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夏明睿没有想象地那般高高在上, 谦和有礼,“抱歉,久等。”

纪昱恒上前一步, 身倾半鞠并伸手, “夏总, 幸会。”

夏明睿也微倾伸手回礼,“幸会。”

“DR纪昱恒。”

“夏明睿。”

两人简单问候, 没有冗长的拘礼客套, 即便在夏明睿这种出自名门世家的公子面前,纪昱恒张弛有度的气质竟也不输半分。

涂筱柠也一并上前,45度鞠躬, “夏总您好, DR涂筱柠。”

夏明睿闻言先把视线投向了一旁的耿念一身上,两人视线交汇,耿念一开口,“就是这位涂小姐出手相救, 我才化险为夷,她却替我受了伤。”

明明是在追述,她的声音却比刚刚与他们交谈时要柔软许多。

夏明睿这才朝涂筱柠投来一眼,他声音浑厚却不失温和同时向她微倾身致谢,“此次我太太能平安无事, 多谢涂小姐舍身搭救。”

他这一鞠躬让涂筱柠瞬间觉得要折寿, 就差捂紧小心脏了。

“夏总言重了, 当时情况紧急,我离夫人最近, 救人义不容辞。”涂筱柠很快调整了自己。

夏明睿视线又短暂停留在她醒目的伤口, 不由又看向耿念一。

耿念一便缓和气氛, 又邀他们坐。

有人给夏明睿送来茶,耿念一先接过看了一眼,然后退还过去。

“这茶太浓,换小青柑来。”

“是夫人。”

夏明睿端坐在她身侧,一对璧人,十分养眼。

涂筱柠脑中又冒出一句诗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VG是家族企业,夏明睿已是第三代,之前他并未参与公司管理,外界传言是因早年他有未婚妻,却被易氏的少董半路截了胡,当时煞为商界笑柄,他一蹶不振长待国外无心插手家业,再回国已是几年后,不久就被拍到身边佳人相伴,这佳人就是耿念一。

这豪门恩怨说来也正常,只是未料VG的第一继承人,也就是这位夏明睿的的堂哥夏子一多年后竟娶了易氏的小千金,堂哥娶了堂弟情敌的亲妹妹,简直啪啪打弟弟的脸,两家的狗血交集是剪不断理还乱,故又传言夏明睿回归VG也是为了一争当年夺妻之恨,绝不让VG跟易氏多有牵连,让夏子一独享天下。

涂筱柠在心里默默构思出一部家庭伦理大剧,她想如果提供给当时巴厘岛结识的女作家,说不定人家分分钟写出一本豪门题材的言情小说。

这里有人在浮想联翩,那里男人们已经严谨攀谈起来。

对于这种知名大企业,老板的时间异常宝贵,像夏明睿这种人见惯了大场面和人物,肯见面已属不易,照了面也只会惜字如金,所以不能参照平常营销的模式,要有的放矢,所以纪昱恒目的明确,他直接告知夏明睿自己是冲着酒店而来。

茶被换成小青柑重新送了上来,耿念一又接过,先抿了一口觉得口感正好才递到他手边。

夏明睿顺势接过,夫妻二人举手投足也是十分默契。

他望着杯中尚在漂浮的小青柑开口,“酒店经营性物业?”

纪昱恒颔首,“是。”

夏明睿抬杯轻茗,甘馨可口,回味无穷,“实不相瞒,自我们打算进军C市起,想寻求合作的银行已经数不胜数,只是我经常飞国外鲜少能顾暇融资这块,均有公司财务操持。”他放下茶杯,“C市这块也并非由我亲手管控,银行对接早就深入,纪行长恐怕是来晚了。”

闻言,涂筱柠心里一沉,这种大企业老板都是去谈大项目的,公司只要把控大方向就行了,哪有闲心逸致细管什么融资,都是下面的人在打理,下面人又有下面人,而C市只是众多分公司中的一个,他更无暇顾及了。

纪昱恒却淡然处之,“如果目前其他银行跟贵公司仅处于接洽或者上报材料阶段,我DR兴许也可以一试,我们会在最短时间制定对接方案,夏总若没时间亲自过目,可以让财务跟其他银行比对,我想VG这样的大公司,不论哪家银行,额度,期限,利率都会史无前例地做到优化,但最终谁最优最快,还是事在人为。”

夏明睿也不兜圈子,“这座酒店打造初期就是要让之成为C市的新型标志性建筑,它不是一般的酒店,是C市最完美高端的酒店,既完美就不能有瑕疵,我相信它创造的市值会大于银行给我们贷款所带来的利益。”

言简意赅又一针见血,字里行间都透着老子有的是钱,不要你们银行施舍的傲气。

涂筱柠心又沉了几分。

“VG闻名遐迩,名字本身就是价值,我学生时代不知深浅,对贵公司有所关注也买过股票,VG一开始就是以房地产开发起家,到如今规模令人叹服,只是15年的房地产低谷让当时的股市大跌,贵公司也深受银行信用危机,资金链一度紧张,如今房势又起死回生,但太平盛世尚能维持多久谁都不好说,国际局势每日在变,经济随之波动,朝不保夕,08年的金融危机也是说来就来,各行各业一夕之间风雨飘渺,动荡不安。恕拙见,银行与企业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对于商人而言,没有一天不是走在刀刃,居安而思危,若有银行合作支撑,就算空有一个额度在,也能以备不时之需,而C市毕竟只是一个二线城市,作为一个一流酒店在二线城市的试点,自然无法跟一线或国际大都市分庭抗礼,酒店再完美也要符合当地经济水平,经营模式和融资理念不能全然照搬复制以往。”纪昱恒也据理力争,点到为止。

两人话里都藏刀,涂筱柠只觉得背后凉嗖嗖。

气氛一时僵持不下,耿念一唤人添热水,每个人的茶杯里再次雾气缭绕,才仿佛又回到最初的平静。

夏明睿低头又将茶杯往唇边送,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纪行长的诚意我也看到了,不过这家酒店有外资引进,若真要与银行合作贷款恐不大方便。”

涂筱柠垂眸,这种强劲的对手就是不管你说什么都要条条路帮你堵死,知名企业果然不似平常接触的那些公司,壳如钢硬,难以突破。

耿念一此时又唤人,“帮我拿些奶球和糖过来。”

夏明睿侧眸,这才看看她手里的杯子,“喝的什么?”

“美式。”

“怎么喝这个?”

“看你老喝我就尝尝,真苦。”明明是嫌弃的语气,被她说出来就带了些娇嗔。

紧张的话题就此打断,涂筱柠看了一眼纪昱恒,他不紧不慢饮茶,静观其变,她的神经也就跟着稍稍放松了些。

一会儿奶球被送进来了,耿念一撕开往杯中倒,又接连撕开一包糖倒进去,要撕第二包的时候夏明睿伸手阻止,“一包够了。”

她也不再坚持,拿着咖啡勺轻轻搅拌,顺势岔开一句,“C市我还是第一次来呢,刚刚听涂小姐他们讲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听得我心痒痒得想感受一下当地的人文风情,以后跟听众互动倒也有个话题。”

夏明睿凝着她的动作,“我行程紧,接下来都是应酬不能陪你,这事稍后来安排。”

耿念一捧杯尝了重新尝了一口,比之前好下口多了,又说,“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导游了。”

“你同学?”

“不是。”耿念一轻抬下巴向涂筱柠,“是涂小姐。”

夏明睿沉默少顷,“怎么又麻烦人家?”

涂筱柠赶紧开口,“夏总,不麻烦,我在C市出生长大,自幼穿街过巷,寸土寸片都熟得很,不比导游差的,而且深知哪些路人烟稀少,方便夏夫人出行不被认出。”

“我寻思着与其找陌生的导游倒不如就让涂小姐带路,反正我跟她也挺投缘。”耿念一顺畅地接过她的话,又告诉他,“这里一座凌山很有名,许愿也灵验,我想去看看。”

夏明睿闻言与她四目相视,竟未再拒绝,“那我派人跟着你们,你自己当心。”

“好。”耿念一点头,又喝了口咖啡有些抱歉地看向涂筱柠,“那就麻烦涂小姐了,带着伤还要再陪我跑,也不知该怎么谢你。”

她似无意一说,夏明睿便又朝涂筱柠扫了一眼,然后继续捧杯喝茶。

涂筱柠连连说无碍无碍。

又安静许久,夏明睿放下茶杯,“抱歉纪行长,我还有会要先行离开。”

涂筱柠在心里咯噔一下,完了,今天他们夫妻俩就是来这五星级大酒店喝了个茶又膜拜了一下富豪名人,合作看来是没戏了。

他站起身,纪昱恒也起身准备道别,但夏明睿却未立刻抬步。

“我们年初在C市又拿了一块地,将建造C市最大的别墅区,同时周边配套商业化,房地产开发项目贷加后期商业区建成的经营性物业,虽有众多银行已在介入,如果纪行长对那块有兴趣,我倒也有时间看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