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方绍一原来的身形对于角色后期来说太壮了, 现在住院磋磨这么久出来, 刚好能贴角色。唯一差点意思的就是头发, 他现在头发太短了,戏里角色得是不修边幅杂乱无章的头发。每天上戏之前弄头发和化妆要很长时间,为了化出那种苍颓气质, 脸色会刻意弄出那种病态的苍白,嘴唇的干枯起皮皲裂效果都会弄得很细致。

第一次化完妆原野过来乍一看见的时候没能受了,无声地看了方绍一很久, 看完转过身有很长时间的沉默。忽略掉头发, 他脸上的苍白颓废把原野一下子扯回了方绍一在ICU躺着的那些天。他每天早晚十分钟能进去看看,其它时间就在走廊里来来回回地转。触动也不仅仅都来自于对那段时间的记忆, 这种妆容总是引人想到很多。

方绍一天生就是个光鲜的人,他可能会这么闪耀一辈子。像现在这种狼狈形态的他可能到老都不会有, 但原野还是控制不住会想到他老了之后的样子。

“原老师觉得还行吗?”化妆师问了他一句。

“可以,挺好的。”原野看着镜子里的方绍一, 两人通过镜子对视,这样的对视他们有过许多次。第一次应该是原野十七的时候跟方绍一去剧组玩儿,那时候什么都是新奇的, 镜子里的方绍一化完妆更英俊了。那时候原野冲他笑得没心没肺, 方绍一也就回了他一个独属于他的温柔笑意。现在镜子里的方绍一苍颓衰老,原野沉默许久之后牵了牵嘴角,遥遥对视着递了过去一个淡淡的笑。方绍一回给他的这个笑里也不是只有当初温暖柔和的包容,还有这小二十年一起走过来的很多很多。

两双眼睛就这么对视着,好像就在对方的视线下, 缓慢又不经意地过完了这一生。

有一场方绍一爬到树上系完布条跳下来的戏,而且跳下来之后他要在地上摔一下,然后就势滚一圈。导演都没问他就直接安排了替身,方绍一哪怕说想试导演都不会让。他现在就是剧组第一保护对象,从来没体验过的高级待遇。从前拍戏方绍一只有亲热戏才会用替身,动作替身他用得很少。以前跳楼跳伞都未必让他用替身,现在跳个树都不敢让他尝试。

这也是没办法,影帝太娇贵了现在。

原野先前就是从树上掉下来摔的,拍这场戏他在旁边看着都隐隐约约觉得脚腕疼。原野走过去拍了拍树干,笑了声跟它说:“咱们天天培养感情,看来这也没培养出来,你摔我是一点不含糊啊?”

导演听见了,说他:“你那也叫培养感情?你不净躺上头睡觉了?”

“那就不是培养了?”原野回头跟导演说,“我看它就是无情无义。”

导演没那闲工夫跟他臭贫,不搭理他了。方绍一在地上滚的戏自己来,滚了一圈之后坐了起来,对着近镜头发了两秒的呆,然后站起身,抬头去看自己刚才系的布条。

这种戏拍起来没难度,方绍一戏感还是在的。而且经历过这么一遭之后,心态更沉得住了。

不拍戏的时候方绍一就得戴着口罩,尽量远离人群。吉小涛拿着保温杯过来,里面装的是冰镇梨汁,方绍一打开看了一眼,摇摇头说:“不喝。”

吉小涛立刻就转头,四处找原野,方绍一皱着眉,扯了下口罩,不让他声张,低声说:“你喝了,赶快喝。”

“我喝?”吉小涛一脸拒绝,“我不喝,回头让野哥知道宰了我。”

“这东西能有什么用?”方绍一还是皱眉,不摘口罩,“你赶紧喝了,等会儿你野哥回来又得盯着我。”

“我野哥干什么去了?”吉小涛问他。

方绍一摇头:“不知道,打电话去了吧。”

吉小涛没办法,方绍一不愿意喝非要推给他,他举起杯子刚要喝,原野从后面捏了把他的脖子。其实原野真没什么想法,以为他正常喝水来着,但是吉小涛心虚啊,肩膀一哆嗦。

这方面影帝秒一百个他都不用眨眼,瞪着吉小涛恨铁不成钢。原野挑眉闻了下杯子,方绍一冲吉小涛伸手,还跟原野说:“他抢我东西。”

“嗯?”原野看着他俩,“他不给你喝啊?”

方绍一点头:“嗯。”

原野从吉小涛手里拿过杯子塞方绍一手里,跟他说:“我给你抢回来了,喝吧。”

方绍一从医院出来以后就不好管了,水也不好好喝,让干什么不干什么,有脾气了。这也是这次伤了之后才有的毛病,以前这些小事他根本不放在心上,都懒得因为这些多说话,有说话那会儿功夫都喝完了。现在他喝水任务完不成原野就让他喝梨汁,放了冰糖蒸过之后再冰镇了,清肺。方绍一喝了几天之后连这个也不爱喝了,想着法地赖过去。

“今晚我给你蒸,小涛蒸的不爱喝?”原野问他。

方绍一只能点头。原野伸手摘了他口罩,说:“喝吧。”

方绍一在旁边喝梨水,原野坐他旁边看他喝,吉小涛就在一边蹲着看手机,还感叹了一句:“小杨这脸确实很能打啊。”

“嗯,确实不错,脸上也没坑没痘儿的。”原野接了句。

原野在《沙哑》剧组和杨斯然天天一起待着,待了那么久现在关系确实不错,杨斯然也不烦人,挺懂事儿的。原野随口问了句:“你在哪儿看见他了?”

“热搜上,”吉小涛把手机给他看了眼,“炒cp呢,他们那拍戏的节目我看cp炒得挺狠。”

“跟谁炒啊?”原野问。

“节目里一个小孩儿,不是咱们公司的。”吉小涛划着那几张cp图,皱了下眉说,“我抽空得跟他聊聊,炒炒行,别再弄成真的,那就傻逼了。”

“不用,”原野失笑,摇了摇头说,“他应该不能。”

原野琢磨人琢磨得明白,就是干这个的。杨斯然提起耿靳维时感情从眼睛里都往外冒,藏都藏不住,那是真的动了真心的。他要真能跟随便哪个小孩儿炒炒cp就动心了那说不准还是好事儿。

杨斯然最近人气还挺高的,那节目本来是个演戏的节目,结果有场戏杨斯然亮了嗓唱了首歌,一嗓子就火了,唱歌的视频微博轮了好几圈。这里面有公司推了一手,但确实也是歌唱得好,开口就知道有专业性在里头。他在节目里绑定的那个cp就是他唱歌视频里面一直星星眼的一个小孩儿,二十出头,后面杨斯然在节目里跟他一组,对他也挺照顾的。

小姑娘们就爱看这个,节目组剪辑也故意往这方面剪,很懂这个。

杨斯然在剧组里跟着原野那么久,出了剧组也时不时要问候一下,原野闲着的时候就跟他说几句。

这天原野给他发了条消息:你小涛哥说要找你聊聊cp。

杨斯然回得很快:原野哥好!小涛哥要跟我聊cp?什么cp?

原野其实就是方绍一没在,无聊了逗他玩儿,笑着回他:你节目里头那个。

杨斯然:啊!他们太烦了,他们公司一直绑着我炒,我很不喜欢这样。

原野还没回,杨斯然又跟了条:我有心上人啊。

“心上人”这三个字看着就感觉挺浪漫的,原野看着屏幕笑了笑,不管怎么说,他的这份情感很值得尊重。原野从来没问过关于他跟耿靳维的事儿,他说原野就听听,他不说原野也不问。但是这会儿原野突然想问问,于是给他发了条消息过去:小杨啊。

杨斯然:在的野哥。

原野:你那心上人……你跟他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他很少对别人的事儿好奇,尤其是感情的事儿,但是关系近了之后难免挂心。主要是内心其实不是很看好这段多年单恋,潜意识就已经给它打上了悲情基调。原野发完这条之后又跟了一条:我就随口一问,不是必须答,别有压力。

方绍一敲门,原野跳起来去开。方绍一带了层薄汗,直接要去洗澡,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原野没跟他进去,方绍一就在里面说:“我胸口不舒服。”

“有新词儿了啊?”原野笑着站门口歪头看他,“我洗完了,你自己洗,赶紧洗完得了。”

方绍一皱了皱眉:“你不管我了?”

“我哪敢啊?”原野半边肩膀耷拉在门里,另外一边身子还在门外,“你冲个澡五分钟就出来了,赶紧的,洗完给你抹脸。”

原野说完就跑了,手机上有杨斯然回他的两条消息。

—没压力,不怕你知道,原野哥。

—哈哈,我现在是他情人。

抹脸还是很舒服的,方绍一勉勉强强自己洗了个澡,出来往原野腿上一躺,闭眼等着抹脸。原野朝他眼睛轻轻吹了口气,方绍一睁眼看他,原野跟他说:“你现在可太烦人了。”

方绍一反手一抬放在自己侧胸,话都不用说。

原野失笑:“你就装。”

瞎闹完了也聊聊正经事,原野手指在方绍一眼侧给他按摩,低声叫了他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