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浮云半书> 第2章 画虎不成

第2章 画虎不成

唐贞元初年,韩滉在简陋的书房里作画。他虽然被封晋国公,身份尊贵,但半生寄情于书画,尤其擅长画畜物,一幅《五牛图》名传天下。

“爷爷!”六岁的小孙子从满箱画作里抽出一轴泛黄的旧画,展开来,笑嘻嘻地说,“这幅画儿好看!”

韩滉一怔,饱蘸墨汁的笔,顿时停在了半空。

那的确是一幅神形兼美的白虎图,虎头后转,似乎在回顾什么。

小孙子双手把画举到眼前又看了看,突然发现不对,奇怪地问:“这副画……怎么还有几笔没完成呢?”

裴大少很不乐意和老爹一起出门。

他爹娘成亲得早,老爹十五岁就生下了他,随后扔下他们娘俩赴京赶考,考砸了,仍是探花。裴探花气质出众,天生相貌底子好又潇洒爱笑,常穿一身白衣,带着十五岁的儿子上街,仍然雅逸翩然少年模样。父子俩在客栈里喝酒,常有不识趣的酒客来凑热闹。看两人相貌相似,一出口就是“两位兄弟气度不凡……”这种开场白也就罢了,问题是——

裴大少在心里问候了对方祖宗千儿八百遍,被当成兄弟也就算了,为什么我是兄长啊?

内牛满面的裴大少低头默默地吃面前一碗牛肉面,他话少、人闷,虽然相貌上乘,但很快就会因为言辞木讷不擅应对而被人遗忘。相比之下,少女们那些个羞怯怯的媚眼儿,江湖客们那些个久仰久仰的热辣抱拳,书生公子们那些相见恨晚的深情酸话,都会蜂飞蝶舞般簇拥在谈笑风生的裴探花身边。

裴探花实在也是个人物,有时极品得连裴大少都很不好意思。裴探花买一件白棉袍子,自己动手缝缝补补,四个铜钱的廉价布竟被缝出几分蜀锦的味道。最近的一次过年,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裴探花借来半袋红薯、几根小葱,竟然也做了一顿香喷喷的年夜饭。

忘了说,裴探花姓裴,名探花,他爹给他取了这么个花花红红的名字,他觉得不太满意,主要是笔画太多。于是经过认真思考,他给儿子取了个简单好写的名字,叫裴大少。

裴大少从两岁会说话起,就缠着裴探花问同一个问题。确切地说,这是两个问题。它们结结实实困扰着小屁孩裴大少,并伴随他度过青春期。

每当看到形形色色的女子和裴探花弹琴、喝茶、吃火锅、赌骰子,裴大少都老实地站在一边,肃然起敬。打小他就知道,这些女人一个也不能得罪,指不定哪天自己就得张口热泪盈眶喊一声“娘”!

——裴大少的问题是:我娘是谁?她到哪里去了?

据裴探花自己说,当年他考试考砸,又在回来路上为了吃一碗长安酸辣豆腐排了三天两夜的队,耽搁了归家的时日,小妻子负气出走,从此他就没见过她。

你没有想过去找她?裴大少问。

“想过啊。”裴探花认真地回答,“但是我路痴,会迷路。”

裴大少为人实在,但还没实在到相信老爹这一套说辞。那平康坊的才女段娘子捉着他的小手教他写大字,隔壁梳着堕马髻的豆腐西施常给他留一碗热豆腐,带一把软剑跑江湖的乌小妹带各种有趣的玩意儿给他……她们都对他很好,她们中间有没有他的娘呢?

一直到十五岁,对裴大少来说,这个问题仍然是人生最大的谜题。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经常思考“她是谁,我从哪里来,她到哪里去”这种终极哲学问题,使裴大少头大如斗,脸容沉郁,少年老成——

这也许就是他看起来像他爹他哥的原因了。

一直到最近,各种蛛丝马迹让裴大少赫然察觉,那个困扰他十几年的答案就要水落石出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盒胭脂。

说起来,裴探花虽然进京赶考名落孙山,但他弹琴赋诗作画、缝衣洗菜下厨都很拿手。不过,他最擅长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另外一样。

画眉。

在平康坊——城里有名的青楼为姑娘们画眉上妆,就是裴探花换取一日三餐的工作。他没事时在家里把橘皮、白瓜瓤和桃花碾碎晒成粉末,制成胭脂,品相效果都不错。

半月前有一晚,裴探花夜里打着灯笼鬼鬼祟祟地出门,裴大少忍不住好奇心跟上他,发现他跑到一个岩洞里捉蝙蝠。秋夜寒凉,裴探花只穿了条薄裤子,膝盖小腿上都是湿漉漉的,手里却拎了个厚厚的黑布袋,左扑右跳,直到装了一大满袋蝙蝠,他才小心地把布袋扎好,从冻得青白的嘴唇朝掌心呵了口气。

“你干吗?”洞外,裴大少在已经等了他很久。

“呃?!”裴探花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很心虚。

裴大少没说什么,心里默默地:你不会是捡到本武功秘籍,心血来潮想要修炼什么绝世神功了吧……

“裤腿湿了,走光了!”裴探花一声哀叹,把满头黑线的裴大少拉着往回走,手里紧紧抓着那袋蝙蝠,一边走一边得意而神秘地说,“我新研制出一种胭脂!除了增加气色,还可以让肌肤洁白细腻,润肤驻颜,其中有种材料很关键……”

“什么材料?”裴大少问出这句话,就立刻意识到自己问错了。

果然,裴探花眼睛亮晶晶地回答:“蝙蝠的脑浆。”

“……”

裴家的破瓦屋漏雨,入秋以来气温骤降,床上被子就没干过,那件白袍也被父子俩拿来当被子盖。

睡在湿乎乎的床上,裴大少辗转难眠,脚边的裴探花安慰他:“没关系,小时候你尿床比这个还湿,我习惯了呵呵。”

听完对方的安慰,裴大少的失眠更严重了……

话虽这样说,不过,自从裴探花去抓蝙蝠,裴家终于添置了两床被子,屋顶的漏水处也盖上了新瓦片,虽然偶尔还会漏水,有时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这天晚上,裴探花回来得格外晚,手里的黑布袋也瘪瘪的,一身狼狈沾满泥浆,脸色也有几分异样苍白。

裴大少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路滑摔了一跤,袋子被石头磕破了,蝙蝠都跑了。”裴探花举起袋子,上面果然破了一个洞。

借着屋内烛光,裴大少才看见他湿漉漉的额发上沾着半干的血丝。

“你头破了。”裴大少默默地打来一盆热水让他清洗伤口。裴探花对着水盆许久没有说话,仿佛盯着自己的倒影出神。半晌突然抬起头,声音凝重而欣喜地说:“啊,太好了,没有伤到脸!”

裴大少鼻酸酝酿的感情顿时烟消云散……

其实小时候,裴大少也默默问过裴探花:你琴棋书画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我们怎么还这么穷?裴探花摸着下巴想了很久,认真地回答:“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姓不好?裴,赔么……”

从那之后,裴大少彻底放弃了和老爹沟通这个问题。

裴探花新研制的胭脂很受欢迎,但因为原料有限,产量也很少。裴探花不知道为什么,特地慎重地留下了一盒,藏在家里那个跛脚的破木柜里。

东西被裴大少无意中撞见,原本也没有什么,但裴大少好奇想打开来瞅瞅,立刻被裴探花一把夺过来,紧张兮兮地把盖子盖上。这事儿就有点蹊跷了。

“送给哪个红颜知己的?”裴大少自然而然地问。

“不是女人,是男人。”裴探花严肃地回答。

“……”老爹不是吧?你口味越来越重了!

“这个男人玉树临风,才高八斗,貌似潘安,”裴探花深情地说,“他就是你老爹我。”

“……”好吧事已至此,裴大少再多说一句都是犯贱,他默默地收拾自己碎了一地的好奇心准备走开,最后还是回过头来,犯贱地问了一句:“你有约会?”

原本少年也压根儿没指望老狐狸会回答,没想到裴探花……确实没回答。可是他诡异的表情,让裴大少顿时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裴探花的脸红了。

裴探花是什么人?为了一碗酸辣豆腐丢了老婆,脸也不会红一下的人。

接下来发生的事,着实超出了裴大少的想像。

裴探花身边出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女人。说身边也不太对,确切地说,是身后。

因为据平康坊的段娘子说,每次裴探花见了她就活像见了鬼,提前溜得无影无踪。

“裴公子今天没来。”

“裴公子刚走了。”

“裴公子来过吗?不好意思我没看到……”

这种推搪借口编多了,段娘子也厌烦,干脆闭门谢客。那女子倒是锲而不舍,从平康坊追到酒肆茶坊,裴探花躲她,她紧追不舍。终于有一次,她让裴大少给碰上了。

裴大少几乎第一眼就亲近她。

那是个很特别的女子,腰间挂着一把刀。跑江湖的女子裴大少也见得多了,但没有一个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