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办公室隐婚> 番外之忆往昔

番外之忆往昔

再看到她是体育课的时候, 他们两个班并不是同时上体育课的,应该是临时调换的课才凑巧一起。

那天12班测验仰卧起坐,她因为做的速度快引起了一阵轰动。

欢呼声引得他们1班也看了过去。

“难得见女生仰卧起坐做的那么好的。”

“是啊, 那女孩不就是上次运动会上摔倒的那个么?”

“这会儿不戴眼镜更好看啊。”

青春洋溢的年纪,男生们也开始关注异性,同学们在不停议论着,纪昱恒视线也朝那边偏了偏,看到了被众星拱月的她。

下课后他跟同学一道回教室, 她也跟同学走在前面,经过篮球场的时候她同学突然被篮球砸到, 然后15班的余晖又不可一世地出现了。

果然话不投机双方起了争执,她也是个倔强的性子, 直接把篮球扔了回去,正中了余晖的头。

“也是有个性的啊, 余晖都敢惹。”有同学说。

她们立刻拔腿就跑,被砸痛的余晖一脸怒气地抬起头。

眼看他暴怒地就要追过去, 纪昱恒和同学正好走到篮球场门边, 他长腿一踹就把铁门一关。

余晖一看是他,上次的火还没消,“纪昱恒, 又是你!”

篮球场上全是他的人, 见状都站过来作势威胁。

纪昱恒的同学们也不是吃素的, 陪他一起堵在门口。

早就互看不顺眼的两拨男生的气势瞬间上来了, 这不仅仅是一般的校园冲突, 还是优等生和不良少年之间的对决, 双方跃跃欲试地互相挑衅, “你们想干嘛!要干嘛?”

对方竖中指, “有种来啊!”

势均力敌,仿佛战争一触即发。

只有纪昱恒在人群里孤傲地站着,一如既往的冷漠,“今天谁敢在学校闹事试试。”

余晖心底的火苗蹭蹭蹭,新仇旧恨交织,他双手叉腰,“真把自己当一校之主了?行啊,学校里我弄不过你,到了学校外面看看谁厉害,你这个校干还能护住所有人不成?”

纪昱恒瞥了一眼那两个在人群里消失的身影,沉声警告,“那你也可以试试。”

然后再一踹门,转身离开。

已经被激起斗志的同学们瞬间懵逼,赶紧追上去。

“班,班长,我们不打啊?”

余晖暴跳如雷,又不敢在学校动他,只在身后怒喊,“他妈的谁怕谁啊!”

之后就是凑巧撞到她在小姨家补课,那天他去小姨家是受母亲嘱托去给小姨送东西,一进门他就在学生堆中看到了涂筱柠。

他看到她正咬着笔尾对着又多又杂的试卷一筹莫展,他不由翻翻被小姨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材料。

小姨正好从房间走出来看到他,以为他对卷子感兴趣,便问,“不是说不来我这儿做题目的么?”

他看小姨一副不知他来干嘛的样子,想必是母亲并未同她提前说,就应了一声,“家里的习题册都做完了,您这儿的卷子做做打发时间也行。”

小姨笑了,“你这第一名倒是一点不谦虚。”然后指指一个空位,“你就坐那儿吧,正好我马上讲课了,你一道听听。”

纪昱恒就坐了过去,在座的都是C市各个初中的尖子生,大家多多少少参加过市里的什么各种奥数和英语竞赛考试,照面多了自然也是相互熟悉的,看到他也来补课,大家危机意识更强了,心里都暗戳戳想,亏得来了,嘴上都说在家不看书不复习的,现在却连大学霸纪昱恒都来了,所以哪有什么天才,要想成绩拔尖还得靠补课啊。

只有涂筱柠一个人坐在角落,还在望着试卷发呆,后面的自我介绍也显得很无底气似的。

几张卷子下来大家的水平就显现了,涂筱柠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垫底也理所当然。但是其他尖子生都心高气傲的,时间久了有点看不上她,觉得她这种的怎么能跟他们在一起补课呢,真是拉低了他们水平,大家便有意无意地开始排挤她。

有次默写英文单词,涂筱柠忘带了橡皮,她小声问旁边的人借,旁边人白了她一眼,不仅没借还把橡皮故意收起来,然后一副怕她要抄自己的模样,用本子把自己的答案遮了起来。

涂筱柠一愣,低头没再说话。

纪昱恒默写好就合上本子去洗手间了,经过表妹房间的时候他看到她在里面认真写作业。

他敲敲房间门,表妹转头,“哥?”

他们相差四岁,妹妹正在读小学五年级,在学校里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你有橡皮擦么?”他问。

“有啊,你要吗?”妹妹走过来递给他。

纪昱恒没接,视线落在学生堆里,“那里有人没带橡皮擦,你把你的放那儿借一下。”

妹妹哦了一声,虽然年纪小,但她也是个聪明的,“你的橡皮擦怎么不借啊?不会是个女生吧?”

纪昱恒只往洗手间走,边走边说,“我也没带橡皮擦。”

涂筱柠再次受到排挤是下课她在换鞋的时候,

那天几个男生看到她蹲在门口穿鞋,便想恶作剧她一下,几人眼神一交换,故意一齐冲了出去撞到了她,她重心不稳随手抓住了其中一个男的手臂却被厌恶地甩开。

“白痴,别碰我。”

这一甩,她就要跌落下楼梯,原本跟妹妹站在人后的纪昱恒撞开那几个人伸手拉了她一把。

“谢谢。”她总算站稳,惊魂未定道谢,她发间有淡淡的薄荷味,好像是海飞丝。

“没事。”他收回手往下走。

“喂!纪昱恒,一起打球去啊!”身后很快传来脚步声,是刚刚那几个男生,他们一直追他到楼下。

他们约了他几次打球了,他一直没答应,今天他却站定在楼下看着他们,“走。”

男生们兴奋了,学习上比不上纪昱恒如果球场上打赢了他也算是种荣耀,到时候在C市同一届里传出去该多有面子。

大家赶紧跨上自行车约到前面篮球场上见,纪昱恒刚给车开好锁就听到表妹的声音。

“我也去!”

他赶她,“女孩子去什么篮球场。”

表妹直接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耍赖,“我就去!”

纪昱恒无奈,只得带她去。

结果可想而知,几个男生在球场上被纪昱恒虐吐了。

他们直接被打趴在地上,看他还在拍球大有要继续的意思,气喘吁吁地连连摆手,就差给他跪下了,“不打了不打了,纪同学,不,纪大神,您高抬贵手,我们甘拜下风!”

纪昱恒这才把球扔掉,擦了把汗离去。

表妹不知跑哪儿买来一瓶水给他递过来,看他仰头喝水她笑地古怪。

“笑什么?”

表妹打量着他,还是笑,然后慢悠悠地说,“哥,你是不是喜欢刚刚那个姐姐?”

他拿矿泉水瓶敲她头,“胡说八道什么。”

表妹揉揉脑袋,“我看得出来,你对她跟别的女生不一样。”

他瞥她一眼,“你一小学生懂什么。”

表妹又嬉皮笑脸,“别小看小学生,现在小学生懂的可多了。”然后再看她哥,她乐着追上去,“喂!哥!你脸红什么啊!”

那天后她没再去小姨家补课,后来无意听小姨说当天她就自己回了这补课,小姨叹气,“是我疏忽了,都没注意她被其他孩子排挤了,其实这孩子还是挺用功的,在班里成绩也不算差是中游,多花时间补补课还是有成效的,只是不大适合跟你们尖子生在一道上课而已,她爸爸跟你姨夫还是同事,有空我还得跟人家妈妈打个招呼去。”

纪昱恒没作声,继续翻习题册,只有妹妹在一旁捂嘴偷笑,被他横了一眼。

再有交集就是那个晚上,几个班男生相约打篮球,球场下有男生在八卦,“15班的余晖今天放话,要找上次用篮球砸他的女生报仇,那女生惨了。”

“真是,惹谁不好惹上那种小地痞,那余晖也是没风度,女生都不放过。”

“余晖这心狠手辣的,不会堵住人家女生做什么坏事吧?”

“谁知道啊,他本来就是个二流子,前几天还在学校天桥上对着人家吹口哨呢。”

纪昱恒投了最后一个三分球,下场。

“不玩了啊?”同学问他。

他嗯了一声,“家里还有事。”

他骑车先走了,却没回家,而是往小姨家方向去了,也是补课时无意发现她家跟小姨家在一条线。

果然真被他撞上了余晖,只是他来迟了,她已经受伤。

他的出现又让余晖转移了注意力,余晖对他心里本来就有恨,待她走后两人到空旷的地方结结实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