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办公室隐婚> 番外之年少时

番外之年少时

第一幕之蝉时雨

觉得天塌下来那天, 纪昱恒12岁,仅过完生日一个月。

那天放学回到家,家里空无一人, 他像往常一样回到房间写作业,而后就是慌乱的敲门声。

打开门,他看到了满脸是泪的小姨, 她几乎泣不成声地站在那里,告诉他, “昱恒, 你爸他, 他被车,被车撞了……”

他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未来得及见, 而在出事之前他们才约定,今年过年全家一起去首都看升旗。

追悼会上, 来了父亲的的很多同学和同事, 他们抱着他哭,“昱恒啊, 你还这么小以后你们娘俩可怎么办啊?”

他听得麻木, 身体也很冷。

记忆里父亲是个文质彬彬,谦卑温煦的人。他小家境不济, 上面有两个姐姐早年因生病无钱医治而英年早逝, 他是老来得子,为了在村里出头从小学习异常努力,那个年代的中专含金量很高,还包分配, 父亲考上了中专会计专业, 后被分配到人民银行, 当时的人民银行还未纳入现在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机制,只能算是个较为稳定的单位。

20世纪90年代,国家进行社会改革,许多国有企业重组,中国出现改革开放第一轮下岗潮,银行业却顺应时代潮流慢慢崛起,甚至一度成为铁饭碗,父亲也在那时分到了单位的房子,那是他们家的第一套房子。

2003年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简称银监局),当地新成立的银监局从人民银行调选人员,工作一向认真严谨的父亲有幸被调入,那段时间,人人都夸他们这一家,父母一个在事业单位,一个是老师参照公务员标准,儿子成绩又优异,是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

可好日子刚到,就在同年,父亲在加班后的下班途中,被一辆酒驾的车撞倒,事后司机逃逸,而父亲因为脑部受到重损虽然及时送到医院抢救却仍无力回天,他痛苦又安静地走了。人人眼中羡慕的一家三口从此失去了顶梁柱,他小小的世界里没有了父亲,没有了太阳。

母亲出于书香门第,年轻的时候从未嫌弃父亲的出身,用她的话说,她第一眼就看中了他的人,其余的都不重要,可父亲走后,她虽还是看上去与从前无异,却再也不会笑了。

年少的他不知该怎样才能让母亲再笑起来,他变得非常努力,那时他能做的也只有每次都考全校第一,他要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替父亲守护母亲。

原本以他在小学里的优异成绩,是可以上C市最好的中学的,但当年新才中学为了提高升学率,打开名声,小升初的招生组直接找到他家,当场承诺如果他愿意进新才初中,可以减免他三年的所有费用。

这个条件对刚遭受了灭顶之灾的孤儿寡母而言,很诱人,母亲还在犹豫他自己就先答应了,他不想母亲为了他太辛苦地补课去挣钱,对他而言,只要努力在哪里上学都一样。

他以分班考试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进入1班。因为母亲是大学高数老师,从小他就对数字十分敏感,初中的数学课他很快就觉得索然无味,上课经常会去做英语,物理化学的卷子,奈何他每次数学都考满分,包括其他科目也是妥妥稳居第一,所以到后来,他上课老师都不会管他听不听,因为他已经是老师们眼中的天才。

而一个月一次的月考与他而言也跟练笔似的,根本没有难度,他总是会提前交卷,然后每次在学校公布成绩时毫无悬念出现在百优生的榜首。

那日,是临近暑假前的最后一次月考,考场外传来蝉鸣,他又是快速做完了试卷,第一场考试是语文,翻卷检查的时候,他蓦然注意到这次坐着的桌面上用铅笔画了很多卡通漫画。

而他的笔落处,桌上用铅笔写着三个字,算不上好看,却也勉强清秀——蝉时雨

新才中学每次月考的考场都是同年级打乱坐的,教室打乱,座位打乱,这次他坐的教室是12班的,看这画写得乱七八糟的桌面,猜测座位的主人应该是个女孩子。

好像曾经在哪本杂志上看到过一篇散文,名字就叫蝉时雨,但他不记得作者是谁了。

外面蝉鸣阵阵,大概是今日的试卷前所未有的简单,他少有兴致地拿起答题卡铅笔随手就在那三个字前后添上了书名号。

把光秃秃的蝉时雨三个字变成了《蝉时雨》。

下午的考试是数学,他检查完准备交卷,看到上午被他加了书名号的三个字并未擦掉,甚至下面还多了几个字。

——你也知道这首歌吗?所以加上了书名号?

他熟视无睹,没有理会,整理好文具,交卷离开了考场。

第二日,他坐上考位,看到桌面又比昨天多了一行字。

——《蝉时雨》是我偶像的新歌,如果你也喜欢,我们就太有缘了!

今天他可没兴致了,只觉得两条留言幼稚又无聊,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座位的主人是个女生了。

第三日。

又多了一行字。

——好吧,神秘人,我叫涂筱柠,这是我的QQ6658,如果你也喜欢我的小破团,可以加我。

窗外依旧有蝉叫声,也夹杂了一丝闷热,考完最后一门化学,他发现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

他不禁看向桌子上的第一行字。

《蝉时雨》,蝉时雨……

第二幕之初见

时年初二。

每年的开秋就是学校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他作为班长报名了1200米长跑和4×100接力赛,两场比赛连着,接力赛在前,为了留存他体力,老师没让他上场接力赛而是换了替补,好在替补的实力也不错,1班在男子组接力赛轻松摘得桂冠。

下面就是女子4×100接力。

他们1班的看台位置正好靠着起跑点,其他班的学生为了找个观赛好视角纷纷凑过来。

“卧槽,我们班跑道这么外啊!”不知是哪个班的喊。

然后有女生把双手靠在嘴边当扩音器,“12班最棒!加油!加油!加油!涂筱柠加油!”

赛道上最后一棒的高个女孩像是听到了同学的打气,朝看台望来,然后欢快地笑着并踮脚跳晃朝她们挥挥手。

纪昱恒站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她。

暖阳照射下,她鼻梁架着眼镜,扎着马尾笑容恬静,阳光又自信。

一声枪响,比赛开始,12班的势头很猛,第一棒就抢占了先机,一连3棒都保持了上风。

到最后一棒了,她从同学手中接过接力棒如风一般冲了出去。

“涂筱柠加油!”

“涂筱柠冲啊!”

“涂筱柠你是最棒的!”

看台上一瞬间仿佛变成了12班的后援团,他们的声音就要压过了他们1班,1班自然不服,也开始高呼为自己班的女生打气,两个班最后一棒的距离只差几步而已。

就在离终点越来越近的时候,眼看冠军就要被12班收入囊中了,她却突然摔倒了。

全场哗然,1班超过,瞬间夺冠,1班欢呼雀跃。

“班长,我们又拿了个第一!”同学兴奋地用手拍纪昱恒的肩并摇晃着,他嗯了一声,视线仍落在赛道。

12班的人都纷纷从看台跑过去,一下子都围了上去,好几个老师也赶紧过去处理。

不知老师问了什么,她只是摇摇头,然后在同学的搀扶下站起,老师拉过她的手臂,才发现受伤了。随手招了12班的高个男生,老师似在安排他带她去医务室。

那男生看着又高又壮又结实,收到了老师的指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背了起来,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医务室跑。

正值青春期,这种男女同学间的亲密难免引起轰动,看台上所有班几乎都站了起来,吹口哨的吹口哨,拍手的拍手,尖叫的尖叫,一时场面混乱无比。

“卧槽英雄救美啊!”

“12班这女的叫什么来着?个挺高,长得还可以哦?”

耳边是同学们的起哄声。

操场喇叭里在喊男子长跑组准备踩点就位,纪昱恒站起下看台,男同学们都簇拥过来给他又按摩,又递红牛。

“班长!我们1班横扫冠军就靠你了!”

“知道了。”纪昱恒淡淡应着并未接那瓶红牛。

毫无悬念的,1200百米长跑他得了第一,把第二名远远甩在了身后。

下场的时候同学们一拥而上激动地把他抛了起来狂欢。

他没有着急回看台,而是站在操场角落喝水休息,顺便观看了一下后面的男女子800米。

女子800米第一圈大家都太激进,到了第二圈就显得没力气了,跑在最后的女生离前面一个都差了半圈,她体力渐渐不支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