太在意国内市场。原野如果接了这个活,就等于绑在这个故事上了,林峰出了名的磨人,他干脆走不了,少说一年半年,多了说三年两年也有。

原野第一反应就是不接,磨不起。尤其方绍一后面有一部要去英国拍的戏,出国的戏原野还没让他自己出去过。

原野后来还是给推了,接了冯雷子手里另外一个项目,一个推理类的商业电影,不那么磨人,时间上也宽松很多。

之后那段时间方绍一人在欧洲,原野没跟着,只在最开始陪了一周,然后就回来了。

隔着时差,隔着各自的工作和休息时间,俩人有时候好几天都通不上一次电话。通上话的时候说说各自的事儿,聊几分钟的天,依然是亲密的。原野有空的时候会飞过去探班,待几天再回来,有点折腾,时间也填得很满,但是为了看看方绍一也觉得挺值。

可这依然没能让两个人的关系回到之前的状态,总像是缺了点什么。

中间方绍一发给原野一档综艺的策划书,问他想不想去。原野看了两天,这种东西他们俩从来都是不参加的,原野讨厌这些,方绍一也不喜欢。但这次方绍一发给他了,是档恋爱旅行节目,要去几个地方,借着节目谈几次恋爱。

莫名其妙的,两个人就都签了。

双方刻意表现出的自然和伪饰出的和谐说到底只是虚假繁荣,一点小事就足以打破这种默契的平静。

方绍一的戏中间因为其他演员的关系,有大概十天的断档。原野有两个会要参加,之后他如果没意外状况的话会飞过去几天,这是之前他们就定好的。在这之前他们有快两个月的时间没见过了,说不惦记是不可能的。

原野给方绍一发消息:等我啊宝贝儿,去看你。

方绍一没回这条,原野发完就收起手机,换了衣服出去和人吃了个饭,饭桌上要商量点事,一顿饭吃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也是刚回来,先前一直在另外一个城市了,没注意好温差,衣服穿少了。

原野回到家一开门就感觉出不对,他看见方绍一的鞋了,原野立刻抬头去看,一眼就看到沙发上搭着的外套。

原野眼里瞬间就有了笑意,爱人给的小惊喜,这很受用。

但是随后他就皱了眉。

原野上了楼,卧室门没关,灯也开着,方绍一正闭眼躺在那儿睡觉,他脸色白得像纸。原野轻着脚步走过去,单膝点在床上,探着身过去,和他额头贴着额头,去试他的体温。

有点热,原野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没起身,方绍一突然伸手扣住他的头,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原野低声问他:“没睡着?”

“嗯,”方绍一鼻音重重的,还没松手,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继续扣着他,贴着他的嘴唇说,“等你呢。”

他呼吸那么重,说话声音那么哑,原野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睛竟然就红了。

方绍一这次回来也是临时起意,提前没吃药,从那边飞回来又是正时差,这几乎要人命了。原野问他:“怎么不等我过去啊……”

“等不了了,”方绍一笑了笑,轻声说了句,“没法再等两天。”

这是句情话,情话自然是动听的,但它不是真话。原野那么了解他,真话就是方绍一怕原野累,怕他挤时间飞欧洲,怕这段感情只能靠一方来付出和维护。

原野当时趴在方绍一身边,胳膊环着他,脸埋在方绍一颈窝里,安安静静抱了方绍一很久。方绍一身上总是很暖,干燥又舒适的暖,让人沉醉,也迷恋。

方绍一飞回来,十天掐头去尾把倒时差的时间都扣掉,也就没剩什么了。

原野看着方绍一遭罪难受,他空有一张嘴,但几次想开口都不知道怎么说。如果是之前原野可能要发通火,一边心疼一边埋怨方绍一闲的,你就十天时间瞎折腾什么啊,你等我就得了,你倒不了时差自己不知道啊?

但是现在原野什么都说不出来,心里的情绪太杂太乱了,都挤在一处。原野一个玩笔写东西的,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描述了。

到底是从哪天开始他们俩之间得需要这样了?这怎么看都有点失败了。越努力越挫败。

一个上午,原野弄完早饭,方绍一从楼上下来,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原野冲他笑了下。

方绍一其实吃不下什么东西,但为了让人安心,还是吃了点粥。他脸色还是不太好看,没缓过来。原野看着他干燥的嘴唇泛着不自然的颜色,突然开口说出了一句:“一哥,你累不累。”

方绍一看着他,问:“什么累不累?”

“和我。”原野低着头,过会儿又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现在特别累。”

方绍一放下手里东西,手指轻轻相碰,问他:“你累了?”

原野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咱俩……”原野话起了个头,后面的话不知道怎么接。他俩怎么了啊,其实也没怎么啊,但怎么就这么难受。该说的该聊的早就聊过,再说也还是那些旧话。

两个三十多的成年男子,把没有任何问题的感情弄得一团乱。回头去想甚至想不到缘由,这太可笑了。

方绍一脸上没有表情,但是目光是深沉的,他一直盯着原野,后来问他:“你想说什么?”

原野抬头看着他,没继续说话,能说的都说过了。

“你想要什么,”方绍一又问他,声音低低沉沉,“想要什么你就说。”

原野叹了口气,胡撸了下脑袋,甚至都有点想笑了,他无辜地说着:“我什么也没想要啊,我有啥要的。”

说完这句倒是真笑了出来,他伸手过去摸了把方绍一的手,摇了摇头说:“算了不说了,我就想要你好,别不高兴。”

方绍一反手回握了他一下,手指在他戒指上捏了捏。

原野冲他笑了一下。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