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浮云半书> 第34章 白帝城

第34章 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唐·李白《早发白帝城》

大唐开元年间,暮春时节,恰逢地方官吏和边关将领到长安来向宰相述职。

宰相张九龄风仪俊美,恪守古礼,很少有官员敢于在张相面前逾礼,更不用说敢仪容不整了。

所以,当巴州刺史公孙不器嘴角撕裂、鼻青脸肿地来述职时,张九龄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公孙不器是个粗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直爽地大着嗓门儿说:“丞相,我这是被新科探花郎打的。”

公孙不器又说:“不打不相识!探花郎年少英雄,除了没节操之外都很好,很好!”

探花郎姓裴名昀,不巧正是张九龄的学生,金榜题名时十五岁。

这天回到家里,年少英雄的裴探花哭着被张九龄罚抄了一百遍《礼记·大学》,从此和公孙不器结了仇。

十几日后,公孙不器打点行装准备回巴州。

曾经气宇轩昂的朝廷命官一身破烂的苎麻布衣,垂头丧气,牵着一头赊来的跛脚驴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里流落到长安的乞丐。

想当初公孙不器来长安时,带着整车绫罗绸缎,骑着银鞍的突厥骏马,好不风光;如今却只能欠债赊一头蠢驴子。而借铜钱给他买驴的不是别人,正是裴探花。

——这些天来,裴探花见公孙不器一次,就笑吟吟地拉着他去赌场一次,直到他输得裈裤也抵押在赌场。

同榜状元杜清昼有点于心不忍:“他拖家带口的,这跛脚驴子哪里驮得动?你至少借给他一匹马,反正利息以后去收。”

裴探花和杜状元都来自岭南,师出同门,从小一起长大。裴昀被罚抄《礼记·大学》时,杜清昼也没少熬夜共患难。

裴昀拎出一串铜板:“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赊给他一匹马。”

公孙不器感动得热泪盈眶地伸出手,却听裴昀说:“马可以借给你,不过,利息我现在就要收。”

这一刻,公孙不器的热泪终于滚落了下来……见过抠门的,没见过这么抠门的;见过记仇的,没见过这么记仇的。

公孙刺史没有钱了。魁梧的中年汉子咬紧牙关,突然满脸屈辱地开始脱衣服。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裴昀后退两步,大声喊:“停——!我只收财,不收色。你不要误会!”

啊不对,你一个糙汉子有什么色啊?

啊呸呸!就算有色,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我只剩下这件值钱的东西了。”公孙刺史外表粗犷凶恶,却满眼细腻的委屈,老老实实地从最贴身的衣兜里摸出一颗珠子,认真地说,“这是我家祖传的宝贝,寻常人不识货的。”

“……”看着公孙刺史真诚的双眼,裴昀“呵呵”冷笑了两声,那哪里是什么珠子?根本就是一块地上捡的稍微圆润点的石头!什么寻常人不识货,白痴才会识这种货吧!

杜清昼在旁边拉了拉他的胳膊,意思是:太可怜了都拿石头来当珍珠了,衣服也脱了,看在他拿生命在演的份上,放过他吧。

裴昀终于摆了摆手。

好吧!成交。

这颗毫无光泽可言,颜色也灰不溜秋的珠子被交到杜清昼手中保管。

本来杜清昼不想要,说扔掉算了,裴昀想了想,说:“留着吧,明年公孙不器再来长安,让他拿钱来赎。”

“……”果然是勤俭持家的典范!

于是为了在来年收钱,杜清昼把珠子好好地收了起来。

谁知道就在这天晚上,出了一件怪事。

夏夜清凉,庭院里的竹子沙沙作响,偶尔传来几声零星的虫鸣。两个少年同吃同住,内室的灯烛还燃着,裴昀早早趴在床上睡觉了,杜清昼还在秉烛夜读,突然,屋子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离蜡烛远点!啊喂少年!”

杜清昼愕然抬头,以为是自己幻听,结果听到那声音再次响起,一副没好气的语气:“烛烟简直熏得朕要打喷嚏。”

朕要打喷嚏……

朕要打喷嚏……

朕要打喷嚏……?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杜清昼在心中默念了三遍,视线茫然地在整个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到自己怀里……那颗毫不起眼的珠子上。

珠子在烛下仍然是平凡的样子,只是烛光在上面流动,如水波潋滟,又如一座光的囚笼。

“是你在说话?”杜清昼用力睁大眼睛,“你是谁?”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朕就是朕!”

杜清昼慌慌张张地推醒裴昀,后者睁开朦胧的睡眼,嗓音慵懒沙哑:“这么早天就亮了啊,什么时辰了……”

“裴豆豆!”杜清昼的声音发抖,“公孙不器给我们的珠子……”

裴昀连连打着哈欠,连眼泪都出来了:“嗯嗯?”发现杜清昼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冰凉发抖,才看了对方一眼:“你怎么了?怎么一副大白天撞见鬼了的表情?”

“现在不是白天,”杜清昼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珠子里也没有鬼,但,似乎有妖怪。”

见过自恋的妖怪,没见过臆想症这么重的。

这个妖怪坚持称自己为“朕”,绝不肯改口,裴昀摸着下巴问:“哦,你是什么皇帝?”

妖怪沉默了一会儿:“朕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换个问题,你有什么用?”

妖怪似乎又愣了一下。

“这年头妖怪也是多,”裴昀一脸不太感兴趣的表情,“没用的话,就请你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不要吵我睡觉。”

妖怪再次沉默了一下,愤然说:“朕可以日行千里!”

裴昀抬了抬眉毛:“哦,走得很快?”

“必须的!”

“听上去有点意思,”裴昀终于看了它一眼,笑眯眯地说,“等天亮了我们去买酸辣豆腐吧!”

“什么?”妖怪似乎一下子没听清。

“我们住在城东,长安城最好吃的那家酸辣豆腐摊在西坊,平时过来一趟要足足两个时辰的脚程,回到家豆腐都凉了。想吃还得大清早去排队,”裴昀认真地说,“不能睡到自然醒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没有酸辣豆腐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世间最大的美事,莫过于睡懒觉起来还能买到酸辣豆腐。”

“……”

妖怪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受了莫大侮辱:“哼,此等小事,朕现在就带你去!”

眨眼之间,四周的景物倏然消失了,两个少年眼前一片白花花的水汽。

可以确定的是,这绝不是他们的房间。

杜清昼有点惊悚地拉住裴昀的胳膊:“裴豆豆!”

裴昀也有点摸不清状况,这是哪里?真的是酸辣豆腐铺?难道是豆腐还在蒸?

不对,这屋子看上去似乎有点儿熟悉……

水汽中渐渐现出一扇清雅的丝质屏风,木制的浴斛,影影绰绰可以看见宽衣解带准备洗澡的人身材修长,后背白皙。对方似乎听到响动,回过头来——

“……老师?”

想要夺路而逃已经晚了。

什么日行千里!不靠谱的珠子只把他们带到了府中的浴室!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张九龄皱眉,脸色也微微泛红,不知道是水汽蒸腾,还是涌上双颊的薄怒。

“我……我们……”杜清昼简直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从来不跟着裴昀胡闹的他,再怎么也解释不清突然闯入这件事,总不能说是专门来偷看老师您洗澡的吧!说自己被一颗珠子给坑了,谁信?

“啊哈,我们走错房间了。”裴昀迅速而镇定地微笑,“今晚雾太大,一个不小心就敲错了房门呢。老师有事弟子服其劳,要不要加热水?”

“……”

屋外传来两声青蛙的叫声:“呱——呱——”

这个夏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两个少年顶着黑眼圈被罚抄《礼记·大学》,一人一百遍。

桌上摊着横七竖八的纸,闯了祸的珠子毫无悔意,在纸上打了个滚,厚颜无耻地说:“朕先睡了。”

“你这是什么日行千里啊?”杜清昼黑着脸从成堆的纸张中抬起头来,“说好的豆腐铺在哪里?谁叫你把我们送到浴室去的?而且还在老师洗澡的时候!”

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冤屈的杜状元,从此和谦谦君子的形象无缘了。积攒了十八年的节操,就此荡然无存。要是揍一颗珠子有用的话,他已经把珠子往死里揍了。

“朕以为你们说的豆腐,是美人的豆腐。”妖怪死要面子,嘴硬地砌词狡辩,“张九龄风华绝代,难道不算美人吗?想当年朕春秋鼎盛时,后宫多少佳丽都被朕吃过豆腐……”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