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涂筱柠终于转正了, 徐女士喜极而泣,老泪纵横,“这么多年真是不容易。”她边用纸巾擦拭眼睛一边用手拍桌, “涂筱柠你总算给我争了口气,以后我也能在你大舅母面前抬得起头来了!”

涂筱柠又给母亲递去几张纸巾,“本来我也从来没想跟她们比。”

母亲又打量着坐在一起的女儿女婿越发觉得般配养眼,像变戏法似的又眯眼笑了起来,“这心头大事总算了却一桩, 下一桩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完成?”

涂筱柠坐在餐桌上,给纪昱恒专注盛着汤就没仔细想母亲说的话, “还有什么事啊?”

母亲又拍拍桌子,“孩子啊, 之前工作没稳定也就罢了,现在稳定了可得把这件事提上日程。”

涂筱柠手捧着碗悬空保持着盛汤的姿势, 她下意识地看看纪昱恒。

孩子,她之前就有打算了, 只是他说再等等就等等了, 现在她编制也有了,这件事是该好好思考一下了。

纪昱恒则把鱼肚子上的肉习惯性夹进涂筱柠碗里,“妈, 这件事我也一直在考虑, 之前柠柠还没转正, 我担心影响她工作和正常转正流程, 现在这事虽落了地但我还是想等等。”

涂筱柠不解, 怎么又要等等?

“我们结婚一直未公开, 一来行里人多嘴杂, 她刚转正就怀孕难免惹非议, 二来职场多少对女性有歧视,现在怀孕恐行里领导会有想法,到时落下个有了编制就立马落实结婚生子、不再把心思放工作上的话柄,一旦领导起了这种念头,不管对柠柠的印象还是日后发展都不会有利,所以我决定还是再缓缓,孩子即缘分,该来的时候就会来了。”他不疾不徐道。

涂筱柠又被他猝不及防暖到了,他居然默默想到了这么多。

母亲闻言也觉醒,“昱恒,还是你心思缜密,这些都能想到。”

涂筱柠把盛好的汤给他递送过去,小声嘀咕,“这些你之前怎么都没跟我说?”

他握住她的手,“现在不是说了?”

涂筱柠眸中柔情似水,“快喝汤,一会儿凉了。”

这波狗粮,对面的老母亲吃得措手不及。

再对上女儿女婿的视线,她把筷子当汤勺用,差点捅进鼻孔里,一看是筷子立马换拿勺子,尬笑,“喝汤,喝汤。”

从母亲家吃完饭回去,停好车涂筱柠说想去散会儿步,纪昱恒就陪她去走走。

涂筱柠挽着他的手臂,两人在路灯的笼罩下走得很慢,她一会儿摸摸他手,一会儿摇摇他臂,怡然自得。

“老公,以后如果要孩子,你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喜欢。”

“可都说女儿像爸爸,生个儿子像我就完了,既不聪明基因也没你好,还是女儿好,长得像你智商又高,到时候我就等上门女婿来家里排队提亲。”

纪昱恒不乐意了,“提亲?门都没有,先过老丈人这关再说。”

涂筱柠笑了,“你这老丈人到时候要求可别太高,参照自己为标准找女婿。”

“不如我还想娶我女儿?他几个胆?”

涂筱柠推他一下,“你看看,这还没女儿呢就拧起来了,有了还得了?”

他拉过她的手,“这只是最低要求,不然免谈,如果是儿子要求会更高,男孩不严不成器。”

涂筱柠靠着他走,“可我觉得我们会有一个女儿。”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妈一直还在,她会变成我们的女儿回来,这辈子她太苦了,下辈子换我们来疼她,如有来生,定当反哺。”涂筱柠低咛着,也暗自祈祷,妈,若您能转世,请不要忘了回来的路,这一次换您做我的女儿,续我们今生未尽的缘。

纪昱恒紧紧揽着她没再说话,只是孩子,是能触动他心底最柔软的一个词,他望着涂筱柠灵动的侧脸,女儿,那就多一个女儿也无妨。

VG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贷款最终获批15个亿,涂筱柠一下跃为DR最有发展潜力的客户经理,声名鹊起,在同业里也小荷才露尖角,连从来没联系过她的那个A行宋江流也急着来沾亲带故。

【涂经理,还记得我吗?A行宋江流,一起喝过同学喜酒的。】

【你好宋经理,有事吗?】

【听说VG是你率先打进的?有没有什么经验窍门分享?】

【我只是机缘巧合,主要是我们行给力,最终争取到了客户。】

【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好好聊聊,向你取取经,这种大客户能营销到真是不简单,值得学习啊。】

【最近有些忙,改日吧。】

【好,那你先忙。】

【好。】

【对了,要是有机会,还麻烦你提携提携我们这些同行,能跟着一起喝口汤也好。】

【过奖了宋经理,我们商业银行才是跟在国有银行后面蹭肉吃的小弟。】

【现在银行都不好混,国有银行吃大锅饭,不像你们商业银行做多拿多,全靠业绩说话,你们那儿还招人不?】

涂筱柠放下手机就没再回了,所谓名利场,就是你有价值的时候大家都趋炎附势曲意逢迎,你没有价值的时候几百年都不会联系,碰了面兴许也只当不认识,多现实的社会啊,她能做的只有摇摇头。

找准自己位置,不为小有成绩而沾沾自喜,时刻保持清醒继续脚踏实地,方能在这个圈子走得长久,这是她老公教的。

“小涂。”蓦的,赵方刚唤她。

“哎,来了。”她收回思绪又投入工作。

这一天天的好像更加繁忙了,恨不得想三头六臂,却也变得更充实。

元娇坐在自己位置上,视线落在赵方刚在讨论事情的涂筱柠,她写废了一张转账凭证,然后直接在作废的纸上写上“涂筱柠”三个字,又打了几个打叉泄愤。

涂筱柠的转正让她心头巨震,行里转正名额一向紧缺,总行吝啬得几年才给2个名额,她好不容易赶上了年初的东风,让家里找关系费了不小的力才把涂筱柠给换了下来,没想到她转头竟搭上了VG这条船拿到了总行的特批名额,现在她们职别一样,她又比她入对公条线早,岂不是又对她造成了威胁?这个涂筱柠,为什么到哪儿都要挡她路,真是恶心透了。

她起身去茶水间,赵方刚叫住她,“小元。”

“赵哥。”

赵方刚递给她一叠放款资料,“这是今天要放款的贷款,麻烦送下去给柜面,老大现在不在行里,跟柜面说先出账,他的签名后补。”

“哦。”元娇接过。

许逢生正在忙,一听也递过去两份材料,“小元,麻烦把我的一起送下去。”

“哦。”

赵方刚又看看涂筱柠,“小涂你不是今天也有一笔贷款要出账?索性一起让小元带过去。”

涂筱柠注意力还在刚刚跟他探讨的企业财务数据上,她淡淡说,“不用了,我一会儿自己拿下去。”

“你一时半会儿空不了,还是让小元一起带下去得了。”赵方刚转头又吩咐元娇,“你把小涂的也拿上。”

元娇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办公室现状就是都护着涂筱柠,她要推却指不定又惹毛赵方刚,饶静离职后他现在是对公条线团队主管,纪昱恒的心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行里业绩突出也小有地位,到时一个不开心真跟纪昱恒说点什么把她退回人资,她就是再有人,人家也经不住她这三天两头几番五次地找帮忙。

她只得忍着气走到涂筱柠办公桌,口气硬硬地问,“哪个?”

涂筱柠面上也不想跟她闹得太僵,就告诉她,“就电脑前面那个已经整理好用回形针夹好的那叠材料。”

元娇接过,看都没看就往外走。

赵方刚却把她的小表情尽收眼底,“天天耍小性子,还不如人任亭亭谦虚,得好好磨磨。”

涂筱柠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尤其从找方刚嘴里听到,不禁咧嘴笑,“小赵哥,你想念你的小爱徒了啊?”

赵方刚指尖转着签字笔,“想个屁,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做客户经理的不能心比天高,不然后面摔下来可有罪受的。”

“我看亭亭最近朋友圈去希腊玩了,真开心啊,我上大学的时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更别说出国了,到现在也只去过泰国和巴厘岛。”涂筱柠感叹。

“想出国还不简单,以后你也是有年假的人了,5个工作日再凑个国庆什么的长假就能去个比较远的国家了,而且你还有婚假呢,领证一年内有效,十几天的假休得人爽歪歪。”赵方刚边说边停下转笔的动作,“你还去过巴厘岛?什么时候去的?”

涂筱柠继续淡定看他电脑上的财务报表,“以前跟朋友去的,好久的事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