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 第41章 不分你我

第41章 不分你我

凌沫沫下意识地低叫了一声,下一秒她的后脑勺便被人拖住,有温热的呼吸迎面扑来,随即唇便被人紧紧的锁住。

男人的唇瓣很柔软,带着淡淡的薄荷清香。

凌沫沫浑身僵硬的任由着他吻着。

他越吻越深,手圈住了她的腰,将她紧紧的带入他的怀里,用力的像是要将她镶嵌进他的骨血里。

他唇齿的力道跟着他胳膊的力道,一点一点的加重,她的唇被他吻得有些发麻发木。

她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般的吻过,即便她和陆念歌在一起过两年,陆念歌对她最过分的举动,也就是亲吻过她的面颊和额头。

她被他吻得渐渐失去了力气,双腿发软的靠在他的怀里,为了不让自己瘫倒在地上,她条件反射的抬起胳膊,攀住了他的肩膀。

她的这副反应,落在他的心头,像极了配合,他浑身一颤,扣着她腰的指尖愈发的用力,吻得更激烈了。

滚烫的舌,向着她的口中深处,无止境的探入着。

他惹得她的唇有些疼,她本能的往后缩了缩,他掌心加大了压着她脑袋的力气,吻得更深了。

她感觉自己肺部的空气被他吸干了,甚至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他吸的提到了她的嗓子眼处,仿佛他的舌尖可以碰触到了她柔软的心脏。

有那么一瞬间,凌沫沫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逆流。

她听见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那种心跳加速的快感,让她的脸在漆黑的房间里,不由自主的泛起了红。

这种心跳速度是她一生之中都未有过的,比她曾经面对陆念歌的告白时的心跳速度还要疯狂。

她的神志都逐渐的开始涣散,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圈住了Enson的脖子,把全身的体重都交付给了他。

在和他亲密接触这件事上,她从没主动过,这是第一次。

李情深喉结滚了滚,下一秒就将她死死地按在墙壁上,狠狠地压着她的唇厮磨着。

凌沫沫浑身颤栗着,觉得此时此刻的这个吻,比他们之前在床上做的那些事来的还要疯狂。

她总觉得此时的Enson在耗尽了全部的力气亲吻她。

直到她的唇被磨破了皮,有腥味在彼此的口中扩散,他才缓缓地放开了她。

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气息不稳的喘着气儿。

室内一片黑暗,他明明看不到她的脸,却还是拼命的盯着她的脸看。

在他心头的那股醋意没有消散之前,他一直都忍着自己不要见她,他怕自己像是那天一样措手不及下真的伤到了她。

直到今晚收到她发来的那些微信消息,他心头绷着的那根弦啪的一声断了。

他感觉他已经病态了,看到她消息里带着陆念歌这三个字,都能嫉妒的发疯。

他喜欢她,却又恨她,明知道她不喜欢他是没错的,可他就是恨她的不喜欢。

李情深闭了闭眼睛,缓缓地抬起手摸向了她的唇,用大拇指慢慢的摩挲着。

她的唇瓣已经肿了,破掉的皮,被他蹭出刺刺的疼,她忍不住的低吟了一声,身体跟着轻轻的哆嗦了一下。

他带着心疼的低下头,再一次用舌尖缓缓地亲吻而过,小心翼翼,珍爱无比。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伸出手将她抱起来,走向床边……

他和她肌肤相亲过好多次了,凌沫沫以为自己早就能做到心如止水了,可她的衣服一件一件被他褪去的时候,她整个人紧张的不得了。

她以为他会和之前一样,顺理成章的继续到最后,可是在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

她愣了会儿,睁开眼睛,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到,只是依稀听见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过了没一会儿,他重新把她拉入怀中……

良久,房间里的暧昧声才彻底消失。

凌沫沫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寂静的黑暗里,她听见Enson有力强悍的心跳声和略微有点粗重的呼吸声。

刚才的那些事情,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住进了她的脑袋里一样,不断地浮现着,她强忍着发烫的耳边,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她满怀羞耻的躺了不知道多大一会儿,突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刚的Enson之所以半路停下来,是去准备措施了。

她张了张口,一时间有点形容不出来自己此时的心情。

上次她给他塞小方块的时候,他明明拒绝的很干脆,怎么这次自己反倒是主动戴起来了?

没想到Enson的脾气也这么古怪,就跟李情深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想到李情深,凌沫沫又张了张口。

手机放在外面的客厅里,不知道他回没回她消息,还生不生她的气。

她当他学生有一段时间了,最近问题不断,她都没能跟他好好上过几次课……

在凌沫沫的胡乱思考中,Enson搭在她腰上的手,一点一点的开始往上移。

凌沫沫累到早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如果再来一次,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明天会下不了床,她下意识的想要出声说“不要”,然而,在张开口的那一刹那,她突然间想到Enson和李情深是认识的,而且当初,是Enson说给她安排一个老师,也就是说,很有可能Enson和李情深是很好的朋友。

想到这里,凌沫沫便微微的张开口,轻轻的问道:“Enson,你和李情深关系很好吗?”

Enson专注的啃咬着凌沫沫的锁骨,没有丝毫的停顿,“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那你们的关系好到了什么程度?”凌沫沫被Enson吻的神志有些涣散,却还是强压着身体里的悸动,颤抖着声音询问。

Enson心思压根不在她的话上,一时间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她询问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相反,他还觉得凌沫沫问的问题有些好笑。

关系好到什么程度?他就是李情深,李情深就是他,这种关系还需要分好坏吗?

没等到Esnon的回答,凌沫沫又出声:“Enson?”

Enson回神,一边继续亲吻着她,一边心不在焉的回:“不分你我。”

PS:今天到此为止哈~~明天多更点,今天出差,到酒店就来搞更新了~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