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 第29章 送你回家

第29章 送你回家

易浅苏晨还有秦圣他们订了十点转场去金碧辉煌,李情深没去,薄宠儿跟着他们一块走了,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了李情深和凌沫沫两个人。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热闹的房间里静的有点诡异。

李情深靠着沙发坐了会儿,摸出手机长按了开机键。

短信微信提醒声响了好一阵儿,才安静了下来,喝了点酒的他单手持着手机按了几下屏幕,过了几分钟,转头看了眼旁边坐着的凌沫沫:“把地址给我。”

凌沫沫抬头:“啊?”

李情深起身,径自往门口走去:“送你回家。”

凌沫沫又啊了一声,有点受宠若惊的哦了下,连忙掏出手机把家里的地址发到了李情深的手机上。

和上来的时候一样,电梯里依旧只有他和她两个人。

他还是那副沉默孤傲的模样。

兴许是他今晚帮了她,凌沫沫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她虽然以前都喊他小叔叔,也见过他几次面,但实际上她对他的印象很片面。

除了他长相出众外,他给她最大的印象就是看不起人。

她从没想过她会和他扯上什么关系,亦或者说,她从未敢过想会和他扯上关系。

不管是他李情深的身份,还是他神话的身份,无论哪一个都是她这一辈子无法触及的高度。

因为知道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她未曾将视线在他的身上停留半刻。

所以,在她的记忆里,李情深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过客。

倘若不是Enson,她想,李情深这三个字,在她的生命里,也就仅限于她知道这个名字。

凌沫沫忍不住又抬头看向一旁立体而又漂亮的侧脸,虽然他表情很淡漠,但在电梯里昏沉的灯光下,依旧俊美的让人屏息。

那会儿在顶楼的房间里,想不通的问题,再次浮现在她脑海里。

他为什么要帮她?

她张了张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老师。”

电梯门打开,已经往外走了几步的李情深,停下脚步,转头面色平静的将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

他的眼睛像是深邃无边的星空。

真的很惊艳。

凌沫沫一阵恍惚,忘记了要说的话。

李情深对着发呆的女孩皱皱眉,眼看着电梯要关上,他抬起手拦了一下。

电梯发出的警报声,惊醒了凌沫沫,她急忙从里面走了出来:“老师,您……”

她刚说了三个字,视线就定住了。

她看见了许久没见的陆念歌。

简晨曦的私人舞会恰好也散场了,他来接她了。

简晨曦喝的有点多,走的摇摇晃晃,他一手拎着她的包和高跟鞋,一手拽着她的胳膊,好几次在她险些摔倒的时候,把她拉进怀里。

李情深看她半晌不说话,蹙了下眉,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虽然他没看到那个人的脸,但他还是认出了那是谁。

他表情立刻冷了下来。

他侧头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女孩,见她视线还黏在那个人的身上,什么话都没说,抬脚冲着门外走去。

他走出好长一段距离,凌沫沫才回神,连忙跟了上去。

男人的步子走得很快,她改成小跑,在追出皇宫门口的时候,总算追上了他:“老师……”

他跟没听到她的话一样,弯身钻进门童打开车门的车子里,看都没看外面的她一眼,对着前面的司机说:“开车。”

凌沫沫张了下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门就被门童关上了,然后车子缓缓发动,行云流水般的驶进夜色之中。

凌沫沫站在富丽堂皇的皇宫门口,看着远去的车子眨了眨眼睛,一头雾水。

他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转眼间就翻脸无情了?

皇宫门口没什么出租车,凌沫沫只好沿着马路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牌那边走。

途中经过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她想到家里的牙膏用完了,便顺道拐了进去。

她没什么要买的,按照往常用的牌子,选了两支牙膏,走到借款台前。

她的前面是一对小情侣,在路过自选架的时候,女孩子突然间扯了扯男孩子的衣襟,略带着几分羞涩的指了指一旁一排各种各样的避|孕|套,小声说:“家里的装备好像用完了。”

男孩子恍然大悟的凑过去,看那些五颜六色的小盒子。

女孩子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拧着男孩子的胳膊催着他快点选。

男孩子笑了,兴许是没留意到后面凌沫沫,话说的比较私密:“我看看哪个最薄,上次买的太难用了。”

女孩子的脸轰得一下红了,她伸出手虚打了男孩子一下:“你还说,就是因为不好用,你前几天用到一半给摘了,我们都没备避·孕·药,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怀上。”

男孩笑着揉了揉女孩子的长发:“怀了就生下来,我养你们。”

女孩子听到这话,脸上笑的怎么都按捺不住。

男孩在货架上拿了几盒,丢进手里拎着的购物筐里,牵着女孩走向借款台。

将他们对话听了个仔仔细细的凌沫沫,在远处站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旁边货架上各种颜色的小盒子。

怀孕?

她怎么把这么关键的事给忘了?

她和Enson做过好几次,好像都没做措施,她会不会也怀上?

凌沫沫突然变得有点忐忑不安。

Enson是ES音乐娱乐公司的总裁,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外界有关Enson的传闻,也也就这一点,而她比别人多了一点点,那就是Enson很年轻,背影很好看。

除此之外,她一概不知。

她虽然跟Enson肌肤相亲过,但她能感觉到,Enson根本就不打算让她知道他是谁,要不然他也不会每次都是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和她做。

所以对Enson来说,他和她之间就是一场交易,未来不会有什么过多的交集,倘若她真的怀了孩子,或许他会让她打掉吧。

凌沫沫犹豫了好一阵子,最终跟做贼似的走上前,随便选了几盒,藏在怀里匆匆的走向结款台。

买单的时候,凌沫沫看着收银员面无表情的熟练的拿着避|孕|套扫过,脸直直发烫。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