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 第49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第49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一直到演唱会的倒数第二个人上场的时候,简晨曦也不知道对着SE的高层说了些什么,便笑着站起身无声无息的挪到了凌沫沫的身边坐下:“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金主把你扔了?”

凌沫沫脸色平静,慢慢的侧了头,看了简晨曦一眼,差不多到她去后台的时间了,她缓缓地站起身:“抱歉,我还有点事情,所以先走了。”

她这样的动作,落在简晨曦的眼底变成了落荒而逃。

简晨曦勾着唇,愈发的咄咄逼人了,说出来的话,极其嘲讽:“演唱会还没结束,你这么着急走干什么?不过,如果换成我,我也会走,看着别人在舞台上光鲜亮丽,而自己只能坐在台下,明明都是想当歌星的,可是差距就偏偏这么大……”简晨曦慢慢的抠着自己的指甲,“想必心底很受刺激吧,如果我是你,也许今天晚上,我就不会来。”

凌沫沫背对着简晨曦,听到她这些冷嘲热讽的话,只是勾着唇,淡淡的笑了笑,随她现在怎么说吧,等下,她总会让她知道,现在的她,到底有多可笑。

不管多少次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可是真真正正到要上台的时候,还是会紧张。

凌沫沫的手心已经布满了汗,她保持着深呼吸,慢慢的站在了后台的入口,听着主持人站在舞台上讲话。

凌沫沫站在那里,可以看到简晨曦已经换回到SE高层的身边了,她低着头在和他在交谈。

主持人的声音顿了顿,缓缓的说:“本来演出到此是要结束的,但是张路南先生临时给大家准备了一个惊喜,有请我们最后一位歌手凌沫沫。”

凌沫沫的视线一直都在落在简晨曦的身上,她清楚地看到在主持人吐出她的名字后,简晨曦正说着的话一停,过了会儿,不可思议的抬起头。

凌沫沫迎着她的视线,慢慢的走了出来。

她从简晨曦的脸上看到了震惊,若不是现场很多人在,她想简晨曦可能会当场失控站起身来质问她怎么会突然上场。

凌沫沫唇角泛起一抹笑,她站在舞台的正中央,举起话筒:“大家好,我是凌沫沫,我演唱的是……”

她的视线再次落在了简晨曦的身上:“简晨曦小姐的《似水流年》。”

她有想过她演唱哪首歌最合适,她想来想去,最后选择了简晨曦的成名曲,也是那首她被简晨曦偷走的歌。

简晨曦偷走的这首歌,不管是从作词还是作曲,都是出自她的手,她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更懂得这首歌,也更能唱好这首歌。

她想要借着今晚的比赛和简晨曦在网上打擂台,她不比简晨曦有那么多的粉丝还有运营团队,她只身一人要想打过简晨曦,唯一的办法是靠实力,只有她真的唱的比简晨曦好,让路人心服口服,才能让路人站在她这一边,帮她而战。

《似水流年》这首歌,凌沫沫当初做了两版。

一版是简晨曦偷走的汉语版,一版是她当时还没想好,所以没来得及分享给简晨曦的粤语版。

凌沫沫先唱的是汉语版,唱到副歌的时候,她切换成了粤语版。

其实一整晚的演出,台下那些人看的都很心不在焉。

凌沫沫声音空灵干净,带着一抹微颤的软绵,在粤语版出来的那一刹那,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甚至原本三三两两说话的人,也都一个一个停止了下来,抬起头,看向了舞台。

简晨曦看着台上的凌沫沫,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

今晚的演出单上,明明没有凌沫沫的,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压轴的不是去年的影后吗,怎么会变成了她这样一个无名小咖?

她今晚盛装打扮,她还以为她是被她逼得走投无路开始靠着陪睡各种金主混日子,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来登台演唱的。

刚才自己在她的面前,盛气凌人的说了那么多话,难怪她一直淡笑着没有回口,她还以为她凌沫沫现在学聪明了,知道淡定两个字怎么写了,原来,她只是把她当成小丑在看。

而且,那么多首歌,她不选,偏偏选了这首《似水流年》。

她这分明是在挑战她。

简晨曦瞪着舞台上的凌沫沫,指尖渐渐地抓紧了手里的包,因为用力,包被她抓到变形。

凌沫沫虽然没有参加过大型的演唱会,但在大学的时候,每次学校大型活动,她都是会上去唱一曲的。

虽然一开始,她是有些紧张,但渐渐的她找到了感觉,那种久违的状态也慢慢的都回到了她身上。

当她将最后的一个尾音,微微的唱完,她才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台下。

安静。

台下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大家都在盯着她看。

她被这么多人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微微低头,避开了所有人的眼光,弯腰鞠躬:“谢谢大家。”

说完她转身往台下走去。

等她人都消失在舞台上了,台下才响起阵阵掌声。

这样的掌声,比之前所有歌星的演唱,来的都要激烈。

凌沫沫下了台,才感觉到那种浸入骨髓的紧张,她掌心里全是汗,腿和脚都是软的,几乎站不住,她勉强的走进洗手间,靠着墙壁平静了会儿心情,一直到完全的确定自己可以行走自如,这才深吸了一口气,优雅的迈着步子回走了出来。

演唱会结束之后,便是晚会,凌沫沫再回来,气氛比起刚刚的演出变得散漫了很多,有些人在跳舞,还有些人在闲散的聊着天。

她绕着人群找易喜欢的时候,正好和领着助理愤愤往电梯这边走的简晨曦碰了个正对面。

简晨曦看到她,毫不犹豫的递给了她一声凉笑:“真是没有想到,凌沫沫,你还挺有本事的。”

凌沫沫知道她的话是含着讽刺的,可她偏偏当成了褒义,笑容异常灿然道:“谢谢简小姐的夸赞,不知道简小姐还有别的事吗?”

简晨曦看着凌沫沫灿烂的笑脸,心底愈发恨得牙痒痒了起来,天生个性不服输的她硬生生的挤出来了一个比凌沫沫还要灿烂的笑容,“没什么别的事,就是看你今晚风光大胜,特地过来恭喜一下,只是这样的风光,希望你可以一直维持下去。”

凌沫沫向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和简晨曦从重逢到现在都没有正面交过锋,现在听到她这么不冷不热的嘲讽,冷冷一笑,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回答:“倒是不牢简小姐费心了,简小姐还是多多为自己费费心吧,人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简小姐您这前浪,可别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