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办公室隐婚> 第153章 番外之赵方刚6

第153章 番外之赵方刚6

新房的装修告一段落了,任亭亭站在新房里看着初型的房子仿佛能看到以后自己在这里忙碌的模样,这是他们的家啊。

所有的东西都是询问过他意见她去选的。

她拍下几张照片做留念,过几天家具进场了就更有家的味道了吧。她心里这么想着,笑得很幸福。

纪昱恒一直有意推赵方刚再往上爬,所以他也变得越来越忙,应酬越来越多。

这天跟政府为了一个新项目开发贷吃饭,来了几个面生的领导,他一进去,人家就介绍,“这是财政局任局长的女婿,y行营业部的总经理赵方刚。”

紧接着那帮原本眼睛朝上看的人立马就站了起来,热情地跟他握手,“赵总,你好你好。”

赵方刚也笑着跟他们握手打招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头衔里加上了任局长女婿这条,甚至已经被人安放在了y行总经理的前面。

这让从小高傲不肯低头认输的他,心里很不舒服。

今天肠胃不太好,中途他去了趟厕所,隔间外面是男士小号池,不一会儿有人进来,一边小解一边聊天。

“那个赵方刚看着年纪轻轻,已经是总经理了啊。”

“那是,纪昱恒的左膀右臂,跟着纪昱恒从dr过去的y行,心腹,以后也是要做行长的。”

“牛逼啊,上面有人罩着,后面还有个老丈人,这前面可不就是一路平坦吗?”

“听说他老婆还在念书的时候就被他盯上了,人家那深思远虑的,拿下任局长女儿就是拿下整个财政局,而且任局长后面还要往上升呢,c市的政府业务以后还不是他赵方刚想做就做?无非老丈人开口说句话的事。”

“那这赵方刚岂不就是第二个纪昱恒?”

“何止是第二个纪昱恒,他迟早会超越纪昱恒,纪昱恒可没任局长那么牛逼的老丈人,要我说啊,这纪昱恒也是傻,让下面人钻了空子娶了这小公主,但凡他当时起点心思,还轮得到这赵方刚?所谓平步青云,扶摇而上说的就是他这种男人呐。”

当时赵方刚在隔间里面扯着皮带真的很想一脚踹开门,让那些人有种的当他面说那些话,可刚抬脚他就放下了。

外面是政府的人,他得罪不了,如果项目贷的事情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黄了,不仅要纪昱恒去替他擦屁股,说不定他的准老丈人也得替他出面摆平,那就更加证实了他们所说,他赵方刚就是靠着老丈人往上爬的人。

最后等他们走了他才出来,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感觉更甚。

呵,现在无论他多拼命和努力,这任局长女婿的大高帽子是再也摘不掉了。

任亭亭又等赵方刚等到很晚,她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已经过了十二点,以往如果他十二点前不回来都会先发微信告诉她一声,可今天却没有。

她就给他打电话,可被掐断了,再打再挂,这是之前从来没有的事。

她很不安,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就这么蜷缩在沙发上干等他。

凌晨三点半,他回来了,依旧醉醺醺的。

任亭亭本来已经睡着了,听到声音立刻起身,一时找不到拖鞋,她光着脚去迎他。

“今天怎么这么晚?”她问。

赵方刚把西装扔到沙发上,神色疲惫不堪,“一场结束有二场,二场结束又来了个三场。”

“你不是跟政府的人吃饭吗?又不是跟那些老板,怎么还会二场三场?”任亭亭则把他西装折好放平在沙发上。

赵方刚没回答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渴了。”

任亭亭便去厨房给他倒水,然后再递送到他嘴边。

虽然客厅的灯她只开了一盏小射灯,但他白色衬衫上的口红印还是清晰可见,那一瞬间她手就抖了起来。

“赵方刚,你到底去哪儿了!?”她扬声质问。

赵方刚还没来得及伸手接杯子就被她喊了一嗓子,他仰头看她,“二场ktv,三场酒吧,怎么了?”

“到底是客户要去还是你要去啊?”

他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任亭亭情绪已经上来了,她伸手去扯他衬衫,“这是什么?你别告诉我是女同事不小心蹭到的!”

赵方刚一看,衬衫上居然有个口红印。

他心底骂了一句,妈的。

立马解释,“酒吧是后来在ktv遇到几个有合作的老板,被他们拉着去的,他们点了几个女孩来陪酒。”

任亭亭冷笑,“是kk还是gg啊?”

赵方刚一愣,她怎么知道?

任亭亭把手中的杯子重重磕放在茶几上,“赵方刚,你死性不改。”说完扭头就要走。

赵方刚伸手把她一拉,“什么我死性不改,你把话说清楚。”

“以前你不就是dr夜店王子吗?这名号直到现在江湖上还有你的传说呢!”任亭亭想甩他手却没甩掉。

赵方刚觉得可笑,“是,以前我是贪玩,经常去夜店混场子,但玩归玩,都是逢场作戏。”

“这次也是吗?”任亭亭问。

“不管你信不信,这口红真是人家蹭到的。”

“那你为什么要去呢?你知不知道你快要结婚了?”任亭亭又问。

“这跟结婚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没关系?”

赵方刚索性站了起来,“亭亭,你自己也在这一行,我去都是为了应酬,我一直以为你会理解我。”

任亭亭皱眉,“我是想理解你,我一直都在理解你,可你呢?你换位思考过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没有?我觉得你对婚姻根本就是无所谓的态度!”

赵方刚今天心里本来就憋屈,这会儿被她的不依不饶也点燃了火,“我对婚姻无所谓?我怎么无所谓了?我说了是被客户拉过去的,人家面子我得给吧?难道跟你结婚我就一点自由都没有了?酒吧这种地方踏都不能踏进去?你好歹也在国外念了这么多年书,怎么?对酒吧有偏见?”

“那纪总会去酒吧吗?会在衬衫上留下女人的口红印吗?”任亭亭再次反问。

“你扯他做什么?那涂筱柠还不会在他应酬的时候狂打他电话呢,你呢?你有人家老婆懂事吗?”赵方刚也跟她杠上了。

已经不记得这是他们两人的第几次争吵了。

任亭亭仰头看着他,越发觉得他陌生,或者,她就从未真正了解过他,“你觉得我不懂事?”

“你但凡懂事一点,我也不会这么累。”他如此回应。

“你累了?”

赵方刚揉眉心,“是。你无止境地无理取闹,让我觉得很累。”

任亭亭的脚还光裸裸地踩在地上,很冷,却没有此刻的心寒。

也许,一开始就是她错了。

两人安静得站了很久,偌大的房子里只能听到电视里的雪花声,蓦的,任亭亭说,“分手吧。”

赵方刚抬头,对上的却是她平静的脸,她又说了一遍,表情认真,“分手吧。”

“你再说一遍?”他目光紧锁她。

“分手吧,我也累了。”

他沉默她就继续说,“我们很多不适合的地方不是吗?你不愿意改,我也不愿意接受,三天两头的吵架,是真的不适合。”

她语气越淡然,他就越生气,“任亭亭,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非常清楚,既然大家都累了,继续下去没意义,趁着没结婚,还来得及。”

赵方刚嘲讽的笑,“还来得及?你早就有这心思了?”

这次换任亭亭沉默,她这样他就越气,越气就越口不择言,“好,那分啊。”

分就分啊,谁怕谁。

他说完,任亭亭看了看他,转身就上楼去收拾东西。

赵方刚在客厅坐着,回来的前的困意此刻全无,听着她闹出的动静,心里烦乱的很。

他点燃一支烟开始抽,不一会儿整理好东西的任亭亭提着行李箱下来了。

这次她视线从头到尾没落到他身上一下,低头只顾往外走,赵方刚掐了烟跟过去。

“太晚了,明天再走。”他伸手拦她。

“不了,现在就走。”她却倔得很,闷头就去开门。

赵方刚看着她开门,“我送你。”

“不了,不然回头我还得再来拿车。”

他又重复,“太晚了,我送你。”

“不要了。”她却拒绝,也没回头,“既然分手了,还是各自留点体面。”然后就拉着行李直接出去了。

门被关上,瞬间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电视还在“哗哗”冒着雪花屏。

赵方刚看着门,嗓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