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支票涂筱柠自然是没收, 人家助理没再多言收回支票便走了。

涂筱柠独自坐在寂静的房间里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抓住机会,刚刚其实是个很好的营销时机,比她原本准备通过企业的关系进入房间找机会跟她尬聊都要好, 一来不突兀冒然, 二在救了人后她开口也不会惹人反感。

她垂头丧气地懊恼, 好了,她这实诚的穷老百姓,不仅没拿支票还真真错过了几个亿, 几个亿啊!

回到家她都不能上楼,打电话让纪昱恒下来,他一看到她浑身的伤人就阴霾了。

“怎么回事?”

涂筱柠有点怂, “我,我也英雄救美了一把。”

纪昱恒眉头紧锁,没再追问, 先弯身去抱她,涂筱柠稍动一下肌肉都牵着疼,纪昱恒看着她, 脸色很不好看。

被抱回了家, 涂筱柠现在不用再装废人了, 因为她从今天开始就是个废人。

纪昱恒浑身上下阴郁得能吃人,她不敢再有隐瞒, 把事情全盘托出, 然后他脸就更沉了。

“我看你是干营销干得走火入魔了。”他蹙眉斥责。

涂筱柠耷拉着脑袋不敢翻泡。

“像VG这种全国知名大型集团, 不要说你, 就是总行行长出马人家都未必抬个眼皮子, 家族企业, 人际关系早就细密如网, 各家银行争先恐后介入,人家都是自上而下总行带着分行营销,不是你,我,一个商业银行的小支行动动嘴皮子就能打进去的。”

“我知道啊,所以我就剑走偏锋想从人家老婆下手,而且也没指望真能成功,就是去试试。”涂筱柠说。

“结果呢?你还指望人家能多看你两眼?”

涂筱柠看看他,只问,“领导,周末加班负伤,还能算工伤吗?”

纪昱恒站着居高临下,答非所问,“以后再这么任性就别干客户经理了。”

“你看,大男子主义了!”

“我说了不要让我担心,你又何时好好听我的话?”

他声音冷沉,涂筱柠知道他是被自己气的,伸手抱住了他腰,人也软了下来。

“老公,我错了。”

“好好的人出去,回来给我弄了一身的伤,你是真要把我气死。”

“意外而已,而且我就说的吧,我是一切皆有可能体质,你说C市每天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商业活动,这种小概率突发事件怎么就突然发生了呢?大概就是因为我在场,你看我不在场的活动都好好的屁事没有。”

他又敛了声,“别胡说八道。”然后他视线停留在她身上,仔细查看她的伤口。

“老公,对不起。”涂筱柠就着此刻的高度轻轻靠在他腰身。

他不敢多触碰她,只将手放在她的发梢,叹了口气语气也缓了些,“工作上进也好,拼命也罢,那也只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不是你的全部,勇往直前是好事,可凡事都要有度,你救了人家替她受了伤,她无非就是一句谢谢再甩张支票的事,他们那类人习惯了用钱解决问题,不会管你哪里伤了疼了或者后遗症了,真正担心你的只有家人,看到你一身伤回来,你又知道我是什么心情?”

涂筱柠憋嘴,脑袋往他身上拱,“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她一低声下气地认错,纪昱恒心就软了,本来就心疼得紧哪里还舍得再多怪她。

他坐下抬起她的下巴,脸上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鼻子下面还有凝固的血迹,显然流过了鼻血。

这次是他好看的眉宇瞬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

“我现在是不是特丑?”涂筱柠还不知死活地问。

他越看那些伤口越像疼在自己身上,一道道像在刮扯他的心。

“涂筱柠,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以后工作中还是这么冲动不能保护好自己,我直接把你撤了,给我回家好好待着。”他是真的在警告。

“你……”

“你什么你,我说到做到,别跟我扯什么爱岗敬业,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DR它能赔我个一模一样的老婆么?”

涂筱柠瞬间消了音,心里又柔软得一塌糊涂,她就受不了他一本正经说情话的样子,太撩了。

她小女人般地靠他过去,又乖乖认怂,“好嘛,知道了。”

他手也只敢轻轻搭在她肩头,然后下巴抵在她头顶轻叹,“你啊,有时候真的让我想拿绳子绑着你。”

明明是安静的温暖时刻,她却“啊?”了一声,“那不就是s/m了吗?”

“……”

涂筱柠澡也不能洗了,是纪昱恒给她拿毛巾擦拭的,睡觉也一晚上没睡好,翻身都不能翻,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怎么觉得浑身比昨天更疼了?

第二天企业财务总监就打来了电话,一直在道歉,也感谢她反应快,出手救了耿念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们一小公司哪里得罪得起VG,还说老板要亲自登门来看望她。

涂筱柠想登门还得了,立刻婉转拒绝了,财务总监也是个知趣的,只当她不方便也没再坚持,让她好生休养,换说下次邀她吃饭。

涂筱柠放下手机有点渴,就扯着嗓子喊老公,一会儿人就来了。

“我要喝水。”

他就端水。

“我想吃橙子。”

他就给她剥橙子喂她。

“我想嘘嘘。”

他就抱她去卫生间。

她坐着他站着,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抬头看看他,他低头看看她。

“你,不走?”

“不是还要擦?”

涂筱柠脸瞬间红成了熟透了的小龙虾,

“那个,我自己可以。”虽然老夫老妻的,她还是会忍不住脸红。

他依旧不动,只问,“好了么?”

她低声,“好了。”

他俯身抽纸,多下来慢慢贴近,全程动作轻柔仔细,他这样一个天之骄子给她做这些,涂筱柠靠在他胸膛的时候鼻子有点酸。

“老公,你太好了。”

“我们是夫妻,是要携手共度余生的人,以后老了,病了,也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生死与共。”

他说的太久远,可透过父亲之前住院,母亲细心照料的样子就能看到他们老去的画面。

有点伤感,她闷在他怀里,“可以后还有孩子啊,孩子也能照顾我们。”

“你还记得我们双方家长第一次见面你妈当时怎么说的?”他却问。

涂筱柠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了。

“她说,人都说养儿防老,可她从未想过让你给她养老,他们给你操了半辈子的心,不求别的,就希望你有个好归宿能幸福。”他重复当时母亲说的话,居然一字不差,“父母对子女无条件的好,是不求任何回报的,孩子总要长大不能时刻在身边,人世间相伴到最后的只有我们两个,孩子于我们是爱,是羁绊,我们也会倾尽所有去付出呵护,但我们绝不能成为孩子的负担。”

涂筱柠动容,“老公,你的三观总是那么正,你教会了我太多。”

“所谓三观,必定是一致才会觉得正,夫妻也一样,三观的吻合,灵魂的默契,精神的门当户对,才能携手并进,终极一生。”

他的话也让她领悟到了婚姻的真谛,她真是何其有幸遇此良人。

她黏在他怀里,“以前妈老去给我算命,我一直没信,看来有空得去给那先生道个歉,你别说还真灵,真是条条准。”

“说你旺夫?”

“还说我五行属火,克金,到金融行业会生财,且运旺时盛,命里有贵人相助。”她仰头,眸中有星光,“老公,你就是我的贵人呐。”

他将手中的纸扔进垃圾桶,“你还真信这些。”

“之前不信啊,现在不信也得信,妈当时还问小姨要了你的生辰八字跟我的一起去算,先生说我们八字特别配,互相旺,你看你不就青云直上当了行长了?我虽然不及你,但也算小有进步吧。”

他起身将她拉起,又给她提内裤,顺势转移了话题,“你怎么还穿这么幼稚的款式。”

涂筱柠看看,是印着草莓图案的粉色,“这种纯棉的穿着舒服,我跟凌惟依一起拼团秒杀的,不可爱吗?”

“你们怎么什么都拼团。”

“实惠啊,下次有男士内裤我也帮你去拼团,你穿多大码啊老公?”

他把她重新抱起,低首瞧她,“我多大你不知道?”

她想打他奈何伸不了手,又娇嗔一句,“讨厌。”

回到房间涂筱柠又缠了他一会儿。

“你睡会儿。”待涂筱柠打起了哈欠,纪昱恒扶她躺下。

“那你呢?”

“洗衣服。”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