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放纵

这段时间,她和他每天都会在微信上聊一些琐碎的事,聊天内容不温不火,很多时候都是她在对着他诉说对生活或者是对李情深的种种不满。

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耐烦,她的每一句吐槽,他都都给了她回复,甚至有的时候还会鼓励她。

她一直觉得Enson身为SE公司的大BOSS,应该是那种很高高在上的存在,就算是没有李情深的性子那么孤僻,但也应该是那种很难让人接近且相处的存在,和他聊的时间久了,她才发现,Enson根本和李情深的性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她跟他聊天大多数都是小女孩的话题,在他看来无聊且幼稚,可他却从没表现出来过什么不耐烦。

虽然她不知道Enson长什么样子,但接触下来,她觉得Enson是一个很有涵养,温柔且很温暖的人。

自从经历了那么大的波折之后,她很少跟人聊天,也找不到什么人可以聊天,现在有了Enson,她就好像是找到了一个树洞,总之,Enson对她来说,是很舒心的存在。

这段时间她一直住在李情深的别墅,每天从早忙到晚,几乎都忘记了她跟Enson之间的那些协议。

此时他打来的这个电话,用的是询问句,就好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和以前那种只是来通知她一声,至于她想些什么他毫不在意的语气截然不同。

她当知道他话里藏着的暗示,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听到他这种语气,才会觉得特别的暧昧亲昵。

他和她的关系说好听了是协议,说难听了就是金主和女歌手,要是再讲直白点,她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商品,他用够了也就丢了。

她对他最不应该有任何情绪上的浮动,她就应该摆清楚自己的位置,服务好他,然后再等下一次的服务。

道理她都懂,可她发现,她此时此刻听到他的询问,心跳还是忍不住有些加快,耳边就跟着了火一样又烧又烫,她握着手机,安静了好几秒钟,才很轻的“嗯”了一声。

对比她,Enson反应倒是淡定多了,“那好,等会儿见。”

约个炮而已,搞得跟约会一样。

凌沫沫真没办法淡定自然的回一句“好的,等会儿见”,她抓着手机,憋了半天,干巴巴的“哦”了一声。

Enson没再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凌沫沫听着耳边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嘟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电话被切断了,然后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

最近这几天的怀江城在升温,到了夜里温度依旧是有些燥热。

皇宫套房里的冷风打的很足,乍一进去的时候,凌沫沫冷的浑身打了个哆嗦,但是一通翻云覆雨之后,她身上还是沾满了汗,让她有些分不清是她的汗还是Enson的汗落在了她的身上。

漆黑的房间里很安静,除了她和他发出的那些暧昧声响之外,再无其他的动静。

凌沫沫以为她和Enson这几天在微信上聊下来,算是已经很熟了,Enson怎么也会和她说几句话,没想到他什么话都没说。

他的唇温热柔软,没有一刻离开过她的肌肤,她感觉他的情绪不是那么稳定,忽好忽坏一样,手指落在她身上的力道也是忽轻忽重,就连后来闯进她身体之后,要着她的动作也是一会儿温柔一会儿蛮横。

他并不是每天都会喊她来见面,按照频率来说,有时候一周,有的时候都能超过十天。

他每次见她,也不会特别的贪恋在床事上,基本上都是两次,就那回有了第三次,但因为她抱着哄高兴他,让他帮忙在李情深面前说两句话的想法,第三次做到一半他还刹车走人了。

可是今晚,凌沫沫觉得Enson有些放纵。

床单渐渐地被汗水浸湿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产生出要被Enson弄死在床上的错觉。

她很累,但她又推不开他,甚至到最后,她是累的睡过去的还是昏过去的,她都分不清。

陪着凌沫沫出现在张路南私人演出的那一晚上,易喜欢几乎一整晚都没能睡着。

等她再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

房间里很安静,窗帘半拉着,微开的窗户吹进来的微风将窗纱吹得四处飘荡。

易喜欢看着富丽堂皇的房间,用了比旁人要慢很久的时间,才迟钝的反应过来这是易浅的卧室,然后又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回忆起来昨晚上发生的种种。

她下意识地想要坐起身,不动还好,一动她才发现自己浑身疼得厉害。

她转着脑袋往旁边看了一眼,另半张床上空荡荡的,易浅早就不知去向了。

床单被褥换了新的,就连她身上的睡衣都穿戴的整整齐齐,她视线扫过自己落在外面的胳膊,看到白皙纤细的手臂上全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她比旁人慢半拍,过了十来秒钟,脑子里才浮现出昨晚上易浅和她做的那些事情,然后想到他将她压倒在身下之前,说的那句话:“欢欢,给我生个孩子吧。”

孩子,她和易浅哥哥的孩子……

易喜欢张了张口,想到他对她求婚那晚她接到的电话,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褪去。

她不能给他生孩子,不对,是她不能留在他身边……

想到这儿,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进浴室快速的洗漱好,然后找了一身衣服穿上,拉开门走出卧室。

佣人一看她出来,立刻围了上来:“易小姐,您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面对大家七嘴八舌的询问,易喜欢摇了摇头:“我想出去。”

佣人纷纷摇头,“易小姐,易先生说了,没有他的允许,您不能离开这栋房子。”

易喜欢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看向管家:“你的意思是,我连这栋别墅的屋门口都不能出去?包括院子?”

管家点点头,“是的,易小姐,您连玄关那扇门都不能踏出去一步,包括院子。”

看着目瞪口呆的易喜欢,管家又说:“易先生还说了,只要易小姐您不出这栋房子,您想做什么都可以。”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