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张嘴

李情深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抹明显的厌恶。

然而,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看似很漫不经心的轻点了下头:“放那吧,我等会吃。”

凌沫沫想到两次在垃圾桶里发现的药丸,心想,傻子才会信你。

和上次一样,她依旧佯装出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对着李情深甜甜的笑了笑:“老师,等会儿水就凉了。”

说着,凌沫沫将药丸往李情深的面前递的更近了。

李情深压着心底的厌恶,表情平静的别开头:“没关系。”

他虽然维持着一贯的优雅从容,可凌沫沫还是清晰地捕捉到了在药物靠近他唇边的时候,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促。

凌沫沫的眼底顿时闪过了一道亮光,这可真是有趣极了,原来大名鼎鼎的神话,不是单单是因为讨厌吃药就幼稚的丢掉药,而是因为害怕。

他这么大的一个人,居然害怕吃药。

这还是她头一次抓到他的软肋……

凌沫沫承认自己是冒了一点点坏心思,有点想要看看李情深吃瘪的样子,但更重要的是他的确也应该吃药。

想着,凌沫沫放轻了语调,继续说:“老师,您现在病还没完全好,还是赶紧把药吃了吧,别等会儿再难受起来。”

李情深没跟凌沫沫争辩,把手伸到她面前。

凌沫沫刚想把药给他,突然想到上次就是这样,她以为他吃了,结果压根没送到嘴里。

凌沫沫想了两秒,迅速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老师,您生病了,作为学生,我有义务照顾您,所以,我来喂您吃药吧。”

凌沫沫声音脆脆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药从袋子里拆出来,用指尖捏着药丸递到李情深嘴边:“啊,张嘴。”

李情深听到“喂你吃药”这几个字的时候,神态微微有些恍惚,他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一夜,她感冒高烧,自己唇碰唇的灌她药吃。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凌沫沫纤细的手指已经拿着药,抵在了他的唇边,他顿时觉得一阵恶心,冷静自持的表情瞬间混乱,想也没有想的就抬起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拿开,语气淡凉:“等下我自己吃,你出去。”

他忽然的翻脸,让凌沫沫一时间不太敢放肆。

虽然她是抱了一点想看好戏的心态,但她心底更多的是担心他病情越来越严重。

她盯着他看了几秒钟,大着胆子把手再次伸到他面前。

他抬手又攥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很重,掐的她骨头有些疼。

凌沫沫默默地吞咽了口唾沫,大着胆子说:“老师,我是真的担心您。”

女孩的声音很轻,语调柔软的像只温柔的手,轻轻的捧住了他的心脏。

李情深握着她手腕的力道微微有些松懈,顿了两秒,他视线抬高,静静的凝视着凌沫沫。

面前的女孩肌肤白嫩的像是陶瓷,一双大眼,漆黑明亮,眼底带着关心和不安。

李情深心猛的一颤,喉咙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一下,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淡淡的垂了垂眼帘,默默地放开了女孩的手,在她的手心扫了两眼,捡了一粒白色的药丸:“这个是退烧药,我吃它就好。”

说完,他死死地盯着药丸看了很久,才慢慢的抬手将药丸放进自己的口中,然后端着水杯,压制着自己胃里的恶心感,硬生生的逼着自己吞咽了下去。

凌沫沫当做没听到李情深刚刚那话的样子,继续拿了一粒药递给李情深,像是哄孩子一样,轻声细语的说:“老师,再吃一颗吧,乖……”

乖?

李情深皱了皱漂亮的眉头,虽然他觉得这词用在自己身上别扭极了,可他却又觉得莫名很受用,他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口。

凌沫沫见状,连忙将一把药都放进了他的嘴里。

李情深黑着一张脸,默不作声的喝了一大口水,把药艰难的全都吞了下去。

凌沫沫见他把药全都吃了,这才满意的离开了他的卧室,在帮李情深关门之前,她想了想,探了个脑袋进来:“老师,您晚上要是不舒服的厉害,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手机不静音的。”

李情深眼底划过一丝狂喜,他努力地压制着放在被褥上手指的微颤,面不改色的对着她微点了点头:“嗯。”

凌沫沫对着李情深笑了下:“老师,您早点休息,别熬夜。”

说完,她带上门,回了自己的卧室。

洗完澡出来,凌沫沫趴在床上,习惯性的拿着手机想给Enson发消息,点进微信,她一眼看到置顶的位置,她和Enson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天他发的那句“十点”那里。

她收住差点戳进Enson聊天对话框的指尖,耳边情不自禁变得有些烧。

以前他和她聊天的时候,她也没觉得不自在,可经过昨晚那一夜,她现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了,总觉得他和她之间的关系怪怪的……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