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浮云半书> 第8章 塞翁失马

第8章 塞翁失马

吴节超是个八岁的乞儿,他有很高的人生理想。比如总有一天他要高端大气地点两碗卤肉烩面,吃一碗倒一碗;比如总有一天他要低调奢华地买两条胡服裤子,穿一条扔一条;再比如……他想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竹马。

商州城的男孩子几乎都有一种玩具,竹马。官宦人家的孩子用金玉做马头,穷人家的孩子用蓝布做马头,连街角捡破烂的癞头孩子,也有带着他捡破烂的驼背爷爷给他做的竹马。那天,癞头流着鼻涕骑着脏兮兮的竹马,像一根脏竹竿骑在另一根更脏的竹竿上,得瑟地跑过整条街,笑声在半里外都能听见。

吴节超羡慕地看着,直到癞头的背影消失不见,也没有动一动——他没有竹马。他不仅是个乞儿,还是个孤儿,多年来就像野猫一样求生,他机灵、谨慎、懂得看人脸色、必要的时候凶狠,所以一日三餐都能讨到吃的,又不会被其他乞丐欺负得太惨。虽然运气不好的时候要在垃圾堆里和猫狗抢食,他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对。

只有每次看到男孩们拿着小竹马出来玩时,他才会心痒难耐,痒过之后心口某个地方就空空的,风进来,雨进来,无人理睬。

这天黄昏,吴节超到他常去的饭馆后面,希望能找到一点残羹剩饭,突然在垃圾堆里看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个黑紫色的棋盘。

街头常有人对弈,双方执黑白子坐上两三个时辰动也不动,所以吴节超认得这东西。棋盘十分精致,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的,有淡淡的香味,底盘画着他看不懂的星图,四周雕刻着仙鹤和骏马,一眼看去似乎价值不菲,在一堆垃圾里显得格格不入。

吴节超把棋盘捡起来,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里破了坏了。奇怪……明明是好东西,怎么会被人扔到垃圾堆里?

莫非这东西有什么其他的古怪?吴节超仔细看去,突然吓了一跳,棋盘的木纹理间隐约竟有暗红的血迹。

一种莫名不安的直觉让吴节超后背发毛。他正犹豫着是扔掉,还是把棋盘揣到怀里,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喝斥:“哟,捡到宝了?”

吴节超一回头,看到了另外几个乞丐——确切地说是四个,都比他大一点,但因为长期饿着肚子也只是面黄肌瘦半大孩子的模样。领头的那个比其他几个的壮实,脖子上有道粗短的疤痕。

看到吴节超怀里的东西,几个人眼睛都是一亮。疤痕立刻命令吴节超:“把东西留下。”

“这是我捡到的。”吴节超原本正犹豫不定,如今有人来抢,却让他打定了主意把棋盘护在胸前收好。但他的动作在几个大孩子的眼里,就像护食的小猫一样柔弱可笑。

“这是我的地盘,看清了吗?”疤痕怪笑起来,“这里东西都是我的,你在这里捡的东西也是我的!”他将手一挥,几个人拥上来就抢!

八岁的吴节超打过很多场的架,和人,和野狗,甚至和一头同样饥饿的猪。世上属于他的东西本来就很少,他不想连那一点少得可怜的东西也被抢走,所以每次打架都全力以赴。这一次,他很幸运地……被打掉了三颗牙。

吴节超倒在墙根喘着粗气,脸上都是血,几个大孩子的脚雨点般落在他身上,让他痛得蜷起身子,疤痕哈哈大笑:“叫声爷爷就饶了你!”吴节超脸色铁青咬紧牙关。

疤痕又踢了他一脚,这次脚踩在了他脸上,吴节超的脸被挤压在墙上,挤成了一个奇怪而滑稽的表情,疤痕正在脱皮的带着浓重脚气的脚板踩着吴节超的脸,用力地碾着:“叫啊!”

“叫啊!”几个人一起起哄。

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突然在几人身后响起:“叫什么?”

疤痕转过头,所有人都转过头,除了头不能动的吴节超。松松软软的夕阳下,他们看到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子满脸好奇地走过来。

“叫什么?”女孩又问了一遍。

“爷爷!”光头得意洋洋地说。

“叫什么?”

“爷爷!”

头不能动的吴节超脑子动得倒挺快,他咧开缺牙的嘴笑起来时,光头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狠狠地怪叫着朝小女孩扑过去,高高举起的拳头正要落在小女孩脸上,却突然停住了。

一袋包子伸到了他的拳头跟前。

小女孩举起热腾腾的包子,温润如水的大眼睛真诚带笑:“给你吃。”

口水从疤痕还有他的跟班们嘴角流了出来,他们的表情由愤怒变为惊喜。对饥饿的乞儿们来说,一袋热包子比一个来历不明的木盘有用多了。疤痕一把抢过纸袋,带着他的跟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然后,他们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愕然互相对视……一个个倒在地上。

吴节超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旁边的小女孩好整以暇地笑呵呵说:“蒙汗药。”她看上去也只有八岁,穿着整整齐齐的紫色衣裙,因为正在换牙说话有点漏风,听口音并不是商州本地人。

“我……我叫吴节超。”吴节超看到她睫毛下的大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脸红了,好在他的脸本来就又红又肿,也看不出来。

“哦。”小女孩似乎很无聊地看了他一眼,“就算你有节操,迟早也会掉光的。”

“……”是“节超”不是“节操”好吗!

在小女孩转身准备走开时,吴节超突然发现,她背后轻轻巧巧背了一只竹马——

女孩子也有玩竹马的?

吴节超的视线顿时移不开了。那只竹马真漂亮,马头是木头雕刻的,马鼻子马嘴都栩栩如生,竹子光滑如碧玉,尾巴上还系了对马蹄形的金铃铛。

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瞟到吴节超的眼神,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停住脚步:“没见过竹马?”

“见……见过……”

“可你的眼神,比刚才他们看到包子还要馋。”

吴节超不吭声了,有点羞愧地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赤脚。

小女孩瞅着他看了一会儿,似乎明白了什么,把那对金铃铛从竹马上解下来,装进口袋,大方地随手将竹马扔给他:“接着。”

吴节超愕然接过来,只觉得手掌心都要烫起来了。

他不敢相信美梦突然成真,抓着竹马又舍不得放手,等他回过神来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小女孩已经走远了。

这晚,吴节超回了他过夜的街角,带着如获至宝的竹马和捡来的棋盘,一遍又一遍地确认这不是梦。

半夜下起了冷雨,吴节超蜷成一团还是瑟瑟发抖。后来他把那个捡来的棋盘顶在头上挡风雨,迷迷糊糊睡着了。雨越下越大,被雨水淋到的棋盘泛出奇异的光泽,敛翅的仙鹤缓缓展开翅膀,骏马扬起四蹄,盘底的北斗星图流动游走——

棋盘仿佛活了过来!

而盘面正中天元的位置,发出明亮而温润的光,就像黑暗中骤然睁开的一只眼睛。

第二天早上,吴节超醒来时,顶在头上遮雨的棋盘不见了,也许是有人趁他睡着偷走了?

他猛地坐起来,下意识低头去看双手紧抱的胸前——

还好,竹马还在!

吴节超顿时松了口气。棋盘丢了他并不觉得可惜。只要竹马还在就行了。他爱不释手地摩挲着竹马,突然就想到——昨天那个女孩儿不知道还会不会来?

熟悉的街角,吴节超晃悠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小女孩,虽然在意料之中,却仍然难免有点失望。几个寻衅的乞儿也不知去向,只有几个老人在下棋。

吴节超平时闲得无聊的时候也会去凑热闹看人下棋,但一向看得似懂非懂,今天他只瞟了一眼,就觉得哪里不对——

执黑方的那一手“长”下得失策,应该用“小尖”才是出路。

果不其然,很快黑棋的左角就被逼至死地,眼看做不活了。吴节超脱口而出:“东六南十二。”

执黑棋的老者原本就无计可施,突然听人点拨,也就将棋子放在了东六南十二的位置。这一子落下,气象大开,原本没有活路的黑棋绝地逢生,而且还朝外扩张对中腹的白棋形成威胁。

执白棋的老人丢了大片失地,却不急不躁,两人又下了几手,这下吴节超看出来了,白棋的棋力明显高于黑棋,不一会儿黑棋又左右为难。吴节超还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西八南十。”

这下,执白棋的老人不高兴了,抬头慢悠悠地说:“观棋不语真君子。”

这一眼,却是让老者愣了一下,指点黑棋的竟然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身上脏兮兮的,怀里揣着一只竹马。

商州棋童的名声渐渐大了起来。

开始只是在街头市井,爱下棋的人都说最近那个乞儿当真是神童,小小年纪棋力便敌得过下一辈子棋的人;后来官宦富贵人家的门庭里,便不时有打扮一新的吴节超出入。他虽然是小孩儿,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