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浮云半书> 第37章 睢阳道

第37章 睢阳道

接战春来苦,孤城日渐危。

——唐·张巡《守睢阳作》

张巡相信自己活不过今晚了。

四万大军兵临城下,他带着数千衣衫褴褛的士兵,迎战乌云般席卷而来的敌军。

城楼之下,巨大的木柱一下一下撞击着城门,也一下一下撞击着张巡的心门。滚滚浓烟燃烧,张巡喉咙干渴,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沫。

不断有士兵坠落城头,不断有鲜血染红砖石,火把从城头投了下去,惨叫声从云梯上传来,但更多的人冲杀上来。

“迎战!”张巡厉声大喝,“把床弩推上来!朝东南方向射箭!”

……

大型床弩能发出十尺长箭,射到四百步开外,哪怕是叛军用轒辒车攻城,也能轻易射穿车身!

长箭如羽射了出去,敌军的轒辒车纷纷翻倒,严整的阵形暂时被破坏。

“再射!”

身下这座孤城屹立在叛军的包围中,没有救援,没有粮食,甚至很久没有从外界传来的消息,城被围得水泄不通,封死如铁桶。

张巡白日用火攻守城,阻止叛军攻城;夜里带人突袭敌营,自己冲杀在队伍的最前方。这座孤城屹立在叛军的包围中,奇迹般地坚守了六个月。

但,就算是奇迹,也有用尽的时刻。

“张御史,南边的城墙守不住了!”

“东边已有敌人攀爬上来!”

……

一座座云梯竖立,叛军正在悍然攀登。从城墙投下去的利箭、石块、火把,都被潮涌而至的军队淹没,睢阳城像是海上的孤舟,随时都会覆没。

这已是城中粮草断绝的第七日。

天已黄昏,黑暗正一寸寸吞没远山,张巡死死握着手中的刀,浑身衣襟都被汗水与血水湿透,他的脚像被铁水浇铸过一样,钉在城墙之上,不肯后退。他有些绝望地想,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吗?

暮色中的孤城静静伫立,城墙上血迹斑驳,没有悬念的战场仿佛一张无声的画纸,渐渐被黑夜吞噬殆尽。

就在这时,张巡耳边突然传来士兵们的大喊声:“粮草车!城东有粮草车!”

张巡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在城东目力能及的地方,数百辆粮草车正蜿蜒行进而来。

是援军来了?!

狂喜让张巡心头跳动,绝境中再次泛起了一丝希望,可很快他的心又坠入了谷底——数百辆粮草车在睢阳城外不过一里的距离,攻城的叛军也发现了粮草车,很快作出了反应。

叛军兵分两路,一路继续攻城,另一路朝粮草车冲杀而去。面对装备精良的骑兵,粮草车就如同俎上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与瓜分,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洗就在眼前。

很快,叛军对粮草车形成了合围,而且包围圈越缩越小,就在这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

“轰——!”

烈焰冲天而起,像是滚烫的夕阳倾翻在大地上。

几百辆粮草车在残阳下熊熊燃烧,原本渐渐吞噬大地的夜色也被驱退,那光芒狂傲得太过明亮,仿佛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所有不可改变的法则。围攻的叛军离粮草车太近了,他们的包围圈缩得越小,越密不透风,此刻所受的冲击就越大,砂石混合着人马斜飞出去,一片惨叫哀嚎。

——原来,这些粮草车里所装的,并非粮草,而是火药!

唐时已有火药,但远未大规模地运用于战役中,懂得用火药作战的名将屈指可数,面对突如其来的爆炸与烈火,叛军几乎毫无防备,损失惨重。

“张御史!你看城西!”士兵大声喊。

张巡猛地转头,然后,他看到了自己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景象。

从睢阳城头俯瞰,能远望到宽阔大地之上,强烈的色差冲击着人的视线,就像一轴壮美、诡异而惊艳的图画在血腥的战场挥毫,在天地间浓烈地泼墨——城东是一片金红色火海炼狱;而城西的天际如海般深邃幽蓝,夜色初降,树林道路都沉浸在静谧的露水中。

一弯淡白色的新月映照下,数百辆粮草车正徐徐行来。

张巡从震惊和惊喜中回过神来,大声命令士兵:“侦察兵立刻轻骑出城,西门一探虚实!”

“是!”

侦察骑兵很快回到城下,西门缓缓打开。真正的粮草车依次行入,竟然没有护送的骑兵,只有一个戴着斗笠的赶车人。

赶着粮草车的人一身月色,身穿农夫的粗布衣服,只见他摘下斗笠,单手执缰,暮色中一双眼睛如寒潭星辰,光华摄人。

连身经百战的张巡,也突然心生莫名的敬畏。

“吁——”对方勒住马缰,露出灿烂的笑容,“张御史,给你送粮草来了。”

“只有……阁下一人?”张巡实在无法想象,刚才那可怕的诱敌与反击,此刻闲庭信步地驱车入城,那声东击西的奇谋,深入孤城的胆略,都出自这样一个年轻人之手。

“我只是个跑腿的,金主在这里。”高大修长的人跷着腿,朝车里做了一个手势。

粗布帘子微微掀开,一个梳着辫子的娇憨少女好奇地探出头来,拍手说:“终于到了!”随即兴奋地跳下车,仰头朝车里说:“叶哥哥,你下来,我接着你!”

一只苍白的手扶住少女的胳膊。

那走下车的,竟然是一个失明的年轻人。

青衫人神色冷峻如冰,眼神毫无焦距地看着前方,肤色也显得过于苍白,身形却是军人般的修长笔直。

“阁下是……?”张巡难掩神色中的震惊。

“我姓叶,来自复州。”对方声音清冷。

复州竟陵郡叶家,是大富之家。当年开元全盛时期,宰相张九龄在位时安抚民生,藏富于民,小户人家也仓廪丰实,中原望族更有丰厚的积累,安史之乱爆发后,国难当头,朝廷粮草补给不够,也多次向这些大家族筹款筹粮。

可惜因为战火阻隔,即便中原几大世家有心支持前方军队对抗叛军,钱粮也往往无法运送到前方。

这一次,粮草竟然送到了睢阳,而且一下子就是数百车粮食。

士兵们开始从车上往下搬粮草,他们惊喜地发现,车里装的东西远比他们想象的多。除了粮食,还有八百匹布,五百长枪短刀,许多珍贵的治伤草药。

“几位雪中送炭,救了睢阳城上万百姓,请受张巡一拜。”张巡正要拜下去,突然臂间一麻,那赶车的年轻人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似乎也没怎么动作,却稳稳阻止了他的长揖。

“你也不用谢我,”对方的眸子深邃带笑,“粮草只够支撑三个月,能解燃眉之急,但解不了城中长久之困。”

他唇角笑意像春日多情的远山:“另外,我并不是为了帮你才来睢阳,而是来找人的——你可见过一个穿绿衫的女子?”

“这是我的未婚妻,我接到确切消息,她如今就在睢阳城。”年轻人从怀中取出一轴画像,画上的女子绿衣婷婷如荷,腰间挂着一把杀猪刀。

张巡仔细端详画像,终究抬起目光,摇了摇头:“我从未见过阁下画中的女子。”

随后,他又询问了身边的将领和士兵,都没有人见过。张巡将画轴交给贴身近侍:“所有来领粮食的百姓,都请他们来认这幅画像,问是否有人见过!”

“是!”那名侍卫接过画,满面尘灰血渍,仍依稀可见眉眼俊秀,但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接画的手不大对劲。

军人风吹日晒,大多不拘小节,身为张巡的贴身侍卫,也是经历过生死沙场的,却戴着一副手套,严严实实裹住了自己的双手,一寸皮肤也不外露。

——他的双手不能见人,是有什么隐衷?

不断有百姓排队来领粮食,个个都摇头说没见过。

终于,一位农夫看着画像挠挠头:“我好像见过这个姑娘,穿绿衣裙的,腰间挂着一把杀猪刀——和这把刀挺像,对,很像。她怀里还抱着一只鹅,”他挠了挠头,“但那是去年的事情了,就是张御史率兵刚进城那会儿。”

再问他细节,时间太久他也记不清了,当时兵荒马乱,他也不记得具体在哪里,只说女子怀中抱着鹅,那鹅羽毛油光水滑,长得很精神。

鹅?

白衣年轻人沉吟片刻,目光扫过人群,最后落在张巡脸上:“张御史,我想在城中叨扰些时日。”

黄昏时分,张巡让士兵为几人收拾了一间房屋,虽然简陋,倒也还宽敞。

“战时条件艰苦,委屈几位了。”张巡望向裴昀,恭敬拱手,“还未请教阁下尊姓?”

“有点麻烦呢,”对方微微一笑,眸子幽深如潭,“我是个死人。”

冷风吹进屋子,就在张巡一脸错愕时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