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有病

这句话有点突然,李情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嗯?”

凌沫沫听到他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急忙收住了后面的话。

Enson等了几秒,又“嗯?”了一声。

凌沫沫没说话。

Enson等了会儿,问:“谁?”

顿了下,他明知故问:“打你的人?”

凌沫沫抿了下唇,很轻的“嗯”了声。

果然她说的是他……

李情深身体紧绷了下:“他不知道什么?”

凌沫沫又不说话了。

李情深明知道都发生了些什么,偏偏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问:“他是谁?你和他发生了什么冲突吗?”

李情深看凌沫沫一直没说话的意思,突然问:“我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

一直沉默着的凌沫沫,被他搞得一愣:“啊?”

“我看你这么久没说话,是不是我刚刚问了不该问的事?”没等凌沫沫说话,Enson又补了句:“抱歉。”

凌沫沫张了张口,过了几秒钟,小声说:“我没不高兴。”

李情深用商量的语气问:“那,能不能跟我讲讲发生了点什么?”

自从凌沫沫跟简晨曦闹翻之后,她以前的同学都认为简晨曦说的那些是真的,没辍学之前,她跟那些同学都已经不怎么来往了,辍学之后更是一点联系都没了。

拜简晨曦所赐,她原本人声鼎沸的生活圈一夜之间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那些不甘心,那些被人误解着的事,她连个倾诉对象都没有,只能一个人憋在心底慢慢的消化。

此时Enson突然问起她,她竟有些不知道该不该说。

李情深以为她并不想说,妥协道:“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凌沫沫抿了抿唇:“不是。”

“嗯?”

凌沫沫默了两秒:“不是不想说,是……”

……不知道从哪儿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凌沫沫烦躁的抓了下头发,在黑暗中思考了片刻,索性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是李情深。”

“打我的人,是李情深。”

“因为我今晚去参加张路南的私人演出了,他以为我是靠着张路南拿到的那个演出机会,”凌沫沫顿了下,怕Enson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又解释了一句:“就是,他以为我和张路南有什么交易,就好像我跟你一样。”

“实际上,他误会了,根本不是他看到的那样,我跟张路南压根不认识,今晚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我能去他的私人演出,并不是拖了他的关系,是陈婉茹帮的忙。”

Enson愣了下,脱口问:“陈婉茹?”

凌沫沫嗯了一声:“对,陈婉茹。”

Enson:“你怎么认识她的?”

凌沫沫没遮遮掩掩,如实说:“就是上次你喊我来皇宫的那天,我认识的她,她喝多了,在洗手间里吐了大半天,人靠在马桶旁边怎么都站不起来,我就过去帮了下忙,她以为我是她助理,就指挥我送她回家,她一个女人喝醉成那样,我也不太放心把她一个人丢下不管,所以就送她回家了,她为了表示感谢,就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说到这儿,凌沫沫忍不住吐槽了句:“我本来是不知道张路南举办了私人演出,我是听简晨曦说了才知道的,而且陈婉茹她有提醒我能不去那个私人演出就别去,我也有想过不去的,但是我不能不去,对我来说,今晚是个机会,而且……”凌沫沫停顿了一小会儿,接着说:“我去,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李情深。”

“因——”李情深以Enson身份留在凌沫沫身边的时候,向来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即便说话的时候,都是刻意压着嗓音的,而此时他听到凌沫沫的话,险些用真声脱口而出,好在只是说了一个字,他边迅速的收住了声音,他佯装成咳嗽的样子,清了清嗓音,过了片刻才接着问:“因为李情深?”

“嗯,”凌沫沫把那天在皇宫,遇见陈婉茹之前,先在洗手间里听到简晨曦电话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然后又继续说:“我都知道了简晨曦的计谋,肯定是不想让她得逞的,而且我以前已经被简晨曦先下手为强害过一次了,我不能再有第二次,要是真的被她一旦在网上带起舆论,我肯定会很多年都无法翻身的。”

“而且她还要拉着神话下场,我被简晨曦害的曾经在学校里被人指指点点过很长一段时间,我特别明白那种感受,虽然神话那人性格不怎么讨喜,脾气阴晴不定,也不懂得怎么尊重人,但是,我还是不忍心他因为我被牵连。”

“我思来想去了一整晚,觉得张路南这个私人演出无论如何我都得去,简晨曦她能在网上以路人的角度爆料自己唱功有多好,我也可以的,我为了让网友觉得我就是比她厉害,我还特意选了她的成名曲……”

李情深没说话,他说不清自己此时此刻是怎样的一种感受,激动,懊恼,后悔,兴奋,总之五味杂陈。

他怎么都没想到,她今晚之所以会出现在那种场合,也有他的原因。

堆压在胸膛里的那些复杂的情绪,最后全都演变成为了狂喜。

尽管她在说不忍心他被她牵连之前,还加了一长串的前提,而那些前提都不是什么好词汇,可他还是觉得很开心。

凌沫沫并没有察觉到身边的Enson这些细微的情绪变化,她想到李情深训斥她的那些话,垂着眼皮忍不住又小声埋怨了句:“李情深他什么都不知道,就甩了我一巴掌,他根本就不清楚其实我早就想要躲开张路南了,可是晚会上那么多人看着,还有那么多人过来给他打招呼,我又惹不起他,总不能直接跟他翻脸,亏的我当时看到他出现,还感动了一下下……现在回想起来,我真觉得他这个人有病。”

李情深像是听错了一样,嘴里的话磕绊了下,问:“有……有病?”

“难道他没病吗?”凌沫沫掰着手指,把李情深的问题从头到尾又数了一遍:“他没人性,自负又自大,目中无人,脾气还很诡异,上一秒风平浪静,下一秒就翻脸无情,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李情深皱了皱眉。

房间里安静了两秒,他清了下嗓音,声音有点飘忽的说:“嗯,好像是有病。”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