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我的谍战岁月> 第1256章 步步紧逼

第1256章 步步紧逼

第1256章 步步紧逼

董正国在妻子冯蛮的陪同下,一幅恩爱夫妻的做派,坐在咖啡馆靠里的一个座位上,两人吃着小蛋糕,喝着咖啡。

看到推门进来这个人脖颈上的黑白相间的格子围巾,董正国眼中一亮。

按照约定,程续源来与万三良接头,脖颈上会带着黑白相间的格子围巾。

此格子围巾并非是相认的信物,万三良是认识程续源的。

格子围巾是安全道具,如果脖子上带着黑白相间的格子围巾,则说明一路顺利,并无异常,倘若是脖子上没有格子围巾,围巾被收起来了,则说明发现有情况,这是通知在咖啡馆等候的万三良撤退。

“小蛮,你尝尝这个,甜的嘞。”董正国的脸上带着宠溺的爱意,将小蛋糕推给妻子冯蛮。

他抬头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了万三良。

然后他就看到万三良摇了摇头。

董正国心中一沉,且不解,不过,他还是很快做了个手势,示意手下稍安勿躁,一切听他的命令,切不要盲动。

……

看到来人,万三良眉头微皱。

不过,他还是将正在看的一本书合起来放在了桌角。

来人看到了这本书的书名,眼中一亮走过来。

“万先生,劳您久候。”来人朝着万三良抱拳道歉。

“怎么来迟了?”万三良皱眉说道。

陈功书来到上海后,为了最大限度的杜绝暴露,并有摒除早前弊病的考虑,他令人重新制定了一整套接头暗号。

两人这句对话就是新暗号,按照常理来说,迟到的朋友道歉,先来的自然会笑呵呵的说不介意。

万三良皱眉质问,这本就是在黑白相间格子围巾之后又来一次甄别密语。

“抱歉,实在是抱歉。”来人赔笑说道,“昨夜忙碌很晚,整个人都没精神。”

万三良这才消气,他打了个响指,“给这位先生来一杯咖啡汁。”

这也是暗语甄别。

“万队长。”男子低声说道,“三号交通站交通员邢本根。”

“程书记呢?”万三良皱眉问道,“程书记临时有事来不了,他令我来见万队长,传达命令。”

“什么命令?”

“老板下令制裁法租界霞飞巡捕房的耿佳吉,请万队长设法搞到一张耿佳吉的照片。”邢本根说道。

“我尽量。”万三良点点头说道。

“不是尽量,是必须。”邢本根表情严肃说道,“戴老板下的是死命令,耿佳吉必须死。”

“好。”万三良重重点头,“交给我了。”

“搞到照片了,打这个电话。”邢本根将一张纸条推给万三良,“就说七舅姥爷过世了,要不要捎帛金。”

这个时候,侍应生将咖啡端来。

两人品尝咖啡,谈笑风生约莫半刻钟的时间,邢本根告辞离开。

邢本根刚走,董正国就表情阴沉的走过来坐下,“为什么不发信号动手?”

“这人不是程续源。”万三良摇摇头,“只是一个交通员。”

说着,他将手中的纸条递给董正国,“劳烦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码。”

……

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

“万老弟,你觉得程续源是真的临时有事来不了?”李萃群看着万三良,“还是出于谨慎不露面?亦或是嗅到了什么味道?”

“这个不好说。”万三良皱眉,不过,他琢磨了一下,还是说道,“应该不会嗅到什么味道吧。”

说着,他看向李萃群。

李萃群明白万三良的意思,他看向胡四水。

“主任,我们请万老弟过来的整个过程非常小心,也格外注意保密。”胡四水说道,“走漏风声的可能性很小。”

“不管怎么说,他们要对耿佳吉动手,找你要照片,这本身就说明他们是信任伱的。”李萃群思忖说道,“最起码现阶段没有明确的怀疑你的意思。”

“但是要快。”万三良想了想说道,“快刀斩乱麻,迟则生变。”

李萃群点点头,他扭头对胡四水说,“四水,你去搞一张耿佳吉的照片来。”

“明白。”胡四水点头应道。

主任要照片,他就能弄来照片,实在是没有,那就直接拉着耿佳吉去拍照,只要不对这家伙说照片的用途,想必耿佳吉会愿意与他多多来往的。

……

度过了从南京甫一回来那段时间的时间差后,程千帆终于再次致电重庆,向戴春风汇报了自己在近日连续遭遇了两起刺杀之事:

学长明鉴,内中颇多蹊跷之处,码头刺杀之事,若敢死之士,据审讯所得,其供述乃军统上海区行动大队六分队队长万海洋之命令铲除程千帆;另件事,被捕枪手供述乃奉张笑林之命行刺;真假实难判断。

重庆。

罗家湾十九号。

人员行色匆匆。

戴春风面色凝重,他将电报放在桌面上,身体后仰倚靠在椅背上,右手揉了揉太阳穴,“齐伍,我记得上海区行动大队并无六分队的编制吧。”

“确实是没有。”齐伍点点头,说着,他也是皱眉,“不过,陈区长身在前线,若是临时扩编,倒也不无可能。”

“他们在做什么?”戴春风气愤说道,他脑仁疼,“我此前早已经下令,诸如程千帆这样的在法租界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之人,切不可无令任意动手。”

“去电陈功书,就程千帆在码头遇刺,询问有无行动大队六分队以及队长万海洋之事。”他沉声说道。

“这会不会有暴露程千帆身份的隐患?”齐伍沉吟说道。

“无妨。”戴春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那小子应该早就有此考量,没见这刺杀已经过了许多时日,今日才来电汇报么。”

“局座明见。”齐伍心悦诚服说道。

齐伍正要离开去发报,却是被戴春风再次喊住了他,“齐伍。”

“局座。”

“去电二区向迪明,令二区密切关注有无异样动荡。”戴春风沉声说道,他不认为陈功书会凭空弄出来个行动大队六分队来,这不仅仅是是否信任陈功书的原因,盖因为他对于包括上海区在内的各路诸侯在前线招兵买马是秉持支持态度的,故而,倘若陈功书真的弄了个行动大队五分队、六分队的,实无隐瞒必要,更应该主动汇报请功才是。

而根据程千帆在电报中所汇报,枪手行刺之时,果敢且勇武,可用‘敢死’来形容,而被捕之枪手虽然受刑不过开口,但是,其表现依然不俗,其口供则更加可信,故而,程千帆用了‘几确信其人所言属实,乃行动大队六分队行动人员之说法’。

如此种种蹊跷之处,令戴春风警觉,他担心是敌人玩的新花样。

而此种情况,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程千帆实不便过多涉入,故而他下令上海二区密切关注相关动静。

是的,在上海方面,除了肖勉的上海特情组、陈功书的上海区之外,还有一个神秘的上海二区。

此上海二区的成立,是因为王鉄沐、陈明初、何兴建叛变投敌,此三人非常熟悉上海区重要人事情况以及工作方法。

为了使得上海区的工作不受影响,同时也吸取了此次事件以及此前郑卫龙被捕事件的教训,戴春风选择了与军警两界以及上海各方面并无瓜葛的向迪明,另行建立军统上海第二区。

此上海二区只负责收集情报,而不从事行动。

不仅仅如此,向迪明本人是北京大学毕业,曾任国民革命军东路指挥部少将参议、国党浙江省党部委员以及教育部司长等职务,其人在国党内部实际上‘愈发不得志’,不引人瞩目,尤其是在组建上海二区的过程中,除了区书记以及电台人员由重庆局本部配属之外,向迪明选择其他人员的时候,完全不依靠军统的既有人脉,而是以其北大同学以及原教育部系统人脉来开展工作。

用戴春风与齐伍私下里谈笑之言,上海区区长陈功书,以及那个神通广大的学弟,此二人时至今日都不知道上海还有一个军统二区,只此一点,就足以说明向迪明的上海二区的成功:

对于军统而言,瞒得住敌人不是最成功的,瞒得住自己人,才是真的厉害!

……

法租界,善终路与海格路转角处的一处西式公寓。

此处乃是上海区区本部的两处秘密据点之一。

程续源风尘仆仆的赶来此处。

陈功书将一份刚刚收到的密电递给他。

“这?”程续源阅罢,目瞪口呆,“行动大队六分队,队长万海洋?”

他看着陈功书,惊愕说道,“咱们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

铅笔小说 23qb.net

<=16目录+书签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