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首辅娇娘> 954 洞房之夜(二更)

954 洞房之夜(二更)

顾长卿的接亲阵容十分庞大,除了威风凛凛的顾家军外,还有三个亲弟弟——顾承风、顾承林、顾琰,外加一个也被视作亲弟的顾小顺。

四人都穿着同款的宝蓝色锦衣,身姿笔挺,容颜清俊,妥妥的古代版最高颜值伴郎团。

萧珩的伴郎之所以没有获得此殊荣,主要是小净空一人不足以成团,那是solo。

上一次京城如此热闹还是昭都小侯爷迎娶安国公的千金,阵仗堪比阅兵,顾家军的少主娶妻,自然也不能差了。

伴郎团颜值太高,吸引了大片目光,可要说最让人想尖叫的还是万众瞩目的新郎。

顾长卿自记事起,不是在军营练兵就是在沙场征战,银甲是他穿的最多的衣裳,冰冷如他的阎罗之称一样。

今日,他换上了一生只穿一次的新郎喜服,瞬间变得倾城绝艳,艳若桃李。

继首辅大人娶妻后,姑娘们的芳心再次碎了一地,这样的绝色男子,终于又是别人的了。

袁家。

袁宝琳的闺阁中,袁夫人哭成了泪人。

她女儿自幼体弱,不得已放在道观养大,好不容易褪去一身道袍,就换上了女子的嫁衣。

袁宝琳一袭凤冠霞帔,没了女道士的清冷,唇珠红润,明艳动人。

袁宝琳安慰自家娘亲:“娘,你别哭了,左不过是嫁个人,又不是以后都不不回来了。”

袁夫人拍了一下女儿的手,瞪着女儿哽咽道:“你当然不能随便回来!你嫁了人,就是新妇,在婆家要守规矩的!”

袁宝琳撇撇嘴儿。又不是真的夫妻,她和顾长卿的协议上都写清楚了,她随时能够回娘家,顾长卿不得阻拦她。

至于立规矩一说,顾长卿给她行方便,她自然不会让他难做,表面功夫还是能尽力的。

袁宝琳无奈一叹:“知道,知道,您已经唠叨了八百遍了,我都可以背下来了。”

袁夫人用帕子抹了泪:“那还不是因你自幼在道观长大,我担心不懂你俗家规矩。”

袁宝琳道:“我懂,我可懂了。”

话本上都写了,她学着呢!

“姐……”袁彤也哭着走了过来,抱住她姐道,“我舍不得你……”

“好啦好啦。”袁宝琳一边安慰娘亲,一边安慰妹妹。

一旁的十全妇人看得一愣一愣的,见过新娘与母亲抱头痛哭的,还没见新娘子淡定安慰一大家子的。

吉时到,袁宝琳的哥哥将她背出了闺房。

袁彤在后面一路小跑地哭着:“姐……姐……”

顾长卿接到了新娘子,拱手拜别岳父岳母:“父亲、母亲请放心,我会好生照顾宝琳。”

袁夫人泣不成声。

袁父红着眼眶,重重地拍了拍顾长卿的肩膀:“记住你说的话,去吧,宝琳交给你了。”

顾长卿人一走,袁父转过身,一只大手罩住脸,嚎啕大哭:“呜啊……宝琳嫁人了……”

正哭得伤心的袁夫人身子一抖,见了鬼似的看向自家男人。

——冷不丁碰上一个比自己还能哭的,她惊得都哭不出来了。

迎亲的队伍热热闹闹地来到了定安侯府。

顾长卿翻身上马,来到花轿前,伸出指节修长的手。

袁宝琳原本打算自己走下来的,忽然自盖头下瞥见了那只伸过来的手。

她愣了下。

她明白做戏做全套的道理,只是牵一下手应该也没关系。

她把自己柔弱无骨的手轻轻地放在了顾长卿的掌心。

顾长卿缺乏与女子相处的经验,长大后唯一亲近过的女子是妹妹,妹妹的手上有劳作与打仗落下的茧子和伤,袁宝琳的手却有些不一样。

这是一只娇弱的手。

他很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她的手给折断了。

他将新娘牵下马车。

喜婆这才拿着红绸姗姗来迟,方才出了点岔子,幸好新郎已经将新娘子接下花轿了,不然多尴尬。

她笑着将红绸递到一对新人的手中。

二人抓着红绸往府内走去。

新娘子需要跨马鞍与踩瓦片。

跨马鞍时十分顺利,可到了踩瓦片时,一旁的顾小顺却倒抽一口凉气,拍拍顾琰小声道:“那是我的水泥瓦!谁拿错了!”

“什么水泥瓦?”瓦片是顾琰拿的,他拿了最薄的一片,就是为了好踩碎啊。

顾小顺绝望地抓住自己的脑袋:“完了完了,这种瓦片是姐教我做的,我拿来给夫人补屋顶的嘛……我都踩不碎!”

在昭国的习俗里,新娘子若是踩不碎瓦片,会被视作一种不祥与不贞洁的预兆。

袁宝琳对此一无所知,她抬起一只脚踩了上去。

顾长卿眸光扫过那块瓦片,一眼察觉出不对劲,几乎是袁宝琳的脚刚刚落下,他便双指一并,打出了一道内力,震碎了她脚下的水泥瓦。

袁宝琳看着被自己踩成齑粉的瓦,目瞪口呆道:“咦?我这么厉害呀?”

顾小顺竖起大拇指:“大嫂……好脚力啊……”

顾长卿不动声色地牵着袁宝琳进了大堂。

顾侯爷与姚氏坐在高高的太师椅上,顾侯爷笑得看不见眼睛,姚氏也很高兴。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袁宝琳与顾长卿没掌握好距离,又拜得特别实诚,脑袋一下子撞上了。

“哎哟!”袁宝琳疼得发出了一声痛呼。

顾长卿神色一僵,低声道:“抱歉。”

围观的宾客们笑作一团。

新娘子先被送入洞房,她坐在了被顾小宝滚过的婚床上,顾长卿看了她一眼,对她道:“我去外面招待客人,你要是饿了,就先吃点东西。”

袁宝琳说道:“那你先帮我把盖头揭了。”

二人是假成亲,盖头谁揭都一样,但既然袁宝琳提出了这个要求,顾长卿还是拿起了桌上的玉如意,把她的盖头挑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熟悉是因为他毕竟认识,陌生是因为她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

女儿家的娇娇软软、灿若明霞,被她的一身行头衬托得淋漓尽致。

袁宝琳也是头一回见顾长卿如此喜庆:“你穿喜服还挺好看。”

冠绝昭都的何止小侯爷,还有这一位顾家少主啊。

“你也是。”顾长卿礼貌地回应了一句。

袁宝琳笑了笑,想到什么,看着他问道:“今晚……”

“今晚我睡地上。”顾长卿说完,见她一脸惊愕,以为她是认为此举不妥,解释道,“洞房之夜若是我不在,会有人说我嫌弃你。”

袁宝琳讪讪一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我能不能不等你,先睡?”

顾长卿:“……”

“可以。”他说道。

袁宝琳又问道:“那,会有人来闹洞房吗?我要不要准备一下?”

顾长卿风轻云淡地说道:“不会。”

目前放眼全京城还没人敢来闹他的洞房。

萧珩与上官庆倒是敢,可前者没这么恶趣味,后者不在昭国。

袁宝琳这就放心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好。”顾长卿转身出了屋子。

他吩咐了一下暗卫,来闹洞房者一律扔出去。

不多时,顾小宝过来了。

袁宝琳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小豆丁,好奇地问道:“你是谁?”

“小宝。”顾小宝自报家门,“你是我大嫂吗?”

袁宝琳想起来了,顾长卿有个小弟弟,好像就是叫小宝。

她笑着说道:“对呀,我是你大嫂。”

“哦,那这个给你。”顾小宝将自己手里的迷你版小食盒双手递给她。

小食盒与大食盒长得一样,都有几层抽屉,也都有一个手柄,像是给小孩子做的过家家玩具。

这家人真有心,对孩子也细致到了极致。

袁宝琳接过来,打开后一阵令人大快朵颐的酥香扑鼻,她一层层拿出来,才发现全是吃的。

有肉有菜也有包子点心,全都小小个,十分精致。

“你大哥让你送的?”袁宝琳问。

“嗯。”顾小宝点头点头。

顾小宝对于不能去接亲表示不满,顾长卿为了让他也有参与感,于是将此重任交给他。

但顾长卿绝没料到他会讲究到让厨房做自己的专属小菜肴、用自己的专属小食盒送来的地步。

——不愧是和净空一起长大的孩子。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