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第1771章 如狐如虎的美妇人

第1771章 如狐如虎的美妇人

第1771章 如狐如虎的美妇人

岛国的商品经济是呈现一个关西活跃,关东闭塞的状态。

北九州博多港带动外贸的下关经济,堺港京都一线的商贸繁忙,经济繁荣的结果就是关西人的心态也更开放实际。

但是在关东大地,特别是苦寒的奥羽地区,商业不发达,许多地方还是自给自足的旧庄园制经济。

生存不易,没有试错空间,当地武家自然也是循规蹈矩,照着老办法过日子。

所以关东武家保守传统,近畿武家灵活变通,两者之间的差别很大,使得关东关西相互看不上眼。

岛民原本就有抱团排外的社会特点,关八州东西部都有矛盾,更何况是区别更大的关东关西。

在关西武家看来,关东武家抓着老一套的传统不放,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

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保有更多庄园制经济特点的关东武家眼中,关西活跃的商品经济导致社会尊卑失序,简直是不成体统。

越穷的地方越保守,奥羽山区,甲信山地等穷乡僻壤,至今依旧残留着惣领制的一些特点。

最上义光虽然有利用圣人的心思,但在斯波家越来越强的趋势之下,她对一门总领家的尊重,其实是有一些真诚的。

只是造化弄人,最上义光一次次的犹豫和运气不好的巧合,消耗了圣人本就不多的信任,才使得最上家陷入了当前的尴尬处境。

但别看最上义光此时缩手缩脚,但在奥羽一地,她也是出了名的强人,各种手段玩得贼溜。

可伊达政宗也好,最上义光也罢,到圣人座前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实力的差距不允许她们在义银面前耍心眼,只能老实。

义银对最上义光的高评价并非谬赞,比起伊达政宗这个有冲劲的愣头青,最上义光狡猾如狐,凶猛如虎,的确是奥羽一英杰。

最上家是斯波一支,其全盛期在足利幕府中期,随后开枝散叶,分家亲族在各地扎根,自立门户。

在伊达家攀上幕府的关系之后,最上家便逐渐式微。

为了抵抗来自伊达家的侵袭,村上郡与最上郡的地方武家联盟,抱团取暖,被称为最上八楯。

最上八楯中最有力的武家们来自最上家分家,所以在最上家与伊达家的争斗中选择支持最上家。

随后,奥羽霸主伊达家内乱,波及奥羽各地,伊达家一度衰败。

奥羽地区就像是一个小战国,各家以郡望为单位,相互征伐,混乱不堪,兴衰也是常事。

等到了最上义光这一代,她的弟弟嫁入了伊达家,她自己娶了大崎家的公子,但这也不妨碍三家之间打来打去。

最上义光是长女,在她继承家业的时候,伊达家与最上八楯都支持最上家的次女继位,导致最上家内乱。

通过议和,联姻,暗杀,突袭等方式,最上义光把最上八楯消灭的消灭,降服的降服,手段极其狡猾残忍。

义银可不敢被她现在的恭顺模样所蒙蔽,知晓这是个厉害人物。

说起来,伊达政宗是个有着林黛玉气质的病美人,最上义光也像是李纨一般温顺贤淑的美妇人。

但要是被她们的外表迷惑,真把她们当做了温良之辈,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伊达家与最上家这些年在奥羽地区越混越好,偌大的地盘总不是装可怜哭回来的吧?她们杀人的时候可是不会手软,眼都不眨一下。

义银盯着最上义光的脸,想着自己的心事,让最上义光心中忐忑不安,很是慌乱。

江户城正在举行临时大评议,她在这个风口浪尖之时跑到圣人驻跸的前庭跪求觐见,如果要仔细计较起来,确有逼宫之嫌。

斯波家与最上家的血脉渊源,已经是百年前的老黄历,最上义光抓着这点关系不放手,也的确很容易惹人生厌。

要不是她几次看错中枢走势,何至于窘迫到现在耍无赖的境地。

说起来,奥羽武家再厉害,能在本地混得风生水起,但对于奥羽之外的事,总是有些犯糊涂,伊达政宗是这样,最上义光也是这样。

反倒是伊达家历代的家督一直在派人进贡供奉幕府打探消息,每次站队都能稳当,一代代积累出伊达家在奥羽地区独树一帜的底蕴。

义银一直盯着最上义光看,不单单最上义光难受,带她进来的蒲生氏乡也有些不自在。

圣人不会是看上了这个貌美的奥羽妇人了吧?

蒲生氏乡想到此处,忍不住咳嗽一声,拉回了义银的思绪。

义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脸色不自然的两女,忍不住笑了笑。

“最上姬从最上郡赶来江户城,路途遥远,辛苦了。”

“外臣不敢,参与大评议是我等统战众的荣耀,怎么会辛苦。”

义银摸摸鬓角。

最上家督与大崎家督的统战众身份,他是早早就给了的,但这两家远在奥羽,自持山高皇帝远,从来不参与关东侍所的大评议。

这一次,最上义光倒是借着这层身份正大光明来到了江户城。

事实上,义银也许了伊达政宗的统战众身份,伊达政宗正派人四处送礼送金,估计很快就能通过大评议表决,成为新的统战众。

现在的大评议制度已经成熟,义银可以许人身份,但那人也要自己会来事,看在圣人的面子,大家是不会卡你,但程序总是要走的。

最上义光必须在伊达政宗正式进入大评议之前,得到圣人的谅解,不然最上家的处境就会更加被动。

而伊达家与最上家对于大评议的态度变得积极起来,也是义银乐见的事。

奥羽地区北部价值不高,最要紧的是连接北日本海的北陆道海运延伸线。

义银和户泽盛安睡了一觉,鼓励户泽家打通凑城,又准备把佐竹义重迁移到出羽南北之间,这就足够控制北部局势。

与关八州,越后等地关系密切的奥羽南部地区现状,大崎家灭亡,芦名家衰败,当前当地最强势的武家大名就是最上家与伊达家。

伊达政宗拿下了大崎家的南仙台,再加上自己手中的米泽,福岛,就差一个会津地区,她就能把持奥羽的大门。

最上义光控制了米泽以北的出羽南部一连串盆地,以及出羽南部沿海的庄内地区,势力仅次于伊达政宗。

山中幸盛麾下的加地景纲,本庄繁长,她们渗透的目标就是会津与庄内。

义银一边允许伊达政宗与最上义光降服,另一边也要让她们吐出一些好处,把关东侍所的触角伸进去。

这两个人的合作态度,也决定了奥羽南部武家对义银,对关东侍所的服从,这也是义银最终决定绕过最上义光的原因。

最上义光爱弟弟,爱孩子,爱家庭,的确让义银对她的私人感官不错。

但她一样是武家,和妹妹争夺家督,该杀的人,她也不会手软。

义银不会因为私人感情,坏了公务,既然肯给最上义光一个机会,自然是因为最上家确有利用价值。

义银笑道。

“既然是统战众,为何不去参与大评议?”

最上义光哽咽道。

“外臣自知罪孽深重,辜负圣人厚恩,日夜寝食难安。

若得不到圣人的原谅,我又有什么脸面,去参与圣人建立的大评议呢。”

()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