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我有一尊炼妖壶> 第六百九十三章 赴宴

第六百九十三章 赴宴

夕阳西下,夜幕刚刚降临。

大炎帝国皇城,已是华灯初上,但往日肃穆庄严的宫廷,今夜却是热闹非凡。

皇城正东方,大炎帝国皇家宴会厅“麟德殿”外,此时已是灯火通明,人流涌动,四面八方来人,纷纷朝着这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而来。

今夜帝都文武百官齐至,皇宫内外,一众皇亲国戚,皇子、公主……俱都出现在了这里,众人皆身着盛装,步入麟德殿赴宴。

殿中早有接待人员,将各位皇亲国戚、王公大臣、各级官吏……有序的安排在厅内入座。

汹涌的人群中,一名身着首领太监服饰,容貌俊逸的年轻太监,一路东张西望的前行,满脸都是好奇之色,显得颇为扎眼。

“你在干什么?”

这时,走在前方,一名身着洒金广袖长裙,身材高挑,头戴风钗,耳佩珠玉,腰缠金丝玉带,打扮华丽雍容,容貌妩媚惊艳,却又不失高贵的年轻女子,在两名宫女随侍下前行。

走了一阵,她一回头,就正好瞧见身后那东张西望,探头探脑的身影,不禁皱眉低叱。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三公主拓跋凝月。

今夜的拓跋凝月身着公主盛装,妩媚风情略微收敛,高贵气质油然而生,面上略施粉黛,令本就惊艳的容颜,此刻更承托得美若天仙。

饶是周围有不少姿色不凡的宫娥、贵妇……在她的面前,都黯然失色,泯然若众人。

至于被她出声呵斥的青年,也不是别人,正是跟随她一同出席宴会的“韩风”。

此刻,跟着拓跋凝走出后宫,来到举办宴席的大殿,韩风嘴上说着不慌,心中却是有些七上八下。

听到拓跋凝月喝问,韩风强自镇定道:“我……我只是想看看,那些天元王朝的使者长得什么样。”

拓跋凝月闻言,秀眉一蹙,没好气道:“天元王朝使团正在前宫大殿参拜父皇,待会儿才会随父皇一道前来赴宴。”

“啊……原来还没到呀。”

韩风心中一松,不禁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拓跋凝月又瞪了韩风一眼,低声叱道:“行了,今日的宴会十分重要,你跟在本宫身后,没我得吩咐,不许乱跑。”

韩风只得无奈点头,赶紧跟了上去。

虽然今夜赴宴的人数极多,场面拥挤,不过宫廷宴席,毕竟等级森严,拓跋凝月身为皇家公主,自然不可能和臣子们挤在一起。东面设立了一道殿门,供皇子、公主们进入,十分畅通。

韩风跟着拓跋凝月来到入口处,刚要步入殿中,忽闻侧面传来一声轻笑。

“呀……三姐姐,可真巧呢,姐姐今天好漂亮呀。”

韩风听到这道声音不由心中一动,转眼望去,就看到四公主拓跋依兰正带着几名宫女,从侧面环廊走来。

今日的拓跋依兰,明显也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身穿一袭软银青云曳地长裙,外罩苏绣月华锦衫,肩上披着一条雪白柔软的貂绒披肩。

俏面点缀淡妆,鹅颈下精致白嫩的锁骨微露,柔顺贴身的衣裙,将酥胸蛮腰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不得不说,拓跋依兰的颜值也是十分抗打,虽说和拓跋凝月相比,还逊色几分。

但她那一身高贵不俗的气质,搭配上这华贵的装束,再加上近日连番得到对自己有利的情报。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拓跋依兰更显得是容光焕发,此刻亮相,当真是有些惊艳,便是韩风也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前面的拓跋凝月此刻也止步,看向了对方,脸上露出优雅的浅笑。

“四妹,你今日也很美。”

拓跋依兰一路从环廊走来,目光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拓跋凝月身后的韩风,旋即又看向了拓跋凝月。

她的目光在对方那张,魅惑与高贵完美糅合的绝美面庞上,凝视了片刻,原本积蓄的凌然傲气,便不自禁的弱了三分。

即便心中对拓跋凝月十分恼恨,但拓跋依兰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生的太妖孽,令她引以为傲的美貌,在她面前都显得黯然无光。

转瞬间平复了心中波澜,拓跋依兰面露关切之色。

“三姐姐,上次在猎场你受了些惊吓,怎么不在后宫多多静养,来这种嘈杂之处,万一不慎又伤了身子,可是不好呢。”

拓跋凝月闻言,笑意不减道:“多谢四妹关心,本宫的身子可没有么娇弱,只要没人惦记着害我,哪里那么容易伤身呢?”

拓跋依兰闻言,脸上笑容不易察觉的一僵,旋即也只笑着点头附和。

两人随意交谈几句,拓跋凝月不再多言,直接向着大殿内走去。

韩风见状,也连忙跟上。

而恰好,拓跋依兰也朝着殿门走去,两人便靠得近了些。

韩风只感觉鼻尖传来一缕幽香,旋即腰上竟被拓跋依兰悄悄伸手掐了一把。随即,耳边就传来拓跋依兰娇媚动人的声音。

“首领大人,想不到三姐姐把你也带来了,今晚还是老时候,来兰溪宫,给本宫好好揉揉身子,人家可是有好东西要给你呢。”

韩风被这女人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耳听得这满是“歧义”和“暗示”的话语,他不由心中一动,知道,拓跋凝月说的多半是“星辰丹”了。

韩风顿时心中大喜,偷偷传音回话。

“多谢公主,小人今晚定会好好伺候公主的!”

两人偷偷摸摸,交换暧昧眼神,明明都不是那层意思,可表面看上去,要说这两人没有一腿,估计都没人相信。

……

随着拓跋凝月进入麟德殿,韩风也见到皇家宴会厅的真容。

大殿内朱漆金柱,地铺白玉,奢华大气。

厅内已经设立酒席桌案,全厅分为“上中下”三段,等级越高的宾客,坐位越靠大殿内部。

在大殿中央,两片空旷开阔的区域,有袖带飘舞的宫女表演歌舞,厅内歌舞升平,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好一派皇家盛宴的奢华景象。

拓跋凝月身为公主,自然是在大殿第一等区域列座,来到这片区域时,韩风又看到了一些熟悉面孔。

太子、二皇子皆在其中,还有几名韩风没有见过的公主、皇子,以及一些皇亲国戚,男女老少加在一起,足有近百人。

拓跋凝月和拓跋依兰两位公主到场,引起的动静也是不小,许多人上前来热情招呼,或是行礼拜见。

说起来,一般的公主、皇子也得不到这样的礼遇,实在这两位公主背后代表的“权势”太大。

拓跋依兰不用多说,母亲是如今的后宫之主,兄长是掌禁军十二卫的二皇子。

而拓跋凝月的母亲虽然已经离世,但陈皇后的兄长,拓跋凝月的舅父,那也是大炎帝国的一等公爵,镇守帝国一方,权势滔天的大佬。

而其兄长又是太子储君,更关键的是,她本人天赋惊人,手腕非凡,又极得圣宠。

便是帝国的王公大臣们,对于这位三公主殿下,也无不是敬畏三分。

见拓跋凝月被这些“皇亲”包围,韩风当即又开始四下张望,暗中选择有利地形,为待会儿天元王朝使者到来,自己选择隐蔽位置躲藏做好准备。

不曾想,韩风还没看清楚地形,太子和二皇子竟然都朝自己走了过来。

(PS:今日两更。)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