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还好

李情深下午一点才从卧室走出来。

那会儿的凌沫沫正好刚抄完Enson给她修改过的歌词,她看到他走进音乐室,便将那歌词递给了他。

李情深早已经能把那歌词背下来了,但是他还是佯装出来很淡定的模样从她的手中接过来,然后低下头,一脸认真的将歌词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凌沫沫紧张兮兮的看着李情深。

约莫过了十分钟的样子,李情深才放下歌词,抬起头看向凌沫沫。

凌沫沫的眼底闪烁着一抹激动:“老师,怎样?”

女孩的眼睛异常明亮,像是渴望得到夸赞的小孩子。

李情深下意识的想要脱口而出说一句很好,可是话到嘴边,转念一想,他又有点摸不清他这句很好,是在夸她,还是夸他自己。

李情深默了几秒钟,越想越觉得有夸自己的成分在,他喉结微滚了滚,硬生生的将很好改成了:“还好。”

凌沫沫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

还好?

这么经典的歌词,他竟然说还好?

明显是已经很好,好不好?

看着女孩跟见了鬼一样的表情,李情深转头看向窗外,他唇角不由自主的勾了勾,一抹似有似无的轻笑浮现在了脸上,宛若幻觉。

等凌沫沫平静下来心情,才抬起头去看李情深,她隐约能感觉出来李情深的心情似乎很好,于是便转了转眼珠,打算对着李情深请个假,说自己今晚有事要回趟家,谁知,她刚想开口,李情深却转过头,看着她,语气淡淡的说:“今晚我要回趟李宅。”

凌沫沫连忙收住到嘴边的“老师”,看着李情深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她不需要对着他请假了。

说来还真巧,每次她要对着他请假的时候,总是能赶上他有事。

李情深垂着眼皮,看着凌沫沫,语气淡漠的又说:“我今晚可能会住在李宅,所以,别墅晚上会没人,你留在这儿,还是……”

没等李情深把话说完,凌沫沫仰起头:“老师,我回家。”

顿了下,凌沫沫又说:“我有快递,还没收,正好回去收一下。”

李情深漠不关心的点了下头,留了句“我在楼下等你”,然后转身走了。

凌沫沫看着他的背影,反应了几秒钟,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那意思是捎她一程。

她受宠若惊的张了下嘴,连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往楼下跑去。

最近这段时间,凌沫沫几乎有空闲都会跟Enson聊几句。

可今天,从早上收到Enson发来的那几条消息后,她再也没像之前那样找个话题去找他聊天。

回到家,时间还早,她简单的收拾下了家里的卫生,煮了个晚饭后,洗了个澡,换好衣服,看了眼时间,才八点钟。

不着急出门的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不知怎么回事,她整个人有些心不在焉,心底泛着说不清的滋味,有点害怕,有点紧张,还有点期待。

八点半的时候,她叫了一辆车,往皇宫那边赶去。

车里很安静,司机专注的开着车子,凌沫沫坐在后排,看着车窗外漂亮的不怎么真实的城市,整个人紧张的呼吸都跟着有些不稳。

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凌沫沫觉得很快又很慢。

在她这般复杂而又纠结的情绪下,车子停在了去往皇宫那条街的路口上。

付好车费,凌沫沫下车,沿着街道,一步一步的往皇宫门口走,越走她越紧张,以至于她途中好几次险些转身逃跑。

来到皇宫门口,她用力的揪了揪包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逼迫着自己镇定自如的踏进大堂。

在去往电梯的一路上,她的小腿都是发抖的,来到顶层,电梯门打开,她屏着呼吸出来,沿着熟悉的走廊走到熟悉的房门前,用力的吞咽了好几口唾沫,才指尖轻颤的推开门。

屋内很安静,伴随着她的进入,房门缓缓地合上。

随着门锁咔的一声响,她感觉到身边站了一个人,她的心不争气的又开始跳动了起来。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心跳至死的时候,Enson伸出手把她拉入了怀里。

他的碰触,像是带了电,惹得她浑身微颤了下,紧接着,她便感觉到他的头落了下来,随着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他柔软温热的唇覆在了她的唇上。

凌沫沫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发了好一会儿愣,才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变了,她也变了。

虽然他和一开始一样,每次喊她出来,都不怎么爱说话,但他明显没了最初的那种暴戾和残忍,多了一些温柔和缠绵。

而她,虽然在这种事上,她一直表现的呆板而又青涩,但在她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她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最初面对他时的那种强烈到无法压抑的恐惧和抗拒。

在凌沫沫的胡思乱想中,她人被Enson压在了床上,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褪去了。

他体温很高,烫的她有些不知所措。

他比之前耐心了很多,没一上来就直奔主题,而是慢慢的吻着她,从眉心到锁骨再到她胸前……

她渐渐的有些受不了,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他身体狠狠地一颤,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过了不知道几秒钟,他突然吻住了她的唇,吻的用力激烈,吻到她唇齿发麻……

凌沫沫一直以为,他接下来会下手没轻没重,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松开她唇之后,动作又离奇的温柔了下来,他抚摸着她的长发,像是在安抚她一样,慢慢的轻轻地一点一点的入侵了她的世界……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