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浮云半书> 第31章 华清宫

第31章 华清宫

万国笙歌醉太平,倚天楼殿月分明。

——唐·杜牧《过华清宫》

雪天是汤泉宫的一个小宫女。她自幼无父无母,出生在白雪纷飞的冬天,十三岁被送入宫中,做了个掌灯的小宫女。

汤泉宫建造在骊山之下,传说周天子曾经给这里的温泉水取名“星辰汤”,泉水中仿佛揉进了万古清润的星辰之光,哪怕寒冬腊月也依旧温暖如春。宫殿北临渭水,瑶光楼、飞霜殿、芙蓉园……亭台楼阁如诗如画,四季景色美不胜收,几乎年年天子都会来游幸,有时还带着皇族亲眷与群臣。

和所有的小宫女一样,雪天在宫殿中是最不起眼的存在。不过,她有一个小秘密。

刚入宫的那个夏夜,她曾经捡到过一枚奇怪的羽毛。

那天,暮色四合,四周静悄悄的没有旁人,雪天提灯匆匆走在路上,突然看到回廊的尽头,静静躺着一枚雪白的羽毛。

宫里聒噪的鹦鹉不可能有这么白、这么大的羽毛,像是一大朵白云遗落在人间,让冰冷的回廊也明亮起来。

雪天好奇地上前去,捡起那枚羽毛,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谁在那边?”雪天顿时有些慌神,正想着如何应对,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的手凭空消失了,然后是手臂,身体——

她心头悚然跳动,怎么回事?

一个小太监疑惑地走过来,愣在原地揉了揉眼睛,随即左右四顾——刚才明明看到有人,是他看错了?

雪天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他面前,他却看不到。

只见那个小太监举着灯照了照旁边的树木,狐疑地左右看了看,没见人影,双手发抖似乎有些惧怕。雪天壮着胆子,伸手在他身后拍了一下,太监惊悚回头,身后空无一人。

太监脸色惨白地发出大叫“啊——鬼啊啊——”什么也顾不得了,跌跌撞撞地狂奔逃命。

等人逃远了,雪天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手还在,耳朵也在,就是连自己也看不见自己了。虽然她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小透明,但实在想不到,有一天真的能变得透明!

月光如水在树梢嬉戏,仿佛一切只是光与影的游戏。

她怎么会消失的?雪天突然意识到刚才捡到的那枚羽毛不寻常。白色的羽毛,那样温润明亮,就像光本身。小宫女迟疑了一下,将羽毛扔到地上,然后,她发现自己的双手在暮色中缓缓显现——她又出现了。

这到底是什么鸟的羽毛?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雪天有点害怕,本来想转身就走,却终究还是鬼使神差地回来,从怀中摸出一方绢帕,小心翼翼地将羽毛包起来。忐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良久,她终于松了口气——这一次,她没有再次变得透明。被包住的羽毛,隔绝了光线,就无法再让人隐匿踪迹。

不知是否是雪天的错觉,她总觉得这羽毛仿佛有生命一般,被她揣在怀中,就像一颗温暖跳动的心脏。

汤泉宫闹鬼的传说就这么传开了。

太监们传得绘声绘色,说披散着头发的女鬼,专从背后拍人肩膀,你要是回头,就会被勾去魂魄。偏偏当初撞上雪天的那个小太监运气不好,大概是惊吓过度,一不小心失足跌到池塘里,竟淹死了。于是女鬼的传说更加甚嚣尘上,胆小的妃嫔们竟不敢来汤泉宫,连陛下也命人做了法事,严令不准再传鬼怪之说。

再后来,雪天又悄悄用过那枚羽毛几次。

那种感觉很奇妙,你明明存在,却是透明的;你可以看见所有人,别人却看不见你。

仿佛被世界隔绝开来,又仿佛离世界从没有这样近过,她能清晰看到世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她看到艳冠后宫亲切爱笑的武惠妃,私下里用皮鞭抽打宫女;看到古板的太监,转身收受外臣的金银钱财;看到胆小的胖厨娘,背地里在厨房偷吃红烧肉。说起来,那次厨房里还有一头待宰的乳猪,厨娘根本没看到她,可乳猪却警觉地乱动叫起来,绿豆小眼仿佛能看到她——很奇怪,动物比人在某些方面要敏锐得多,是因为人更多地依赖于眼睛所见的表象吧。那,人和猪到底谁更聪明?雪天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宫里有太多自以为聪明的人,也有太多如待宰猪羊般,身不由己的命运。

宫中的夜晚,繁星那么明亮,黑丝缎般的天空静静低垂。有时雪天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看星。故乡的星空比长安还要深邃广袤,丰沛的草木气息充盈在鼻端,好闻的味道就像是一首诗;兔子和野猪在草原上乱窜奔跑,没有这样严整的阶梯。

许多个夜晚,雪天还试着去找一个人,一个穿着青色常服的青年。可偌大的宫中,无数个日夜,她却找不到他。

直到又一个冬天到来,大雪纷飞,阶前一片雪白。

雪天在殿前掌灯,沐浴新汤的陛下与身边的人说了句:“天太冷,朕就不去议事殿了,让张爱卿过来,朕在这儿见他。”

雪天顿时有点好奇。常听宫女们说宰相张九龄是令长安春色也黯淡的美男子,是让陛下也头疼的直臣,那,究竟是怎样的人?

不一会儿,只听太监传话:“张相公来了。”

雪天悄悄抬起头,突然呆立在原地。怎么可能……?是他!来人侧脸净如清泉,神色静若深渊,一身宽大的紫色衣袍装饰着凤纹,腰间挂着鱼带金饰,一双玉管般修长的手,让奢华朝服也兀自清绝起来。

那人却没有注意到她,从容迈入殿中,朝陛下行礼。陛下笑了笑,就坐在池水中和他说黄河兴修水利之事。

君臣二人说的是国家大事,民生社稷,雪天听不懂,她也不敢盯着那人看,却止不住心乱如麻,他……不记得她了?

不知过了多久,灯烛也添了几回,只听陛下说:“爱卿,天寒雪冷,你也下来汤池中泡一泡。”

陛下的声音颇有兴致,那人的声音却清淡如泉:“臣不冷。”

“这样的天会不冷?”陛下的声音带着不满,不满中却又有关切,“你身子一向也不好,朕夜里召你来议事,若是让你冻病了,几天不能上朝,朕便是得不偿失。”

“这都是臣分内之事。”那人仍然是从容地说,“陛下,刚才说到哪里了?”

平时也有大臣来汤泉宫议事,但陛下对那人似乎格外怜惜,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朕刚才说,让你下来。”见他不答话,陛下故意沉下声音:“你再固执,朕就治你的罪。”

这话已是不容置疑的命令了,旁边的太监高力士适时将衣物呈了过来。那人苦笑了一下,只得褪了一身紫色凤纹官服,缓缓下到池水中。

这一刻,雪天整个脸都要烧起来,她不敢看,也不该看,但听到水声,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

那人露出白玉般的脊背,墨色的头发浮在池水中,朦胧的水雾中人影绰约。

陛下饶有兴味地朝池外招了招手,太监立刻呈递过来玉盘放置的酒樽。只听陛下说:“爱卿,来,你尝尝,这是朕多年前命人在汤泉宫中酿制的美酒。”

本以为那样清雅的人是不擅饮酒的,谁知道这一次他却并未推辞,接过酒樽,一饮而尽,声音也如醇酒醉人:“谢陛下。”

“十年陈酿,朕想不出还能与谁共饮,专等你今日来。”雪花还在无声落下,池水中温暖如春。只听陛下心情极好地朗声大笑:“朕倒是想起当初突厥使臣带来美酒,看满座文臣武将就属你的模样斯文俊秀,故意频频朝你劝酒,想令你醉酒失态,谁知道朕的宰相千杯不醉?”

“臣也想醉。两国和谈,臣肩上有责任而已。”那人的话语从容清淡,沁人心脾。

“你总是这么认真,让朕说你什么好?”陛下笑品着美酒道,“这世间有趣、有味的事情多得很,不是只有朝务这一件,你总是这样严肃得一板一眼,举手投足间都是规矩方圆,不累?百姓说你是‘谪仙’,可你说说,哪有仙人不随着性子来的?哪怕是偶尔随性一次。从朕当年见到你,你就是这样,从不曾见你醉酒失态,也不曾见你放纵大笑,更不曾见你贪睡误朝。不烦?”

君臣之间谈话如此随意,看得出相知之久。

“那天散席,臣回家也睡了整整一天一夜。”那人认真地回答,“臣缺席了第二日的早朝。”

“你啊你!就这一次,你还记得比朕都牢。”陛下笑骂。

那人微笑轻咳一声,言归正传:“黄河水利是民生大事,汛期多有危险,不可不从国库拨备提前加固,早做准备,请陛下恩准。”

陛下不回答他的话,却答非所问:“爱卿,你说这酒的滋味如何?”

“初尝温润,回味甘冽,倒有些许霸道。”

“爱卿就像这酒,朕初尝时觉得温润,这些年来相知渐深,才发现你霸道得很。”陛下将酒缓缓饮尽,“朕的兄长患风湿腿疾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