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少年

那个时候她和凌沫沫还小,都还在上初中,她去凌沫沫家里玩。

她敲了半天门,才有人过来开门,她以为是凌沫沫的外婆或者凌沫沫,哪知开门的是一个绝美的少年。

她看着那个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少年,当场傻在了那里。

直到凌沫沫的外婆问是谁来了,她才回神,乖巧甜美的喊了声:“外婆。”

那天除了那个少年,还有一个很漂亮的阿姨,说是阿姨,但看起来很年轻,更像是她和凌沫沫的姐姐,她从他们的聊天里得知,那是那位少年的妈妈。

她向来把凌沫沫的家当成自己的家,所以进去之后,特别自在,可是那一天,她格外的具有压迫感,一直都没说话,眼神也没有从那个少年的身上挪开半分。

看的出来,那个少年对所有人都不是很亲近,属于那种性子极其冷的性格。

凌沫沫一向活泼好动,可能是因为少年在的缘故,她那一天特别的乖,吃饭都是规规矩矩的,吃到一半的时候,可能是眼馋桌子另一端的虾,拿起筷子侧了身去夹,小小的身体不小心碰到了少年,她立刻吓得坐回位置上,对着少年飞速的说了句:“对不起。”

少年表情冷冷的,跟没听到她的话一样,一声没吭。

少年和他妈妈下一秒同时去夹虾,少年妈妈很温柔,把虾放在了凌沫沫的碗里。

少年夹着虾的动作顿了下,然后才将虾放回了自己的盘子里。

她当时年纪虽小,可她看得出来,少年当时夹着虾,并不是要放到自己盘子里的,是想要往凌沫沫那边递的。

吃完饭,凌沫沫拽着她去看电视了,她手里一直在玩着遥控器,不小心被她甩到了地上,她低头去捡遥控器的时候,没注意到茶几,抬头有点猛,脑袋冲着桌角上撞去,少年当时就坐在她们身边,看到这一幕,想也没有想的就伸出手,挡在了那个桌角上。

凌沫沫的外婆洗了水果,喊他们过去吃。

凌沫沫没有撞疼,站起身拽着她进了餐厅,剩了少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她当时回头看了一眼,少年为凌沫沫挡住桌角的手背,早已经青肿一片。

吃过午饭,没多久,那个少年跟着他妈妈离开了。

他们前一秒,后一秒她就去问凌沫沫:“那是谁?”

凌沫沫撇了撇嘴,一脸不悦的说:“小叔叔。”

她还想再问凌沫沫有关那个少年的事。

凌沫沫显然是满心思都在面前的漫画书上,不等她开口,拉着她又开始聊漫画了。

其实,她也只是见过那个少年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而凌沫沫也从没提起过那个少年小叔叔,所以久而久之,她也就忘掉了那个少年。

要不是皇宫那一晚,她也不会想起这件往事。

那天晚上她喝的烂醉,第二天醒来顶着宿醉的脑袋刷牙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反应过来,哦,当年的那个少年,凌沫沫口中的小叔叔,原来就是李情深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经忘记了李情深少年的模样,可是那个少年手背上的那一片青紫却让她记忆尤深。

当年很小,很多事情都不懂。

如今长大了,再回想起来,她才发现,那个看起来很冷很冷的少年,其实对凌沫沫是不冷的。

那么高傲的一个男人,若是知道自己在意的女孩子对前男友如此念念不忘,一定会很愤怒吧。

想到这里,简晨曦的唇边勾起了一抹凌厉的笑容。

“晨曦?晨曦?”

门外传来了陆念歌的声音,简晨曦立刻回神,迅速的关掉了电脑,从一旁的桌子上,顺手拿了一本杂志翻开,然后才应了一声:“我在这里。”

书房的门被推开,陆念歌裹着浴袍走了进来,他看到简晨曦手里拿着的杂志,“怎么看起来这些八卦杂志了?”

“闲着无聊嘛。”简晨曦放下了杂志,向着陆念歌走了过去。

陆念歌伸出手,顺势抱着简晨曦低头亲吻了起来。

上午十点钟,睡醒的李情深,踏进浴室。

站在花洒下,洗澡洗到一半,他听到了楼下的门铃声。

这别墅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会过来的除了凌沫沫基本上没其他的人。

他顾不上洗到一般的头,拿着花洒把身上的泡沫飞速的洗掉,胡乱的裹了个浴袍下了楼。

别墅的地板是大理石,李情深走的很急,身上的水珠落在地上,地面有些滑,他好几次险些滑倒,好在他反应迅速,及时的抓住了楼梯的扶手。

穿过别墅一层大厅,他奔到门口,快速的推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请问,是李情深李先生吗?”

李情深没说话。

男人递上来了一个信封:“这是您的快件。”

李情深拧了拧眉,接过信封,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把门拉上,转身回了楼上。

把信封随便丢在桌上,他回到主卧又进了浴室。

再出来是十分钟后,他下楼弄了点吃的,填饱肚子,泡了一杯红茶往楼上走去。

他本来是想去三楼的音乐室,经过二楼的时候,想到了那个快件,就折回主卧,从桌上拿起。

进入音乐室,他将茶杯放在茶桌上,慢条斯理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懒洋洋的撕开了信封,有几张照片从里面滑落了出来。

他随手拿起,看到照片里的人,表情慢慢转冷。

照片里的凌沫沫,穿着昨天的衣服,正在跟陆念歌说话。

所以,昨天她比赛结束之后,就去找陆念歌了?

李情深把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的翻过,每一张照片里的她都在看着他的眼睛,其中好几张照片,她脸上还挂着笑。

最后一张照片有门牌号。

李情深默了会儿,持着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过了不到五分钟,他手机响了一声,陆念歌目前居住的具体地址进入了他的手机里,地址最后的门牌号和照片里的门号牌一模一样。

所以,昨天比赛结束之后,她是去陆念歌家里找他了?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