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世界上情感千种万种, 每一种都有自身存在的独特性。原野方绍一是最幸运的那一批里面的, 少年相遇, 之后喜欢,相爱,结婚。虽然后来离了吧, 但感情还在,人也都没失去那份想爱的心。

对比他们,杨斯然就是最苦的那一批。心动同样从年少开始, 但与其说是投身于一个人, 不如说是投身于一段苦恋时光。

好像就只是转个眼的时间,那么多年就过去了。

“他……”原野看着他的脸, 有点迟疑,也有点不忍心说, “喜欢耿哥得挺辛苦吧?”

杨斯然脸上平平静静的,眼角那点淡淡的笑意一直挂着, 摇了摇头:“没有。”

感情的事儿从来用不着劝,每个成年人都有足够的能力为自己的心意买单,任何选择只要自己认为值得就够了。原野拍了下他肩膀, 只说了句:“那就行, 自己觉得好就行。”

杨斯然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他的这些,不想说,也没人可说。但这天竟然也没瞒着原野,还讲得挺有劲儿的。原野这些年和耿靳维接触不多,这人也的确没结婚, 但也没公开有过什么女朋友男朋友的,他就不提这事儿。没想到这天竟然莫名其妙就这么听了段耿总感情上的八卦。

很多喜欢往往都开始得没有来由,杨斯然喜欢上耿靳维的时候也是十七岁。甚至什么都不需要有,仅仅是看见了,看见了就喜欢上了,也不需要个理由,所谓一见钟情吧。

耿靳维那时候就住他家楼上,电梯里刻意或不刻意地偶尔遇见,耿靳维好像从来就不知道楼下住着这么个年轻的男孩儿。很多次杨斯然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站在那个高大男人的身前,电梯里反光能看到他的脸,但杨斯然从来不敢看,他都是低着头,隐隐约约能看到身后那双穿着西裤的腿。这就足够让杨斯然心脏剧烈鼓动,耳膜轰隆作响听不到声音。

甚至计算好了时间和动作轨迹,在耿靳维伸手去按电梯按钮的时候也伸出手去假装要按,手指在男人手背上轻轻一碰。之后指尖滚烫猛地一缩,男人微微低头垂眼看了看他,杨斯然感觉心脏在胸腔里都要装不住了。

再后来耿靳维就搬走了,见一次那么难。

听来简简单单一段苦涩单恋,别人听着几句话就完事儿了,但对一天一天把这些年熬成故事的人来说,那是揣着一颗心去等待和祈盼的十年。

原野听完多多少少有点吃惊,没想到小杨竟然是个情种。

“厉害啊……”原野站起来动了动腿,总这么站着脚腕受不了,他回头看着杨斯然,问他,“那你又怎么被他签了的?也是你打算好的?”

杨斯然说起这个好像连眼睛都更亮了一些,他说:“真的只是巧合,巧合遇见。”

确实是巧合,杨斯然去娱乐公司签合同,写了几首曲子,也不值几个钱,但合同还是要签的。他在楼里一眼看到耿靳维,屏住呼吸去和他打招呼。耿靳维搬走之后没再见过杨斯然了,但对他还有印象,挑眉淡淡地看向他,杨斯然说话不太顺畅,说自己原来住在他楼下。

很艰涩的开场,之后就没有句子能再说。

后来耿靳维竟然开口问他想不想拍戏,杨斯然想了半分钟,之后点头说了好。

他条件确实不错,形象很好。耿靳维给了他一张名片,杨斯然接过来的时候努力去掩饰自己在抖的手。他想,当时对方心里一定觉得自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紧张兮兮地去搭讪。

原野听完笑了下,冲他竖了下拇指。

杨斯然摸了下鼻子,笑得有点抹不开。原野之后随口问他:“耿哥知道吗?”

“不知道。”杨斯然几乎是立刻答道。

他眨了下眼睛,看来有了点紧张,说:“他不知道,您也别说,可以吗?”

原野挑眉。

杨斯然垂下视线,声音低了些,慢慢道:“我喜欢是我的事,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从前那些?都是没有意义的,有多喜欢,喜欢几年,说到底都是自我感动的事,不要拿去绑架别人……太可怕了。”

原野本来就是当个故事在听,看杨斯然还挺想说的,他就听听。但现在杨斯然说完这句之后原野转头去看他,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之前应该还是小瞧了他。

很明白的心境,没想到他能这么通透。

原野再次冲他比了下拇指,什么都没说。之后拍了拍他,下巴扬了下,示意他们应该回去了。

晚上打电话原野没和方绍一提杨斯然跟他说的这些,没那个习惯去聊别人的私事儿。他们俩现在也不是每天都会打电话,有时候时间合不来。

方绍一在电话里问他:“脚还疼不疼?”

原野说:“有点儿,不怎么厉害。”

“你自己顾好了,要不然以后三天两头崴一回,那可要我命了。”方绍一嗓子有点干,他喝了点水润了一下。

“那也要我命了,原野老师不要尊严了?”原野忍不住笑,“瘸腿猴子啊?”

“猴什么啊?”方绍一在电话里和他开玩笑,“你还能上树吗?”

原野说:“现在肯定是不能了,以后再说以后的。”

方绍一“嗯”了声,没多说。其实崴过脚基本短时间就不能再剧烈运动了,上树这样爬上跳下的更不可能。但是方绍一不会和他说这些,其实原野什么不知道啊?

方绍一在韦导剧组基本上除了拍戏什么事儿都没有,非常省心。原野这边剧组大事没有,小事不断。原野回来之后两个多月俩人都没再见过,都没时间。方绍一生日那天原野守着时间发了微博,方绍一竟然还转发了他那条。

原野电话里问他:“你幼不幼稚,方老师。明天又要热搜。”

“我想转,”方绍一说,“我还想那么多?”

这个生日原野没特意飞过去给他过,一个是原野这边的事也走不开,另外方绍一的戏再有两个月也就拍完了。整个剧组都很有默契,戏就能拍得更快一些。最近方绍一那边拍的也都是大戏,原野也不敢去,怕打散他情绪,反正再不久他也就回来了,所以原野也就没去剧组,就俩人偷着打打电话算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