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浮云半书> 第33章 凤凰台

第33章 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唐·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沈珍珠生长在江南吴兴水乡,据说刚出生时皮肤雪白,圆润玲珑像珍珠一样可爱,于是得了这个名字。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才怪。沈珍珠从满月开始,就越长越黑,直到黑得让五官的灵气全部被湮没。黑到她一个大活人站在别人面前,对方只能看到大大的眼珠,看不出鼻子眉毛在哪里。

俗话说一白遮百丑,黑成这样的姑娘,自然也就和漂亮无缘。小伙伴们在一起玩时,男孩不愿意理她,女孩们欺负她,不知道是哪个顽皮的孩童呼喝她时,故意把重音落在最后一个字上,叫成“真猪”,于是“沈真猪”这个外号就传开了……大家都故意拖长了声音,叫“真猪——”

“猪……!真猪——”

转眼沈珍珠到了及笄之年,沈家在江南吴兴是大户人家,与城南的堇家是世交,堇家四郎堇遥刚及冠,双方家长有意结亲,八字都合过了,谁知道堇四郎抵死不肯:“那沈珍珠黑得像猪一样,从小就有‘真猪’的外号,我再怎么也不能娶一头猪做娘子!”

沈珍珠原本对爱情懵懂无知,也不是非要嫁给堇四郎不可,但这话一出,街头巷尾顿时将堇四郎的话传遍,听到的人无不哈哈大笑,茶余饭后的谈资都少不了沈家的猪姑娘,媒婆也都不大好意思登门了。

换了别的少女,只怕要以泪洗面,甚至悲愤上吊也说不定,但沈珍珠只是默默地吃了比平时多两倍的饭,喝了一大碗汤,然后没心没肺地出去玩。

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城郊的一处旧城墙。

城墙孤独伫立在江水边,还有一座年代同样久远的高台相伴。四周荒草离离,远山绵长如思念,偶尔有一两只白鹭飞过。

《尔雅·释宫》中说:“四方而高曰台。”听说这高台是战争时用于瞭望用的,也有传说这是凤凰曾经栖息过的地方,得名叫“凤凰台”。宽阔的城墙像想要围住什么,保护什么似的,而凤凰台高高耸立,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鸟。

沈珍珠习惯躺在城墙下看天,碧蓝的天空中浮云聚散,鸟影成片,要是……她也能飞就好了。沈珍珠羡慕地想,就可以自由地去远方,就不用听那些围绕着她的嘲笑,她可以高高地飞起,把烦恼像尘埃一样抛下。

夕阳照在江面上,也照在沈珍珠的眼皮上。她半闭着眼睛,突然感觉耳边有点痒,有什么轻飘飘的东西吹在耳畔,像是风,又像是母亲的手,又暖又柔。

她忍不住伸手去挠痒痒,却摸到一片柔软——

是什么东西?

少女疑惑地坐起身来,只见被自己捏在指间的竟是一根黑色的羽毛,阳光下色泽如水流动。

这羽毛从哪里掉下来的?沈珍珠确信,刚才天空中并没有鸟飞过。

羽毛触手轻盈,沈珍珠心里却莫名沉甸甸的,忐忑不安,像是某种离奇的命运被她握进了掌心。

迟疑着,沈珍珠将这枚羽毛揣进了怀中。

回到家中时天已经黑了。这晚沈珍珠睡得不踏实,背后有点痒,像是被蚊子咬。

她半夜迷迷糊糊地醒来,伸手去挠后背,却突然摸到了什么东西。睡意一下子清醒了大半,沈珍珠又摸了几下,突然尖叫出声:“啊——!”她的背后是……是什么东西?

慌慌张张地用颤抖的手把灯烛点亮,沈珍珠扭过头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到了什么?

在她后背上长出了一双滑稽的小翅膀,虽然黑乎乎的,但是的确是翅膀无疑,上面还有厚而密的光滑的羽毛。一着急冒汗,沈珍珠头上也有点痒,她拿过铜镜,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铜镜立刻失手掉在地上!

镜子里的少女头上长出了猪耳朵,身后伸出了猪尾巴……

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被人叫成猪已经够可悲了,更可悲的是,她真的变成了猪!

发生了什么?

沈珍珠的枕边还放着白天捡来的黑羽毛,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又像一只深黑嘲弄的眼睛,在暗夜里静静地与她对视。

她迟疑地动了动翅膀,可是那翅膀太小了,根本飞不起来。沈珍珠试了几次都失败之后,又害怕又沮丧地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这晚,她许久没有睡着,到天快亮时才有点睡意。

第二天日上三竿,门外传来的声音将沈珍珠吵醒。她睁开眼睛看到阳光,第一反应是猛地坐起来!恐惧地伸手挡住自己的后背……

出乎意料,触手是光滑的皮肤,并没有什么翅膀。

她慌忙拿过铜镜,镜子里的脸和往常一样,蓬头散发、漆黑似炭,眼睛里写满惊恐,但翅膀和猪耳朵都消失不见了。

沈珍珠愣了一下。

……莫非,昨夜只是一场梦?

只听门外传来仆人敲门催促的声音:“小姐,有客人来了,郎君让你赶紧到厅堂去!”

大厅里来了客人。

那是三个有点眼熟的少年,爹似乎很高兴,与他们说着什么。看到沈珍珠过来,爹朝她招招手:“珍珠,看看谁来了!”

少年们都站了起来,年龄最大的那个开心而有礼貌地说:“珍珠,几年不见,你更黑了!”

“……”

这下,沈珍珠终于认出了他们:“堂哥?”

沈家远在楚地的亲戚,也是沈珍珠的三个远房堂哥——沈缁衣,沈风轻,沈夜舒,他们这次到江南来游玩,住在沈家。

三个堂哥小时候都笨得可以,现在长成了圆润肥美少年,但是话痨属性还是没变,对着沈珍珠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就在这时,沈珍珠突然发现,厅堂里还有一个少年,笔直而冷淡地坐着,并不参与他们的谈话。

从小生长在温润水乡,沈珍珠从没见过这样峻拔的人,神色冷漠孤傲,没有佩剑也没有带刀,坐如巍峨青山。

“这是叶铿然哥哥!”老三顺着沈珍珠的视线看过去,兴致勃勃地介绍,“这次和我们一起来江南玩,他以前做过皇家金吾卫的,可厉害了!”

“叶哥哥刚刚辞官回家,我们看他一天到晚闷在屋子里,怕他闷坏了,就拖着他出来玩!”

看上去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放着大好前途的皇家侍卫不做,辞官回家了?沈珍珠好奇地悄悄打量对方,对方冷漠的目光扫过来,点了一下头,算是招呼。

从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跟沈珍珠说。

“走,我们出去逛逛!”三个堂兄兴致勃勃地拉着沈珍珠出去玩。

江南美景,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几个人走在大街上,沈珍珠本来有点不情愿,突然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人,那点不情愿突然就……变成了非常不情愿!她简直后悔跟着他们出来了。

老大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疑惑地问:“珍珠,你在看谁?”

沈珍珠黑着脸不理他,哦不,她的脸一直都是黑的,只是闷声咬着牙不说话。

不远处走来一个绿衫公子,手中附庸风雅地摇着折扇,神色有点紧张古怪,似乎赶着去做什么事情。

比较聪明的老二突然明白了什么:“难不成……那个就是堇四郎?”

看他形迹可疑,老三起了捉狭之心,拉了一把几人:“跟上去瞧瞧!”

几人跟着堇遥来到一个隐蔽的山洞,大夏天的山洞里却冷飕飕的,石壁偶尔传来水滴声,在寂静中显得格外阴森。

仔细看去,洞里还有一潭幽深的碧水,只见堇遥停在潭水边弯下腰,光线很暗,看不清他在做些什么。

就在这时,老二不小心踢到了脚下的石子,顿时一声轻响。

堇遥警惕地回过头来,厉声喝问:“谁在那边?”

眼看他走了过来,几人这才看清他手里除了折扇,还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沈珍珠有点害怕,躲也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抬起眼。

“是你?”堇遥脸上露出嫌弃鄙薄的神色,“你跟踪我?”

沈珍珠想要反驳,张了张嘴却一阵心虚反驳不出口。关键时刻,只听沈家老大毫不客气地说:“大道朝天,各走两边!我们带着珍珠妹妹来山洞里玩,谁跟踪你?不要太自恋啊娘炮!”

最后两个字显然有相当的杀伤力,堇遥的脸色变得难看:“那就离我远点,我最讨厌丑八怪。”

随即又补上一句:“不要靠近我,丑会传染。”

丑会传染。

会传染……

这句毒舌简直万箭穿心,沈珍珠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旁边的老三说:“喂!你长得也就那样而已,别自以为是了。”说话间指着旁边的叶铿然,“看到没?我家叶哥哥比你好看多了!”

叶铿然莫名其妙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