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失忆

陆念歌家门口。

刚刚凌沫沫在的时候,一直都很趾高气昂的简晨曦,出其不意的安静了下来,她站在旁边,手抓着包链,小心翼翼的看着陆念歌,眼底带着十分明显的紧张。

陆念歌一动不动的看着电梯,过了好半晌,他才终于眨了眨眼睛,转过头看向了简晨曦:“晨曦,我认识她?”

简晨曦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顿了下,她又说:“以前你工作很忙,我在学校里上学,你在外面好多事我是不知道的,所以你接触了谁我也不是那么清楚。”

似是被简晨曦这话说服了,陆念歌再一次蹙起眉,像是在极力的回想什么。

他下午在SE见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就觉得她有点熟悉,他以为他是在哪个场合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并未太在意,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好像是认识她的,只是他不记得了。

简晨曦不太敢说话,死死地盯着陆念歌。

过了不知道多久,陆念歌抬手按了下泛疼的大脑。

简晨曦抓着陆念歌的胳膊,紧张的问:“念歌,你还好吗?”

陆念歌闭着眼睛呆了会儿,等到疼痛褪去,掀起眼皮看到简晨曦关心的面孔,冲着她温暖的笑了笑,抬手揉了一把她的脑袋:“我没事,就是刚刚觉得自己想到了点什么,就努力地去想了想,然后有点头疼。”

简晨曦:“我们先进屋吧,不行,我打电话让家庭医生过来一趟。”

陆念歌又笑了下:“不用,已经不疼了。”

简晨曦回了个笑,把门拉开,先走了进去,等陆念歌进来,她看了陆念歌好几眼,状似很无意的问:“念歌,你刚刚有没有想起来点什么?”

她怕被他看出端倪,装出很难过的样子:“念歌,我们在一起那两年发生的点点滴滴,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陆念歌脸上浮现出一层抱歉:“晨曦……”

简晨曦看他这反应,面上露出贴心的模样,心底总算平定了下来:“没关系,念歌,想不起来就慢慢想,不着急的,医生说了,这种事情要顺其自然。”

“晨曦,实在是对不起,我竟然忘掉了之前的事。”

“没事没事。”简晨曦笑的很大度,她抬起头亲了下陆念歌的面颊:“你刚不是说,出了汗不舒服吗,想回家立刻洗个澡,赶紧去洗吧。”

陆念歌又说了两句抱歉,才进了浴室。

看着浴室的门被关上,简晨曦慢慢的收起脸上的笑容,她眼神阴沉的听着浴室里传出的哗啦啦流水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小会儿,她眼底微微亮了下,然后迅速的走进书房,打开电脑,调取出家门口摄像头的记录,然后拿出手机,对着电脑屏幕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了自己的助理。

发送成功之后,简晨曦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把这些照片洗出来,寄给李情深,记住别泄露任何寄件信息。”

简晨曦挂了电话,滑着手机屏幕,盯着自己刚刚拍出来的照片看了一遍,眼底闪现出一抹锐利的阴狠。

她最耿耿于怀的事,那就是陆念歌是真的很爱很爱凌沫沫。

就连陆念歌当初失忆,也是因为答应陪凌沫沫第二天吃饭,连夜开车从外地赶回来出车祸导致的。

当时陆念歌第一时间联系的是凌沫沫,她那会儿和凌沫沫关系还很好,凌沫沫去洗澡了,手机放在床上,她帮凌沫沫接听的电话。

挂断电话,她把通讯记录删了,然后赶去了医院。

陆念歌昏迷了大半个月,她在医院里照顾了他大半个月,那个时候,她只想着趁着这个机会感动陆念歌,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陆念歌醒来之后,竟然不记得这两年发生的事了。

医院的护士,以为她是陆念歌的女朋友,对着他各种说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她是怎样尽心尽力照顾他的。

陆念歌醒来之后,在床上还躺了一个月,那一个月她以女朋友的姿态守着他,出院后,她理所应当的住进了他的家里。

她当然知道那段时间的凌沫沫发了疯的在找陆念歌,她跟凌沫沫当时还没撕破脸,想要隔绝掉她和陆念歌之间的所有来往简直是太容易了。

后来,她偷了凌沫沫的歌,参加了比赛,一炮而红,她和凌沫沫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凌沫沫再也不配成为她的对手。

再后来,愤怒之下的凌沫沫就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各种莽撞行事,她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功夫,就把她彻底踩在了脚下。

陆念歌和凌沫沫的事没公开过,她走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公开了和陆念歌的恋情。

她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她简晨曦才是陆念歌的女朋友。

她每天都在担心陆念歌恢复记忆,一天一天过去了,她看他没想起来的迹象,想到医生说要是迟迟想不起来,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来了,她慢慢的放宽了心,也渐渐地释怀了。

而凌沫沫,在被她送进派出所关了十五天之后,就彻底销声匿迹了。

她以为凌沫沫终于被她打趴下了,她的那一身傲骨和自信被她一点一点彻底拆碎了。

谁知道,凌沫沫竟然攀上了Enson,还拜了神话当老师。

在她的印象里,凌沫沫其实是个很死脑筋的人,一件事认准了会义无反顾的走到底,她当初那么喜欢陆念歌,应该会一直喜欢下去的,她以为今天的凌沫沫在比赛现场,会因为陆念歌的出现,以及她在洗手间给陆念歌假装打电话说的那些话,发挥失常,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今天竟然能那么若无其事的比赛完。

她更没想到,她会来找陆念歌,跟他彻底做个了断。

她是真的喜欢陆念歌,凌沫沫不再纠缠陆念歌,是她乐意看到的。

但并不妨碍她不想让凌沫沫好过。

那天在皇宫,李情深出现爆料自己就是神话的时候,她挺意外的。

后来回到家,仔细想了想,在印象里她好像是见过李情深一次的。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