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涂筱柠没想到还能再见耿念一第二面。

见面的地点在C市一家私房咖啡, 很隐蔽,本来耿念一说派人去接她,被涂筱柠拒绝了, 她让纪昱恒送自己过去, 他一直把她送到门口, 还是不放心。

“没事,我可以自己慢慢走。”涂筱柠安抚他。

“一切量力而行。”他叮嘱着慢慢松手, 看着她进去。

耿念一坐在最里的角落, 看到涂筱柠来了示意助理去扶她。

涂筱柠被扶坐到她对面,助理就安静坐远了。

有服务员过来询问涂筱柠要喝什么,她说随便。

耿念一巧笑倩兮, 美丽动人, 替她点了杯香蕉牛奶,“这个不管喜不喜欢咖啡的人都可以喝。”

“谢谢。”

服务员离去耿念一又道,“是我该谢你才是。”她手中的咖啡勺轻轻在Tiffany 蓝的精致杯中搅拌,“我助理说你没有拿支票。”

涂筱柠沉默, 再加上她强大的气场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耿念一放下勺子,“涂小姐,支票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是真诚地想谢你,我这个人, 不大喜欢欠人情, 这是你该拿的, 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今天我亲自来见你, 也是想告诉你不要有顾虑。”她边说边将支票推送到涂筱柠面前。

涂筱柠看着数字尾巴比昨天还多了一个零的支票, 差点不知该如何呼吸了, 虽然做客户经理天天看人家老板写支票,可都是写给银行的,不是写给她的,这张可是有生之年她收到的第一张支票,何德又何能。

“耿,耿小姐,我真的不能收。”她又高风亮节地拒绝了。

耿念一笑笑,抬杯抿了口咖啡,杯沿印上了红艳的唇印,衬着那抹亮丽的蓝,看上去就像ins的网红唯美图那般高级。

她又悠悠开口,“那么涂小姐想要什么?如果你什么都不要今天就不会来见我了。”她放下杯子与她对视,“说吧,看看我能不能给你办到。”

果然跟聪明人交手就是痛快,涂筱柠敛了敛气,也直言,“我想麻烦耿小姐,让我见夏总一面。”

涂筱柠的香蕉牛奶被端上来了,耿念一让她先尝尝,她喝了一口,奶香醇厚,又夹杂了香蕉的微甜。

“很好喝。”她感叹。

耿念一唇角微浮,“我不喝咖啡的时候就点这个,甜而不腻,会让人暂时忘却烦恼。”她又优雅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回归方才话题,“我同学昨天告诉我,你是银行的,你想见我先生,是为了过几天VG在C市开业的酒店?”

涂筱柠点头,“是。”

“你昨天会来车展,也是为了这事?想找机会从我入手?”

“是,昨天我一直在找机会,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突然营销,如果把握不好度,只会让人很反感,我本来是想通过你跟企业的关系来找突破口,只是我还没找到时机就突发意外,我也没来得及向你开口。”涂筱柠没有任何隐瞒。

“为什么想到找我?”耿念一又问。

“因为VG这次驻进C市对所有银行来说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包括我们DR,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士兵,说不想打进去是假的,我也想跟VG这样全球知名的大型企业合作,但我一介女流之辈,又只是一个小小不起眼的客户经理,论能力和人脉都不及男人,若从正面的公司层面入手,恐怕撞到头破血流都未必能踏得进VG半步,我所能想到的就只有另辟新径,先从接触您开始,当然也只是试试,我并未报太大希望。”涂筱柠说的很真诚。

耿念一谛听认真,她又抿了一口咖啡,“隔行如隔山,我不是很懂银行和企业之间合作的关系种种,但你不走寻常路,很聪明,不过,”她顿了顿,“我也是一介女流之辈,公司上的事我从不参与,恐怕帮不了你什么,或许你可以换个想法。”

涂筱柠捧着杯子的手放落在桌上,“很抱歉耿小姐,昨天我恰好听到了您跟您助理的对话,昨日意外发生,您虽然没事但您助理却很担心被夏总知道这件事,说明你们夫妻感情和睦,非常恩爱,他很在意您。”

耿念一抬眸。

“所以于您只是回去随口一句话的事情,于我们银行而言,可能就是一个机遇。”

涂筱柠目光定定,“我希望,耿小姐能帮我这个忙,至于夏总见与不见,我努力过了,就不会再有遗憾。”

耿念一凝视了她半晌,似在思考也似在审视。

“你倒是很执着。”最后如此评价。

她又独饮了一会儿咖啡,放下了杯子,“我既欠你人情,自然得还你。”她站起身,拎起原本放在座位后的爱马仕,“回去等我电话吧,你于我是救命之恩,面我一定会让你见,但VG不是我先生一个人说了算,你们银行能不能打进去就靠你们自己了。”

涂筱柠也站起来,虽然有点艰难,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千言万语只说出两个字,“谢谢。”

“不客气。”

耿念一欲离开,涂筱柠又叫住她。

“耿小姐。”

耿念一回首,绝世而独立。

涂筱柠把她桌上遗留的支票递送过去,“您的支票。”

耿念一伸手接过,涂筱柠对她绽笑,“再见。”

“再见。”

涂筱柠走出咖啡馆的时候纪昱恒已经在外等候已久。

如果她可以跑,她一定是扑进他怀里的,她没走几步他已经来到自己跟前,什么也没问,只握住她的手。

涂筱柠却有点抖,“老,老公。”

他扶稳她,她反握住他。

“我,我们,搭上了VG的线。”

“先回家。”

“老公,我……”涂筱柠却很激动,就差喜极而泣了。

他让她撑靠在自己身上,声音稳稳落在她耳畔,“你已经很努力,剩下的交给我。”

涂筱柠伏埋在他怀中,点点头,嗓子哽咽,她是真的有点想哭。

她终于,终于也能为他做些什么了。

耿念一速度很快,当晚就给她回了电话,说夏明睿后天就到C市,到时她带他们去见他。

涂筱柠紧握着手机,手机都有些出汗。

“谢谢了,耿小姐。”

“不客气,后天就他一个人,大家初步见面聊一下,他行程也比较紧,你们不必太拘束和太大阵势,你跟你领导来就行了。”

“我明白。”

“涂小姐,后天见。”

“后天见,耿小姐。”

放下电话涂筱柠又无法淡定了,“老公老公,后天,约了后天。”

纪昱恒坐在床头看书,跟她反应截然相反,“好,知道了。”

“耿念一说人不要多,我们俩去就够了。”

“好。”

“你不激动吗?”

“激动就能成功,那就不用营销了。”

“可是我紧张啊。”

纪昱恒默默放下书,“有我陪你,紧张什么?”

涂筱柠靠在他肩头感叹,“老公,我们这对职场夫妻,不知会不会成为完美搭档。”

纪昱恒低首,“不是已经是了?”

涂筱柠看他。

他的下巴和侧脸线条在灯光中坚毅俊朗,“你能开拓思路,曲线营销对一个新人客户经理而言实属不易,你的潜力还尚未全部开发,在这条路上的成功指日可待。”

这是她听过的最高评价了,触动之余也谦虚了一下,“其实就是干啥啥不行,旁门左道第一名,真去跟其他银行正面交锋未必有优势挤进去,不如绕个小弯先去找人家老婆。”又颇得意道,“枕边风这种东西有时候可比找什么财务总监,掌事经理要有用多了。”

纪昱恒揽住她,小心不触碰到她伤口,“枕边风怎么吹的?你也给我吹一个。”

涂筱柠美目盼兮,“等我伤口好了天天给你吹。”

见面那天,涂筱柠依旧紧张,纪昱恒则面不改色,从容不迫。

涂筱柠进酒店前做深呼吸,跟他比,她的道行到底还是浅了些。

他手覆在她肩膀,声音沉稳无比,“别慌,再大的老板,他都是人,就当一场普通营销,胜败与否皆经验,能跟这种企业交手,已经是你职业生涯中比别人领先的一步了。”

他的手像是传递来力量,话语也给了她鼓励,她点点头,随之镇定了些。

耿念一亲自过来迎接,她今天穿得也很正式,一身Dior 白色收腰西装裙高定,职业知性的同时端庄大气又俏显身材不乏性感,只是白皙的手腕上有些格格不入地戴着108颗的长串念珠,这串珠子涂筱柠见她前两次她都戴着,若没猜错应该是小叶紫檀材质,她的这串光滑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