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原野哪是能困在床上消停躺着的人, 第一天晚上还算安分的, 第二天早上方绍一在他耳朵边上反反复复说了几次让他别下地瞎走, 原野嘴上答应得痛快极了,等人一走没躺上半个小时就起来了。

他就躺不住,也压根儿不是爱躺着的人。拽过张椅子垫脚, 他靠在沙发上看了一天书。

方绍一下午回来的时候原野已经歪在沙发上睡一觉醒了,正单腿跳着从洗手间里蹦出来。原野本来想在方绍一回来之前回床上躺得板板正正,装出一副一天都这么老实的样子来。但还没等他蹦回去门就已经开了, 这显然也来不及。原野索性直接往他身上一扑, 跟没骨头似的赖着,说:“脚疼了, 你背我。”

“脚疼了你还乱走?”方绍一猜他就是不可能老实躺着,也没指望这个。

原野笑了声说:“那我想撒尿啊, 我不起来怎么尿?”

他说话的时候又单腿跳了一步,跳到方绍一背后去, 胳膊往他脖子上一搂,说:“背吧。”

“背。”方绍一直接把他背起来,几步放在床上, 指了下他的脚。

原野很自觉地抬脚侧着搭在床边, 仰着脸跟方绍一说:“哥,我订了大后天机票啊,大后天我就得走。”

方绍一下意识皱了下眉,说:“太早了。”

“再有两天肯定没事儿了,”原野对他的脚腕根本没在意过, 说,“那边等我呢,我得回。没事儿我有数,你放心。”

方绍一能放心?但是原野也真没法不回。他本来昨天就得回,结果这么个小意外又让他多留了几天。《沙哑》那个项目马上要开机了,一堆事儿等着原野,总不能因为他自己拖大家共同的进度。不是原野的风格,而且崴个脚就在家养着不工作,那简直是在挫伤原野的灵魂。

方绍一是跟剧组请了天假亲自送他回去的,原野死拦活拦也没能拦住。原野无语地问方绍一:“哥我是不是这些年没受过伤,好不容易有一回你有点不知所措,我崴个脚?你送我?坐飞机来回送?”

“闭上嘴,”方绍一皱眉说他,“你还想受多少伤?”

“我就是想说你不用送我,”原野眼神非常诚恳地劝着,“太夸张了,我现在走路都不瘸,你送我的意义何在?”

“你管我呢,”方绍一手在他嘴上捂了一下,“我就愿意送。”

原野无奈之下只能点头,笑着说:“行,行。”

其实原野这脚凭肉眼真看不出他崴了,走路完全跟正常一样的。但方绍一还是把他送回去看他安排好了才走,当天打了个来回。俩人在机场还让人问候了,问原野脚怎么样。

原野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那天方绍一扶着他上医院,不少人都看到了,在诊室门口就有人对着脸拍。原野倒无所谓,但方绍一当时脸有些冷,克制地让他们不要拍了。

当天晚上爆料就已经出来了,说原野骨折了,方绍一带他去医院拍片。骨折原因发散出了好几个,说得最像的一个就是俩人在去片场的路上出了车祸,方绍一躲过一劫,原野断了腿。网上那些东西俩人都没去看,烦得慌。但是怕粉丝太紧张,后来是吉小涛用原野微博发了一条大概说了下,腿没折只是扭了一下,让大家不用担心。

还有不少人在原野微博底下说他活该,坏事儿做多了遭报应了。这种话很刺人的眼睛,粉丝跳起来攻击回去,恶毒的言论一车一车地反击回去,路人或者黑子又会继续回击,来来回回互相诅咒。吉小涛后来把这些不和谐的评论删掉了,不管是骂人的还是反击的都很不值得留着。

尽管吉小涛也在圈子里浸淫这些年了,但看到那些恶意的言论依然会有点难受,还是不够淡定。刚开始的时候还切了小号,也去底下跟了一条:原野做了什么坏事儿?你看见了?如果他也要遭报应的话,可能是上面瞎了吧。

发完之后想想又觉得自己闲的,跟这些闭着眼的黑子能掰扯出什么。

原野对这些看得倒是都很淡,风言风语如果每一句都去在意,那整个后半生可能都是压抑的。何必呢?

“你脚有没有事儿?”冯雷子看见原野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个。

“你看呢?”原野坐在椅子上抬了下自己崴过的那只脚,“健步如飞。”

“恢复还挺快。”冯雷子说了他一句。

原野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这个,转头去说正事儿了。

其实原野都是装的,头两天崴就只是胀,会有点热和麻,到了第三天第四天才真正开始疼,不能吃劲儿。但是原野很受不了自己瘸着腿,也是怕方绍一太担心,就装成个没事人。

方绍一还能不知道他是装的?走路的时候额头上都有一小层薄薄的汗。

所以方绍一晚上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跟他说:“脚晚上抬高,泡脚,热敷,别偷懒。”

“哎我都好差不多了,”原野声音还挺轻松的,和他说,“没什么感觉了,你好好拍戏,不用老想着我。”

方绍一在电话里沉默了差不多十几秒,原野声调上扬着:“嗯?”

再开口的时候方绍一先舒了口气,之后说话的声音里带了点妥协,也有些认真,说了句让原野神经都哆嗦了一下的话:“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可能就不戳穿你在假装的事了。”

这一句话让原野很久都没能回应,后来没说话先笑了。

方绍一声音是很轻的,透着电话,就在原野耳边,问他:“笑什么?”

原野胳膊搭在额头上,声音压低,说了句很诚实的话:“我现在脚疼,疼到我睡不着觉。”

说就说了,说出来也没什么。

方绍一低低地应了一声“嗯”,之后说:“我知道。”

原野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手指在手机侧沿上刮了刮,听见方绍一说:“你以为我会看不出来你疼?”

原野闭上眼睛,突然觉得此时此刻特别舒服,好像说出来之后疼痛感都下降了不少。

“你变得有点多。”原野闭眼笑着,和电话对面的方绍一说,“我偶尔还感觉不太适应。”

方绍一也笑了声,问他:“那我还像原来那样?”

“不了吧,”原野说,“我很喜欢。”

方绍一后来和他说:“如果是以前我甚至可以现在请假飞回去,让后面戏先拍,我空几天。之后你装不疼,我装穷担心,这都可以。”

他的话让原野听着都淡淡地挂上了笑,方绍一继续说:“可是总得有点不一样,才算对得起这三年,是不是?”

原野应道:“是。”

方绍一说:“你在我这里装什么我一眼就看得到,这个话我以前也和你说过。所以你想让我不担心,你想让我不要多想,那你就要说。”

他的语速很慢,在这样的夜晚让人听来心头妥帖而舒适:“你说你疼,我就放心了。你说你好了你没什么,我从早到晚心都悬着。”

这个时候他说的每一个字原野都听进心里去了,几乎是立刻就笑着说了句:“谁不疼谁儿子,我他妈疼得想日天。”

原野确实喜欢他这样,而且也越来越有种心里很平顺的感觉。改变有时候是突然发生,也很多时候是一点一点潜移默化来的。但不管怎么说,如果是一种良性的变化,那身处其中的人是一定会有情感反馈的。

这种反馈给人带来安全感,也能打散从前的某些担忧,这一切都很好。

《沙哑》之前立项还算顺利,眼见着要开机,原野肯定要跟组的,这也是合同里签过的。

男主的弟弟还真的定了杨斯然,一个是因为他本来形象也贴,蒋导那部戏里的表现导演看过,确实不错。加上原野这边的推荐,以及耿靳维的手段和钱,最后定他也不奇怪。文艺片投资不那么好拉,拿不着奖卖不了国外版权,那很有可能就要赔。公司往里面投了钱,杨斯然也算是带资进组。但导演其实也是慎重选择过的,光是试镜就试了三次。备选的演员一共有三个,最后还是定了杨斯然。

开机仪式上,原野和杨斯然都在。人多来来回回地挤,杨斯然走到原野旁边默默帮他挡人,有人过来的时候就虚扶一下原野胳膊,万一真有人撞过来他也好就近扶。

原野冲他笑着说:“谢谢了,小弟。不过你真不用扶着我,你野哥还不至于那么弱。”

杨斯然小声说话,还有点不太好意思:“我也崴过脚,其实半年都不太能用力。真有人撞你你肯定会倒。”

原野看他一眼,叹了口气说:“看破不说破啊,小朋友。”

杨斯然笑了下,跟在原野身边像个小弟似的,其实他和从前也没怎么变,上回最初上蒋导剧组他也是这么跟着吉小涛。除了作为新人得懂点事,要主动帮吉小涛干点什么之外,其实也是在找归属。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会主动去接近那些关系更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