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耿哥不捧了?签的人说不捧就不捧了, 原野心说耿总还真是只手遮天。但是同剧组待过几个月, 还一起过了年,好歹也算有点交情。就这么扔个几年他星路也就没了, 虽然不知道杨斯然到底都干啥了, 但应该不至于这么狠。

所以原野再看见耿靳维的时候特意跟他提了一嘴杨斯然的事儿, 问他要不要送个资料。林峰的电影格调很高,如果真的能被选中那是个很好的机会。

耿靳维没说送也没说不送, 只说了一句:“行, 我知道了。”

原野还多说了一嘴:“小杨我看过他拍戏,戏感还不错。”

耿靳维看着他, 脸上半笑不笑的, 问原野:“他和绍一有绯闻, 不计较?”

原野“嗤”的一声就笑了,原本是歪着坐在办公桌上的,这会儿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说:“我什么岁数了啊?再说我什么时候计较过。”

耿靳维也笑了声, 原野又说:“剧组那时候小杨跟我关系还成, 挺安分个小孩儿, 也不讨厌。我帮他说个话吧,不懂事儿给个教训就得了。不过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公司的事儿我肯定不管。”

“野弟,”耿靳维点了根烟,烟盒扬手扔给原野, 叫了他一声,和他说,“这话说远了,你跟绍一要是愿意管管我可太乐意了。”

原野晃着脑袋,嘴角挂起个笑:“我俩不愿意,耿哥辛苦。”

既然说的是杨斯然的事儿,最后耿靳维说:“回头给他递个资料,能不能成的,反正你就也帮着推一把吧。”

“好说,”原野笑着点点头,“毕竟自家演员。”

自家演员多了,原野也不是个个都能帮一把,杨斯然只不过是恰好同剧组待过,关系也还成,这怎么说也算是缘分,所以才帮他说句话。公司的事儿原野是不参与的,方绍一可以问,原野说多了就不太好,他也不愿意说。

说过去就算了,也没放在心上。过了两天,微信上杨斯然给原野发了条消息:“谢谢原野哥帮我说话,让您费心了。”

微信是在剧组加的,加了之后也没联系过,原野都不记得加过微信。原野回了他一条:“加油,收收脾气。”

杨斯然回:“好的,我记住啦。再次谢谢原野哥。”

原野收了手机,接着去盯灶上的小砂锅,里面刚一沸腾立刻转了小火,然后扣上了盖子。手往后拄着柜沿,想起之前杨斯然和方绍一闹的那波无聊的绯闻,原野笑了下,真就一点都没在意过?骗人的。新闻的确是看都懒得看一眼,但在剧组杨斯然光着腿和方绍一对戏那场,原野切切实实是有那么丁点心酸滋味儿的。跟吃不吃醋怀不怀疑都无关,就是看见了年轻的好味道。那两条修长细白的长腿是真的嫩。

原野年轻时候也没有那么漂亮的腿,他太淘了,腿没那么白,肌肉也多。不过咱这腿往方绍一跟前一亮,虽然没那么漂亮,但绝对也很勾人的。原野突然摇头笑了笑,好好个上午,怎么突然这么骚。

方绍一走了进来,问他:“笑什么?”

原野诚实回答:“跟小男孩聊天呢。”

方绍一没个表情:“又聊?”

“啊,反正你也不跟我聊。”原野说。

方绍一问:“聊什么这么开心?”

原野说:“腿。”

“腿?”方绍一挑眉,看着原野笑得贱兮兮的脸,走过来单手搂了他一把,在他耳边问:“又缺爱?”

原野最怕方绍一在他耳边说话,脖子往旁边躲了下,服软了:“没聊,我敢?”

他说完手往后伸,掐了把方绍一的腿,和他说:“能让我有聊聊的想法的,也就只有这双腿。”

“是吗?”方绍一声音平平,扣着原野的那只手往下挪了下,“聊聊这个?”

“……聊聊也行。”这么搞原野哪能受了,感觉要炸了。

方绍一放开他,面无表情去旁边倒了杯水,慢慢喝水。原野深吸了口气,才笑着跟他说:“聊也没用,我这个你也用不上啊,聊也得聊你的。”

原野这嘴一刻也闲不住,闲了总想耍个贱。方绍一深深看了他两眼,没搭理他,原野等会儿得出去,没时间。方绍一抬手指了他一下,原野哈哈一乐,收了口不再作死。

俩人这么谈恋爱谈得有滋有味,时间过得也挺快。之前是一个哄一个端着,后来时间长了这基本都成了俩人之间调情故意弄的模式,怪有意思的。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原野这么长时间一直倒贴,追人追得也挺辛苦。知道内情的才明白这俩哥们儿是真会玩儿,日子太闲了给自己找点乐子。

比如吉小涛,看俩哥天天搞对象看得都麻木了,心如止水。刚开始偶尔还发消息跟简叙助理东临炫耀,后来炫都炫够了。东临挺久没收到,主动发过来问:你哥他们又掰了?

吉小涛黑着脸回:……你哥才掰了。

原野这段时间厨艺都见长了,煲个汤煮个面都合着人心意来,偶尔还弄点小花样,送送爱心。圣诞节的时候还弄了棵圣诞树回家,巨大的一颗树,上面挂了一堆礼物。方绍一当时都不知道应该摆什么表情,原野怎么挂上去的他能想到,野猴子连梯子都不用,爬爬就能上去了。但是他怎么摘下来方绍一是真想不到,两米多的树,摘树尖儿上的盒子还得搬个长梯子。眼看着四十了,圣诞老人给礼物为什么不能直接塞枕头底下,这顿折腾。

嘴上脸上都写着不情愿,但圣诞夜拍了半个多小时的照片,拍了有十多张。最后取取舍舍挑了三张,一张全景,一张他坐在梯子上摘礼物,一张回屋里坐地毯上,两条长腿周围铺了一地花花绿绿的礼物盒,笑得有点满足可爱。还配文称:节日快乐,方七岁。

粉丝在底下“哈哈哈”“嗷嗷嗷”“嘤嘤嘤”的一堆,都在说他虐狗。粉丝理解得一点没错,他就是故意的,就是这意思。有人还爆出原野当初发的一条朋友圈写了“方七岁”的,两张图摆在一起意味不言自明。

cp粉啥都不用说了,躺着吃糖就完了。其他人说什么他们也没心思管,吃糖都吃不过来。

原野看不见方绍一发微博,但是朋友圈有爱心人士啊,手机叮叮当当响个没完,原野看完之后有点无语地问方绍一:“哥你显摆什么。”

方绍一拆礼物都没拆过来,最开始脸上还挂着一脸嫌弃,到后来装不下去,眼睛里的笑意都藏不住,声音倒是还挺正经,说:“你管我呢。”

“我不管,”原野帮他一起拆,好几十个,方绍一这速度得拆到猴年马月,“我哪敢管,你是老大。”

方绍一指了一下他手里的盒子,说:“放下。”

“啊,好,”原野看着他,愣了愣,然后叹了口气放下了:“行,行。”

原野能搞这些花哨的,方绍一让他衬得就很无趣了。到了节日该送礼物送礼物,该干什么干什么,用心准备,但不像原野玩儿得这么花。

这年春节在方绍一爸妈那儿过,初二回的原野爸妈家。过年时候俩人私下里,原野祝福语一套一套的,他说一句方绍一给个红包,最后方绍一红包都给没了他还没说完。

方绍一无奈地对他说:“没了,别说了。”

原野身边一堆从方绍一那儿收来的红包,笑得有点坏,突然探过身去手往方绍一衣兜里伸,果然又掏出一个,他笑着说:“你以为我猜不到你藏着一个。”

方绍一更无奈了:“你好歹给我留一个,这是我准备的事后红包。”

原野一下子乐出声:“事后不用给红包,那感觉我像收费干啥的。”

“干啥?”方绍一舔了下嘴唇,什么表情都不带原野都觉得撩人。

原野挠了挠头,冲他眨了下眼睛,用口型对着他说:“卖——yin。”

他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上赶着求。方绍一不可能让他失望,跨年炮必须让他实现。

……

完事儿的时候年都跨完了,一脚就迈进了新年。原野躺那儿翻衣服找烟,方绍一不知道从哪儿又拿出个红包来,塞原野手里,在他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之后说:“压岁钱,平平安安。”

原野失笑:“我还是没掏干净啊,你怎么还有。”

方绍一说:“你再翻出来我还有,我总得留个压岁钱给你。”

原野拿着压岁钱,放在嘴唇边亲了一口。然后手摸到枕头底下,也摸出个红色信封来,递过去给方绍一,轻声说:“每年都是你给我,以后我也给你压岁。所有祝福都给你,压得稳稳的。”

方绍一接在手里,看了半天,良久都没说话。

原野抬手摸了摸他的脸,放低了声音和他说:“以前我神经挺粗的,没那么细致,很多事儿我想不到,现在回头想想,总觉得对你不够好。”

“以后我凡事多想想,我说错话了你就告诉我,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