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德尔菲尼亚战记> 外传4 国王的受难 第一章《公主诞生前的七天》

外传4 国王的受难 第一章《公主诞生前的七天》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Mark54

国王在戏剧性地夺回王位后不久,又一次剧烈震动了寇拉尔城。

这是因为国王提出要“收养一个养女”。

他说,一位没有与王室有血缘关系的人,将成为德尔菲尼亚的公主。

当然,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如果是个多多少少与王家有连贯血脉的女孩还好,可这是个出身不明、来历不明的姑娘。

而且也不是德尔菲尼亚人。

城内一片混乱。

当时很多人都感叹,陛下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即使不完全赞同国王的这番滑稽发言,也有不少人低调地接受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女官长卡琳。

现在没有王室女性住在白亚宫里。

于是后宫空空如也,女官长便对部下的侍女下达了种种指示,让她们整理出适合年轻姑娘的房间,然后和穿得跟山贼一样的少女对话。

“已经在本宫里准备好了房间。”

“啊?”

少女惊呆了。

她潜伏在王宫已经有几天时间了,至今仍未在本宫里起居。

因为现在也算是个温暖的季节,所以她就在山里露宿。

从来没有在本宫里那壮丽的餐室露面,即使是吃饭的时候也是如此。

因为是在人山人海的寇拉尔城,所以不管是城郊还是外城都不缺提供食物的地方,少女似乎混进了位于外城的拉蒙纳骑士团的宿舍,又接着混入了普通士兵们的食堂中。一旦藏起了金发,少女看起来就像个小人物——只是腰上的一把大剑对小人物来说好像不太相称,但或许因为是用布裹着带在背上,这一切并不显眼。

卡琳已经从部下的侍女那里听到了这样的情况。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管教她,但国王既然已经宣布“要把她作为养女”,就应该马上对这个少女进行彻底的调教。

“不能让成为我国公主的人露宿街头。所以请到这边来。”

少女虽然依旧无法释怀,但还是耸了耸肩,乖乖地跟着卡琳。

哪怕是能在城内随心所欲走动的少女,也还是第一次进入这里。

不管在哪个国家,前朝都是男人们工作的地方,也是迎接客人的正式场合。

与此相对,后宫的是国王的私人住宅,王妃和国王的孩子们就住在里面。

少女一边在走廊里走着,一边好奇地观赏着迎客的装潢。

这里与宫殿表面的部分截然不同。

白亚宫是少女迄今为止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比任何其他建筑物都新潮的建筑物。

特别是表面部分,是给人以灵巧风格印象的雄伟宫殿,而到了这里,虽然同样是很气派,但柱子的构造和天花板的装饰却使用了柔和的意象。

女官长在一扇房门前停下脚步。

“请跟我来一趟。”

有两名侍女在那里等候,为少女打开了房门。

里面分成几间内室。

宽敞的起居室、阅读室和卧室。

起居室的地板是镶木的,色彩鲜艳,装饰华丽,壁纸上的是小花图案,一旁摆放着红金绸缎的扶手椅,拥有优美曲线的装饰物品和铜制桌子等。

阅读室为了采光而费了很多的心思,里面还有着漂亮的写字台和摆放书籍的读书台。

当少女走到最后的卧室的时候,她说道:“这里很可爱。”

卧室里面使用了蓝底金星的壁纸,厚厚织物被放置在的带有纱帐的床上,白色的薄纱就这样静静地下摆着。

少女一言不发地盯着床铺,深深地叹了口气。

“是要我睡在这吗?”

“是的。”

“这真是让我不安啊,这里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吧?

“那是当然的,因为这里以前是公主所住的地方。”

少女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惊讶,因为她根本不承认自己在这个国家的身份。

虽然相识不过十天多天,但卡林似乎从一开始就对来历不明的自己格外尊重,并给予了教诲。

“即便如此,也要叫我公主大人吗?”

这真的让自己很吃惊。因为多少有些意外,少女把自己的困惑和疑问坦率地告诉了女官长。

“那天说的话,你当真了吗?

“陛下不是那种会收回自己说过的话的人。”

少女露出非常怀疑的表情。

“怎么听都像是在说完事……”

那张脸诉说着。

“我要把你收为养女。”

这句话让自己大吃一惊。

说话的本人还是个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如果连妻子都没有的话,就算是被人质疑“:你在开玩笑吗?”也是理所当然的状况。

而在那之前,那个男人好歹也有着“国王”的头衔,这也是个大问题。

少女对于人类社会当中的各种道理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对于各种规矩也是不屑一顾,但即使是这样的她,作为国王的养女,对于国王的重要程度多少(到底是多少)应该有点认知。

最重要的是,公主(通常)在人们的认知中,应该是与国王有血缘关系的亲子。

少女叹息地摇着金色的头发,从卧室回到起居室,她并没有在室内坐下,而是说道。

“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可以轻易承认的事情。”

自己不是什么不明来历之人,而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外来者吧?

面对着冷静的少女,女官长露出了笑容。

这个异国少女对国王提议的认知是“违背了约定”,这再次让女官长感到佩服。

而少女并不知道这一点。

一般来说,至少是这个世界上的普通姑娘,听到这样的提案,只会有两种反应。

不是因为从天而降的好运而发狂,就是因为出现预想之外的事态而恐惧得发抖。

女官长想,如果是贵族阶级的小姐的话,前者会比较多,如果是庶民阶级的女孩的话,后者会比较多。

但是,这个少女不符合任何一种情况

女官长知道,还有一个人,虽然身处同样的状况,却做出了完全相同的反应,他一直想避免这种麻烦。

连那时的回忆都记得,于是她微笑着说:“在两年前,陛下也是这么说的。”

这一带的人都反对那个男人登基,他们说给乡野贵族的小孩佩戴王冠是不可能的,更是不应该的。

他本人也毫不避讳自己不想要王冠的态度。

少女虽然不知道男人当时的样子,但这并不难想象,于是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微笑。

还是说回到当时的对话吧。

“渥尔的情况,不是有上一任国王的遗愿这样无可挑剔的理由吗?这样的话,即使是在乡野长大的,接过王冠的话也一点都不奇怪。”

“那么,你就是那个即将成为公主的人,这一点也不奇怪。”

听到这句话,少女绝望地仰望着华丽的天花板,又转过头看了看女官长。

为了给年幼的儿子和国王的生母报仇,二十多年来,这个人一直把二人的死关在心里,毫不流露。

在此基础上,仔细冷静地观察王宫里人们的言行举止,确认真正值得信任的人是谁,可疑的人是否为熟人,并加以识别。

见到她的那天,她虽然是个身材矮小、胖乎乎的中年妇女,可胆子却一点都不小。

给不成熟的男人适当地送去支援。

这样的人居然率先答应了男人的提议,说要接受来历不明的女儿当自己国家的公主。

“女官长真的可以把我变成公主吗?”

面对一脸困惑的少女,女官长笑了。

“无所谓好坏,这都是陛下的意思。”

“就是说啊,如果国王说出这样无理之语,一般来说,女官长都会最先反对,必须要对方罢手才行,你应该替代渥尔母亲的责任吧?”

少女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担心那个男人,白亚宫的侍女们也浮现出不寻常的笑容。

“的确……国王收养孩子,这是史无前例的。如果要说心里话,我并不是完全没有想阻止你的意思,就算和陛下结为父女,也不能阻止你直呼陛下的名讳吧。

“你不是很清楚吗,费尔南伯爵那时候就说过,不能直呼陛下的名讳吗?

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女官长突然严肃地探出身子,用可怕的语气问道:

“听了伯爵大人的劝言,您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真不巧,我曾经说过,我对朋友都是直接用名字来称呼的,虽然他们也抱怨了很久,但我想伯爵大人最后还是同意了。”

“当然,你是同意了。”

女官长抬起额头,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望着成为了国王军胜利女神的少女。

“将军大人说过,多亏了您的安排,国王才得以见到费尔南伯爵的最后一面。”

少女也有着宝石般的绿色眼眸,很感慨地看着女官长。

这个人把伯爵的死归罪于自己

因为一心想为儿子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