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信仰

凌沫沫迟迟没有收到Enson的回复,便丢下手机去洗澡了。

等她出来,发现微信里置顶位置的Enson依旧一片安静,只当他在忙工作,没打扰他。

今天一天,她因为填歌词,消耗了不少脑细胞,这会儿蛮累的,可是她躺在床上,却又有点睡不着,便拿着手机,在网上查一些有关“暗恋”元素的小文章。

看着看着,不知怎么,她就点进了音乐APP,找到了陈婉茹早期的那些歌。

很多歌都是经典曲,小时候听的时候,只觉得好听,现在仔细去体会这些歌,凌沫沫发现,每一首歌其实都有它的故事和灵魂。

网上有句话,一直很火,“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仔细回想一下,能让众人发出这种感叹的,实际上是那首歌一开始就很有故事。

凌沫沫想到那会儿李情深跟自己说的话,她突然隐隐懂了他的良苦用心。

他让她入戏,只有入戏打动了自己,才能打动别人。

她也终于理解,为什么李情深会觉得她的歌词枯燥无味。

因为这一整套,她是在为写词而写词,不像是他,是为爱而作曲。

难怪他对她的歌词总是不满意,因为没有灵魂,也难怪他的曲子为什么每一首都是经典,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给音乐注入了真情实感。

虽然她对李情深的印象,一直都是忽好忽坏,真要是取个印象平均值,可能连及格线都达不到,可是此时此刻,她不得不承认,李情深真的是一个有梦想且有深度的人,他不为迎合市场而创作,他从未想过跟风,他想给大家共鸣给大家思考。

在凌沫沫的神游中,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她拿了起来,看到Enson发来的微信。

【Enson:睡了?】

【沫沫妖精:没有,我在想事情。】

【Enson:想什么?】

【沫沫妖精:歌词。】

【沫沫妖精:我要出专辑了,某人给我订的主打曲是暗恋元素,让我自己填写歌词。】

凌沫沫发完这条消息,脑袋里又闪过了李情深的话,如果你暗恋过,就好好的回味一下那种感觉。

暗恋的感觉。

暗恋……

凌沫沫歪着头想了会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低头看了眼手机。

屏幕停留在她和Enson的对话框页面。

她看着屏幕最上方Enson的名字,想到她因为等不到他的微信,焦躁不安的心情,想到他随便问她一句是不是还在意陆念歌,就不由自主打了一长串消息给他解释的行为……

她微微的张了张口,手指下意识地抓紧手机。

她睁着眼睛,细细的想了好一会儿,忽然掀开被子跳下床,走到旁边的书桌前,拉开椅子,找了一张纸和笔,一边思考着,一边写着。

她时不时地会把纸撕下来,团成团都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在一个厚厚的本子,快要被她撕完的时候,她终于停了笔。

她看着自己写下来的一纸字,很是满意的伸着懒腰笑了下,然后才拿起手机。

【Enson:歌词填的怎么样了?】

这消息是Enson三个多小时之前发给她的。

【沫沫妖精:好了。】

【Enson:嗯?】

【沫沫妖精:歌词好了。】

【沫沫妖精:我刚刚突然就来了灵感,就跑去写歌词了。】

凌沫沫对着自己写满歌词的那张纸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Enson。

过了很久,Enson都没有回复,凌沫沫忍不住的又发了一句。

【沫沫妖精:怎么样?】

Enson还是没回她消息,凌沫沫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她以为Enson睡了,没多想,放下手机,关灯也睡了。

隔壁的卧室。

李情深拿着手机,看着她发来的歌词,视线有些恍惚。

她果真在音乐这一块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女孩子,他只是那么点拨了她两句,她便抓住了感觉。

当然这个歌词并不是十分的漂亮,有些话需要做调整,不过对比白天写的那些歌词要好很多。

最起码有了那种暗恋的感觉,只是她这种感觉,是谁给予她的?陆念歌?

李情深心底隐隐约约的有些不舒服,酸酸涩涩的滋味在胸口反反复复的浮动着。

过了许久他唇边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这暗恋的主题是他定的,词是他让她写的,她跟陆念歌的事他早就知道了,都这么多年了,他又何必这般的难过和在意。

李情深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想到凌沫沫白天写歌词痛苦而又煎熬的表情,突然间心底有些软,不再忍心将这些歌词给她去修改了。

更何况,接下去的修改也是最费时费力的。

想到这里,李情深将手机放在了一旁,把凌沫沫发给她的那些歌词抄在了纸上,然后反反复复的读了一遍,拿着笔在上面勾勾画画着。

一直到天亮,李情深才轻轻的放下笔。

他仔细的看了一遍那歌词,确定没问题之后,这才拿出来了手机,把自己修改过的歌词一个字一个字的打了上去,然后以Enson的身份发给了凌沫沫。

凌沫沫醒来的时候,窗外阳光正大,她先是一惊,随即下意识的去拿了手机,便看到了Enson发来的微信。

凌沫沫打开,看到长长的一串字,她一点一点的读了下来。

歌词和她原来写的歌词改动并不算特别大,可是凌沫沫看下来的整体感觉,却比自己写的美感了很多,尤其是其中Enson大改的那几句。

【我曾经不断去想象,你会单独在我身旁,但终究是梦想,它该放在天堂,有点距离才有美感】

【爱是不能够回头的流浪,你为什么开了着一扇窗】

【爱你就像是种信仰,虔诚到已遍体鳞伤】

爱你就像是种信仰,虔诚到已遍体鳞伤。

凌沫沫读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她自己都惊呆了。

她不敢相信这些词,是Enson写出来的。

紧接着,她的心又砰然一颤,Enson昨晚上没回她的消息,是在为她修改歌词吗?

凌沫沫的血液突然间开始沸腾了起来,一股暖暖的感觉,满满的堆放在她心头,让她唇角情不自禁的一点一点的扬起。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