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我的幸福婚约> 第一卷 第一章 相遇与眼泪

第一卷 第一章 相遇与眼泪

在帝都坐拥一栋巨大日式家屋的斋森家,跟其他贵族世家相同,都是从一家人聚集在起居室的悠闲早餐时光,展开一天的生活。

只是,一个足以划破早晨清新空气的尖锐嗓音,破坏了这片宁静。

「这是什么呀!」

滚烫的液体哗啦一声洒向美世的脸和胸口。

她没有发出任何痛苦呻吟,只是跪在地上,将额头贴著地面。

以单手捧著日式茶杯,将眉毛挑得高高的、有著艳丽美貌的妹妹,以及在一旁跪地磕头,身穿简素的佣人工作服、看起来一副穷酸样的姊姊。目睹这样的光景,周遭的佣人想著「又来了啊」而纷纷别过脸去。

「这杯茶苦涩得令人难以下咽呢!」

「非常抱歉。」

「赶快给我重新泡一杯!」

今天的茶水,滋味应该一如往常才对。

面对继妹的任性找碴,美世只是像个佣人般垂下头表示「我这就去」,接著便速速赶往厨房。

「真是的。连一杯茶也泡不好,她都不会感到羞耻吗?」

「就是说呀~真是太难看了。」

美世装作没听到从后方传来的继母和继妹的嘲讽。

尽管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被人挖苦,美世的父亲却毫不在意地继续用餐。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年,所以,美世也早已不再对这样的父亲怀抱任何期望。

这个国家自古便有异形出没。外型和人类或动物相似的异形,外型奇特诡异到难以命名的异形。没有固定外型的异形,外观模样五花八门、同时也被称做妖魔鬼怪的它们,一直危害著人们的生活。

负责讨伐这些异形的,是代代都会产下拥有超凡能力的子嗣、家系十分特殊的异能者们。

异形这样的存在,只有拥有「见鬼之才」的人才看得见。此外,必须运用异能进行攻击,才能够彻底消灭它们。基于这样的特殊性,异能者的家系都会备受天皇信赖,长年以来也一直受到重用。

斋森家是历史悠久的望族,同时也是异能代代传承、并因为讨伐异形的功绩而兴旺的家系之一。美世便是以长女的身分出生在这个家中。

她的父母是政治联姻的关系。基于两人都是异能者,为了尽可能维持这种特殊血脉的浓度,双方家长安排了这场相亲。明白自己无论怎么做,都无法违抗家长决定的父亲,不得不和当时的恋人分手,不情愿地允诺这段婚姻。

出生在这对没有爱情的夫妇之间的孩子,就是美世。

刚出生的那几年,美世似乎确实是个备受疼爱的孩子。虽然记忆已经变得相当模糊,但她听说当时的父亲很温柔,母亲也疼她疼得不得了。

然而,美世两岁时,她的母亲因病辞世,父亲于是和昔日恋人再婚。在这之后,一切就变了样。

在继母的认知当中,是美世的生母拆散了原本是一对恋人的自己和父亲,因此,她相当痛恨那个女人的女儿,也就是美世。基于自己当年允诺政治联姻的愧疚感,父亲在继母面前也显得抬不起头。此外,或许他也觉得跟心爱的女性生下的孩子比较令人怜爱吧,随著继妹的出生、长大,父亲变得再也不看美世一眼了。

身为继妹的香耶,有著远比美世漂亮许多的外貌,个性也很机灵,甚至还拥有美世所没有的「见鬼之才」。因此,不消多久时间,她便开始跟著继母一起鄙视美世。

美世今年十九岁了。作为名门家系的女儿,这是差不多该嫁人的年龄。

然而,在家中地位连佣人都不如的她,想当然不会有人找上门提亲。因为没有薪水可拿,她也没有个人积蓄,连自由进出这个家都做不到。

「让您久等了。」

她将重新泡好的茶放在香耶的餐桌上。继妹没有说话,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

这辈子,她想必都得像这样,像个佣人般默默侍奉这个家里的人吧。

美世早已放弃了一切。

待父亲、继母和继妹吃完早餐,跟其他佣人一起将起居室整理完毕后,美世来到玄关外头开始打扫。

美世很少负责打扫宅邸内部。因为要是不小心遇到继母或香耶,八成会被她们要求做什么麻烦的事情。

这点其他佣人也心知肚明。或许是出自于对美世的体贴吧,她们总会让她负责洗衣或打扫宅邸外头的工作。

在继母和香耶没有安排外出的日子,打扫玄关外头,也让美世的内心轻松几分。

「午安。」

这天,美世默默打扫到接近正午的时候,有客人来访了。

「啊……幸次先生,午安。」

美世向这名将眉毛弯成八字状,脸上浮现浅浅笑意的青年低头致意。

青年名叫辰石幸次。身穿一袭整齐笔挺的三件式西装,以俊俏的脸蛋朝美世温柔微笑的他,是跟斋森家一样,自古将异能血脉代代传承至今的辰石家的次男。再加上辰石家的宅邸就在附近,他跟美世、香耶三人可说是所谓的青梅竹马。

最重要的是,幸次一直都将美世当成斋森家的女儿看待。这样的他,是能够让美世敞开心房的对象。

「今天天气真好呢,感觉很暖和。」

「是的。洗好的衣物都很快就能晒乾,帮了我大忙。」

能跟美世聊这种无关紧要的琐事的人,现在只剩下幸次了。

自从美世被当成佣人对待后,为了改善这样的情况,幸次做了不少尝试和努力。

然而,在被辰石家的当家──意即自己的父亲怒斥「不准干涉别人家的家务事」之后,幸次便不再做出明显袒护美世的言行举止。尽管如此,美世仍认为他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噢,对了。这是我不成敬意的一点心意,不嫌弃的话,请收下吧。」

「……这是……点心吗?」

美世接过幸次手中那个以美丽和纸做成的纸盒。

「对啊。抱歉,不是现今流行的那种西洋点心。因为我听说那种点心很容易变质。」

「不会,非常谢谢您。我会跟其他佣人一起分著吃。」

「嗯,就这么做吧。」

对话至此,美世不经意地察觉到一件事。

「您今天是为了什么事来访呢?」

比起以往来家里的模样,幸次今天的打扮似乎正式许多。感觉很难得看到他穿上西式服装。

听到美世这么问,表情一下子变得阴郁的幸次,看似有些尴尬地别过脸去。

「啊,嗯……我……有点重要的事……要跟令尊谈……」

这样的态度也很罕见。虽然个性温和敦厚,但幸次说话很少像这样含糊不清。

在美世暗自感到不解时,幸次对她拋下一句「那么,晚点再见」,便匆匆走进斋森家的宅邸。

到底是怎么了呢?尽管内心浮现这样的疑问,但美世随即做出「这是跟我无关的事情」的结论,重新握好扫把的长柄。

虽然身为斋森家的长女,但这不过是户籍上的头衔罢了。美世没有任何天赋、没有受过确实的教养栽培、也没有闭月羞花的美貌,跟贫困的庶民之女没什么两样。她很清楚自己跟幸次,早已是不同世界的两人了。

美世无视突然变得沉重的心情,努力集中精神扫地时,一名佣人从宅邸里跑出来呼唤她。

「美世小姐,老爷找你呢。」

「咦?」

「他要你马上过去宴客厅一趟。」

「……我……我明白……了。」

──美世有种不好的预感。

平常,身分地位连一般的佣人都不如的美世,还不曾在有访客时被指名找进宅邸里。这无法想像的事态,只让她感到恐惧不已。

她以颤抖的双腿努力迈出步伐,勉强抵达了宴客厅。

「打扰了,我是美世。」

隔著纸门这么开口后,父亲以一句「进来」简短回应。听到父亲冷酷的嗓音,美世按著纸门的指尖因紧张而变得冰冷。

宴客厅里头除了父亲和幸次以外,连继母和香耶都到齐了。

接下来,果然要发生什么对自己而言不好的事情了──领悟到这一点的美世,以面无表情隐藏内心的胆怯。为了和一脸不悦的继母与香耶保持一段距离,她选择在入口附近跪坐下来。

父亲连看都不看这样的美世一眼,只是淡淡地开口。

「今天要说的事情,是关于婚约和这个家的未来……我觉得你也趁这个机会明白一下比较好,美世。」

婚约。光是听到这两个字,便让美世浑身发抖。

面对接下来确定会出现的变化,随之涌现的不安、恐惧,以及些微的期待。或许,这是有可能为自己带来幸福的变化──不过,美世随即不允许自己怀抱这种想法。

因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不可能有这种为她量身打造的奇迹出现。

父亲的嗓音在沉静的宴客厅里响起。

「我们决定让幸次入赘,继承斋森家……将来,以幸次的妻子身分,和他一同支撑起这个家的人,是你,香耶。」

──啊啊,果然。

明明已经有所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