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肤浅

Enson又是很久没回她消息。

凌沫沫以为他是工作太忙,没太在意。

她趁着这会儿休息,登进微博看了眼,#简晨曦#已经跌出热搜榜排名前十了,#神秘女神#杀进了榜单前三。

她唱的那首《似水流年》热度远比她想象中发酵的大,不少博主发短视频的时候配乐用的都是她唱的这个版本。

互联网就是这样,一旦火了会越来越火,就算是现在的发酵全都是真实的,但在一开始,尤其是简晨曦降热搜的情况下,肯定是有人帮了她的。

她在张路南私人演出那晚,和李情深发生了那样的不愉快之后,有跟Enson说过自己的计划,所以她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帮她的人是Enson。

想到这儿,凌沫沫再次点进微信给Enson发了个消息。

【沫沫妖精:你是不是帮我买了微博热搜?】

Enson这回消息倒是回的很快。

【Enson:不是我。】

他说的不是没有,而是不是我……这话的意思是他知道是谁?

凌沫沫刚想打字问,Enson的消息又进来了。

【Enson:应该是神话。】

应该是神话?

她的老师李情深?

凌沫沫愣住。

正在她想着继续问Enson是怎么知道的,舞蹈老师喊她继续训练了。

凌沫沫只好停下这些念头,放下手机。

等训练结束,李宅那边已经把午餐送过来了。

凌沫沫送走舞蹈老师,来到餐厅门口,看到坐在餐桌前等着她吃午饭的李情深,顿时想到Enson的微信。

应该是神话……

她认识的人里,能砸那么多钱买那么多热搜的,除了Esnon就是李情深。哦,还有一个是陈婉茹,但她和陈婉茹除了那次一面之缘,后来也没什么接触,她也犯不着因为自己醉酒她照顾了她一次,就这么一直帮她。

所以Enson会这么猜测,还是很有道理的。

凌沫沫坐在餐桌前,默默地给自己盛了饭,一边脑子里盘算着这些,一边时不时地看一眼对面的李情深。

她不是那种特别能藏得住事的人,越想越觉得好奇的她,咬着筷子思考了两秒,抬起头喊了声:“老师。”

李情深垂着眼皮细嚼慢咽的吞掉嘴里的东西,才不紧不慢的“嗯?”了一声。

凌沫沫旁敲侧击的问:“那个,你看到微博上那些热搜了吗?”

李情深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看到了。”

他都没问她哪些热搜,就直接说了句看到了。

看来网上的那些事,他很清楚。

凌沫沫用力的捏了捏指尖的筷子:“老师,昨晚上我睡前,看到简晨曦的热搜在往下降,但是我醒来,一下子上了好几个热搜,都是跟我唱的那首歌有关的。”

凌沫沫眼睛一眨不眨的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接着说:“按照我长期吃瓜的经验,那个能一下子上这么多热搜,肯定背后是有团队或者资本下场的。”

李情深不知道她和Enson的关系,凌沫沫直接略过:“但是吧,我认识的人里,能有这么大本事的,也就您。”

李情深面色很平静,一点端倪都没流露出来。

凌沫沫看实在是旁敲侧击不出来什么,低头吃了两口饭,索性直接抬头问:“所以,老师,那个微博热搜,是不是您安排的?”

李情深抬起头来,“吃饱了?”

凌沫沫摇了摇头:“没有。”

“那就闭上你的嘴吃饭。”李情深说完,又垂下眼皮去喝汤了。

他虽然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但从他的反应上来看,凌沫沫确定微博热搜真的是他做的:“老师……”

没等她后面的话说出口,李情深抬头扫了她一眼。

眼神有点冷。

凌沫沫吓得连忙闭嘴,低头乖乖去吃饭。

餐桌上安静了一小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帮了她的缘故,凌沫沫胆子大了一些,觉得李情深好像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了,她咬着筷子,小声说:“老师,网上都在好奇唱歌的人是谁呢。”

李情深没理她。

凌沫沫又说:“老师,王一导演电影主题曲的人快定了,SE也再选重点培养的对象,我觉得我们透露点唱歌的人是我的消息出去,对我目前的处境来说应该帮助很大。”

李情深停顿了一下筷子,抬起眼看了一眼她,语气淡淡的说:“现在爆出去,这一切就白忙活了。”

凌沫沫不解的问:“怎么会白忙活?现在网上关注度那么高,爆出去,我不正好就火了吗?”

李情深毫不留情的嘲讽道:“肤浅!”

凌沫沫撇了撇唇,心底因为知道他帮了她,对他浮现出来了那点好感瞬间烟消云散。

她怎么就肤浅了?

这种大好机会,不就应该及时把握住吗。

据她所知,SE重点捧的三个名额里面,有一个是给男歌星的,剩下两个人是女歌星,而其中有一个叫做林依依的女歌星跟歌坛天王罗源合唱了一首新曲,现在登上歌曲排行榜第一,名气大噪,备受关注,想必林依依十之**都会成为ES重点捧得人,据说现在新专辑已经都开始筹备制作了。

仅剩下的最后一个名额,那么多人争,她肯定是要全力以赴的。

要不是因为她现在归李情深管,她早就去自己爆自己了。

凌沫沫看着慢条斯理吃着饭的李情深,瘪了瘪嘴:“老师,就算我肤浅吧,可是,这种难得一见的好机会,那要是错过了,未免显得也太傻了。”

吃完饭的李情深,放下筷子,抬起头看向凌沫沫,眼中对她智商的鄙视一目了然:“就因为这是难得一见的好机会,所以才要把它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被莫名鄙视的凌沫沫,默默无语了片刻。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很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她看着李情深,眨巴着眼睛,露出一副无辜讨好的模样:“老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您有别的打算了?”

李情深看了凌沫沫几秒,缓缓地开口说:“过两天,你继续不露脸的唱首歌推出去,大家越是好奇你究竟是谁,长什么样子,越是不能轻易让大家知道。”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