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办公室隐婚> 番外之不灭光

番外之不灭光

第一幕之宿命

纪昱恒很早之前在沈从文《边城》里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 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

从前他觉得这句话不现实,哪有刚好的凑巧,又哪来必然的宿命?直到再遇到涂筱柠他才算真正了解了这句话。

重遇的那天他依旧两点一线, 中午奔波在单位工作和医院照顾母亲。

正逢表妹许意浓大四考完试回来,她跟小姨一道来医院看母亲。

他当时正在给母亲削苹果,小姨突然问他,“昱恒,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他手上的动作微顿,嘴上只说, “没有, 怎么了?”

“感觉你心情很好。”

表妹插话,反问她妈,“这都能感觉出来?”

小姨点头肯定, “能。”

他仍低着头,没再吭声。

只是母亲看着隔壁床人家儿子儿媳一起来, 开始叹气。

“我们家昱恒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以前你只管埋头读书也就罢了, 现在工作了,这事你也得上上心了,这么多叔叔阿姨给你介绍对象, 你怎么就不肯看一眼呢?”

他却说, “我没房没车的, 工作也只是个名声好听薪酬不高的事业单位, 谁肯跟我。”

“你不有辆雷克萨斯吗?”表妹问。

“那也叫车?”纪昱恒不禁自嘲, “没看过网上那些相亲节目?人女嘉宾说了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

表妹切了一声,“去外面瞧瞧去, 个个都开的奔驰宝马啊, 再说了, 哥你有学历有颜值啊!”

纪昱恒不屑,“现在满大街研究生,一抓一大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那学历算什么。”又抬眉,“少拿我脸说事,最烦人说这个,要是能当饭吃我天天去卖笑。”

表妹做嫌弃状,“你倒是去卖啊,你肯卖就一定有人买,可赚钱了!你就是典型的明明可以靠颜值非要靠才华。”

兄妹俩拌着嘴,倒也逗得母亲露出些笑意,小姨过来打断,“你俩都多大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斗嘴。”又看看纪昱恒,“跟你说正事呢。”

纪昱恒继续低头削苹果,似知道是什么话题,“小姨您要是说相亲的事就别提了,我不会去的。”

小姨皱眉,拍打了他一下,“你这死孩子真要急死我跟你妈啊,从来不肯相亲到底什么毛病?你再这样连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

纪昱恒看她,“是什么?”

表妹忍不住笑出声,替母亲说了,“怀疑你是不是Gay。”

母亲瞪她一眼,纪昱恒也没恼,笑了笑继续削苹果。

小姨看他也没解释以为默认了,不免一惊,压低了声音有点结巴,“昱恒,你不会,不会真是?”

“妈,我证明我哥他不是!他可直了!”表妹则挺胸而出保证。

“你懂个屁!”小姨还拿她当小屁孩。

表妹急了,“他初中……”

纪昱恒把削好的苹果堵住她的嘴,横眼瞧她,“吃你的苹果,话怎么这么多?”

表妹咬着苹果没好气地看他,硬生生把话跟着苹果咽了下去。

纪昱恒又拿了个苹果继续削,削好了给母亲切好送过去,小姨看他这样心里更乱了,这外甥难道性取向真不正常?

过了会儿兄妹俩去洗手,水池前表妹许意浓认真地洗着手,纪昱恒则在冲洗水果刀,他头低着突然开口,“许意浓。”

“啊?”

“你跟那个谁怎么样了?”

“哪个谁啊?”

纪昱恒把水龙头一关,看她一眼,“少装蒜,你谈男朋友的事瞒你妈可以,瞒不住我。”

许意浓水龙头都忘了关,但也是个敢作敢当的,她大方承认,“谈就谈了呗,大学里还不能谈恋爱了啊?”

纪昱恒把玩着那把水果刀,笑得邪佞,“小姨那脾性,是明令禁止你在工作落实前谈恋爱的。”他把刀尖抵在水池台上,“而且,你真是大学才谈的么?你高中我可就看那小子偷偷送你回家了。”

许意浓一惊,“你,你?”

“我什么我,你早恋啊你。”

“你才早恋!”许意浓急了。

纪昱恒挑眉,“你拿证据。”

“你你你!”许意浓指着他,却有口难辩,她从小就自知不是这个学霸表哥的对手,索性反问,“所以呢?你要告诉我妈吗?”

纪昱恒用刀尖敲敲水池台面,许意浓真想他一个手滑刺向自己算了!

他说,“我不告诉你妈,而且会继续帮你瞒着,如果日后你们有缘走到你把他带回家的那步,我也会无条件站在你这边,你知道的,我说的话你妈一向很听的。”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妹,许意浓立刻反应过来,她问,“说吧,你的条件。”

纪昱恒收起了玩世不恭,“你妈不是热衷于给我张罗相亲?她现在在DR银行上班,我要你去把她成为我的相亲对象,不管用什么方式。”

“她”字上他加了着重。

许意浓看着表哥认真的神情想了一会儿,“你是说,那个涂,涂什么来着?”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记得有这么个人却不大记得人家名字了。

“涂筱柠。”

她又问,“DR,就是那个商业银行翘楚DR吗?她还没对象?”

“有对象我还找你?”

许意浓坏坏一笑,“哦~怪不得你一直不肯相亲,别人的照片见都不肯见,这么多年心里还有人家呢?哎哟喂,纪昱恒,你这张脸在电视剧里不应该是个花花肠子的人设吗?没想到却是个痴情种子!剧本拿反了吧?”

纪昱恒懒得跟她废话,只警告一声,“许意浓。”

许意浓就收起了笑,但也知道了表哥的一个大秘密,有些得意洋洋,“行吧,看你暗恋人家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就出手帮你一把,但说好了,事成了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可是要还的,你刚刚说的得说到做到!”

“我什么时候诓过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既然偶然会成必然,凑巧终成宿命,多年后的再相遇,涂筱柠,我就没打算再让你逃离我的世界。

于是那天从医院回去的路上许意浓看母亲愁眉不展的样子就问她怎么了。

“你哥啊,我担心他真的是网上说的那种……”母亲没说下去就叹气,“你说你姨妈就这根独苗,你姨夫又走的早,要真是那样,他们纪家不就断了后吗?”

许意浓就顺着她说,“可是性取向这个东西吧,还挺难说。”

母亲蹙眉,“你刚刚不是还说能证明他不是那什么吗?”

许意浓汗颜了一下立刻说,“那是我闹着玩说的。”

母亲瞟她,“我就说你懂个屁。”

她又故意说,“所以为了证明他的性取向正常,这相亲啊就不能停!”

母亲点点头又忍不住抱怨,“是啊,可是他总不肯去见人家姑娘我有什么办法?”

母女俩走了一会儿路过一个银行,许意浓灵机一动,“妈,我不是后面要去日本留学了吗?办签证还得往银行里存保证金呢。”

“那存呗。”

“那也不能白存活期啊,我想着反正这笔钱要长期放在卡上,不如存个定期,又能当保证金又能做存款,也不算浪费。”

母亲点头认同,“这倒是的。”

“我前段时间对比了一下,现在DR银行的定期最高,有什么大额存单。”

她一向精明,母亲也没怀疑什么,“是吗?可我没有DR的卡啊,你爸也没有。”

“去办啊,办个卡才多久时间?”

“也是,那要不明天就去办了?”

许意浓催,“下午就去呗,又没什么事。”

“也行。”

下午许意浓就带母亲去了DR分行的营业部,大堂经理看到她们就笑着走过来了,是个长相甜美,个子高俏的女孩,她笑容明丽,清爽动人,只是刚要过来就被另一个大堂经理挡在了前面。

“你好,请问你们办理什么业务?”

许意浓看着那道被隐藏在同事身后转身离去的倩影,对面前的女孩说,“办理银行卡。”

女孩笑着帮她们取号,热情是很热情,只是许意浓觉得这笑容略显虚伪了。

母女俩坐在大厅等着叫号,两个大堂经理继续各自忙碌,许意浓就晃晃母亲,“妈,你觉得这两个大堂经理哪个好看?”

母亲就看过去,过了会儿说,“左边那个。”

许意浓点点头,“我也觉得左边那个好看。”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