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风逍客》上映一个月, 票房共计七亿多, 成绩还不错,比预计的要好一些。也是近期电影市场竞争不强, 没有国外英雄片, 也没有吸金的喜剧。电影投资上没有太夸张的片酬, 新人多,钱一般都花在置景和道具上了。总的看下来还是挣着钱了, 拍自己喜欢的东西还不给投资人赔钱, 这对剧组来说就算是成功了。

方绍一这部电影好评多,没什么可槽的。有些影评人说他拍戏太内敛, 表现力差点。这见仁见智的事儿, 用不着去争辩。你觉得好他觉得不好, 各说各话就得了。

这部电影拍得很省心,在剧组基本就没有什么事,除了拍戏还是拍戏。但剧组条件也是真艰苦,很搓磨人。

电影下线之后辛导安排了一次庆功宴, 叫上电影的主创们, 还有几位重要演员。都不在一个城市, 正常这种庆功宴方绍一可能就不去了,但他和辛导的关系在这儿,这肯定得去。更巧的是原野新书上市,全国几个重点城市有签售,俩人刚好要去同一个地方。

原野很主动地亲自给他们俩订了票,表现热情的时候到了。吉小涛问用不用他跟着, 原野说:“不用,你忙你的就行了,涛老师。”

吉小涛还没说话,方绍一跟他说:“你跟着吧。”

原野看向方绍一,以为方绍一故意的,傲娇毛病又犯了。不过小涛跟不跟着都行,原野对这个也没想法。所以最后就是三个人一起去的,吉小涛给自己补了个票。

其实方绍一让吉小涛跟着主要是让他跟原野的,原野干什么都一个人来一个人走,虽然出去签售出版方肯定得安排人照应,但方绍一还是有点不放心。

原野不太喜欢签售之类的这些活动,但这本书之前签约的时候就签里面了,这些年一直是同一个出版方,合作得挺好,这次也算是还个人情,答应了几场活动。

吉小涛又当助理又当保镖,操碎了一颗老妈子心。活动之后原野和合作方吃饭,方绍一打电话给吉小涛,问他:“结束了没有?”

吉小涛小声说:“完事儿了,吃饭呢。”

方绍一问:“你跟着一起?”

吉小涛低头“嗯”了声,说:“对。”

“那让他少喝酒,喝多了的话给我打电话。”方绍一说。

“好嘞,知道了!”吉小涛答应着。挂了电话之后吉小涛心想,你不能直接给他打电话吗?非得让我传是什么毛病。

方绍一和辛导他们吃饭也不可能不喝酒,这种庆功宴哪有不喝的。导演和方绍一私下里是叔侄关系,喝酒更是不用顾忌,方绍一哪可能不喝多。去之前想得挺好的,找个理由说喝不了推了就算了,但最后还是没能推开。

结果就是原野一口没喝,方绍一反倒喝高了。原野他们这边结束之后吉小涛打了个电话,问他用不用接,方绍一说:“不用,你俩回去休息吧。”

他声音听着有点粗重,吉小涛挂了电话之后转头和原野说:“完了,多了。”

原野想了下说:“你回去歇着,我过去。”

吉小涛很自觉就回去了,原野打了个车去的酒店。他到的时候包间里气氛正好,原野没进去,在门口等的。他进去他也得喝,他们俩都喝高了怎么回去,他还是在这儿躲躲。

散场的时候原野像是刚到,导演看见他,原野赶紧打招呼,笑嘻嘻地问:“你们都完事儿啦?我来晚了?”

导演笑着问:“小原来了?那要不咱们再重来一拨?”

“那不用,”原野晃晃脑袋,“我来接我哥的。”

导演回头看了眼方绍一,按了按原野肩膀,和他说了几句话才走。剧组的人走在前面,原野凑到方绍一跟前去,小声问他:“喝了多少?”

方绍一眼神不那么清明了,是真的没少喝,但走路和神态还是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他没答话,只是摇了摇头。

原野偷着握了一把他的手,然后走在方绍一身边,和他并肩出去。各位领导都有人接,没人接的就酒店送,倒是不用原野多惦记。公众人物没有在外面说话的习惯,该说的话在酒桌上都说完,出了门也就简单告个别,不用再说别的。

他们俩没让酒店的车送,原野随手打了个车,钻进去报了地址。司机师傅是个中年大叔,也不认识他们俩,一路都挺安静。

方绍一在人后就卸了一直绷着的那股劲儿,往后座在一靠,呼吸重重的,一身酒气,一看就是个醉鬼。

后来司机师傅回头看了几次,然后小心地和原野说了一句:“你可别让他吐车里……”

原野说:“不会,不用担心。”

方绍一有很久没喝过这么多酒,至少原野很长时间没见过了。他喝高了通常都挺安静的,不闹人,可能回去直接就睡了。他闭着眼睛把手伸了过来,原野很自然地把手放过去让他握住。方绍一就那么捏着他的手睡了一路。中途原野几次看着他俩握着的手,和方绍一沉静的睡脸,心说这还怪乖的。

回了房间之后方绍一倒是清醒了一些,脱了衣服,还配合着冲了个澡。一直都没闹,原野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原野把他都忙活完自己才洗了个澡,洗完出来方绍一躺在被子里睡得安安静静。

原野往他床头放了瓶水,怕他醒了口干。方绍一突然开口,咕哝着问他:“你还睡不睡了……”

“来了,”原野看他一眼,答应着,“来了来了。”

其实方绍一没睡熟,回了房间之后就没有那么困了。原野磨磨蹭蹭不过来睡觉,方绍一这才开口催他。

酒精的作用下,平时清冷的模样也没有了,有意端着的态度也端不住了。身边是用不着有一丝防备的人,什么戒心都放下了。

原野搂着人拍了拍后背,哄孩子一样,轻声说:“睡吧宝贝儿。”

方绍一皱了皱眉,过会儿突然开口说了没头没脑的一句:“你心怎么那么狠。”

原野先是愣了下,然后失笑,低声问他:“哪儿来的这么句话啊……”

方绍一还是皱眉,说他:“闭嘴。”

原野沉默着眨了眨眼,之后伸手在方绍一眉心点了一下,笑得很轻,说他:“你才是真狠。”

方绍一往后躲开他的手,说:“你该。”

“是,我该,”原野又拍了拍他,“我活该,别皱眉。”

方绍一安静下来不再说话,原野却又主动开口,碰了碰他的下巴,问他:“为什么不想拍戏了?”

方绍一不出声,原野就又说:“你不相信我能处理好自己?”

“我信。”方绍一往前一点,把脸埋在了原野脖子间,在他锁骨上亲了一下,声音含含糊糊:“……我信才不愿意。”

原野心有些发酸,抓了抓方绍一的头发,关了灯,一下一下地轻轻抓他头发。这样按摩头皮很舒服,方绍一很快就睡着了。

这个地方签完原野还有好几个地方得去,后面吉小涛一直跟着原野来回飞,这事儿他以前也干过,明星助理偶尔也兼职作家助理。等原野忙过这一阵儿都十二月了,再过个十几天都要圣诞节了。

原野到处飞空出来的时间还得跟冯雷子他们敲剧本,三稿都给了,原野最怕的就是他们和他说:“你有空过来呗,咱们当面聊。”

当面聊就没好事儿,一聊就是一宿,上回直接聊了十个小时,原野实在是困得不行了,但导演眼睛还瞪得那么亮,让他再喝两杯咖啡。

这部电影叫《呢喃》,旧时期背景的文艺片。男主是个哑巴,有个弟弟也是个半哑。弟弟戏份也挺重的,干干净净很有灵气的这么一个角色。聊到他的时候冯雷子随口念叨了几个演员,导演都没表态。原野脑子一动,之后说:“我倒是有推荐,挺贴的。”

原野其实不止一个推荐,他推了俩人,一个是杨斯然,另外一个是程珣。杨斯然上部戏和方绍一一起拍的,原野看过他拍戏,很有天分。程珣形象贴,演技贴不贴就不知道了,说实话原野其实没太看过他们拍戏。程珣和迟星那俩小孩儿原野挺喜欢的,推荐他也算是私心。

他这么推没有用,成不成得给导演送资料,让人看看。原野当时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也没太当回事,毕竟这个角色也算是重戏,得慎重再慎重。不过原野回去还是和程珣说了一声,让他有空把资料整理一下给导演发一份。迟星正好在他旁边,说原野哥偏心太重。

原野在电话里笑着说:“你长得太开朗了,没那忧郁气质。”

杨斯然倒是挺久原野都没见着了,因为这事儿原野就问了问。原野问起来的时候吉小涛还一脸无奈地说:“我看他是要完。”

“怎么了?”原野挑眉,“公司不是挺想捧他?”

“不知道脑子里想点什么,当时在剧组看不出来这么倔。”吉小涛说,“跟经纪人合不来,态度也挺好,脾气也挺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