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我的幸福婚约> 第一卷 第四章 反抗的决心

第一卷 第四章 反抗的决心

一个出乎意料的偶然,让辰石实目睹了那个光景。

现在,监视久堂清霞,已经成了他每天的例行公事。在那个当下,他一如往常地窝在宅邸的书斋里,让自己和派遣出去的式神视觉同步后,仔细地观察市街上的每个角落,以便取得能够抢走美世的有利情报。

一开始,实还以为是哪里出了错误,一度怀疑起自己的双眼。因为,他所目睹到的光景,跟他的印象、以及香耶所透露的情报,几乎完全相反。

无论是表情、穿著打扮或是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氛围……都出现令人震惊的巨大变化的美世。

这跟实想像中的事态发展不一样。终于察觉到这样的可能性之后,实几乎想要仰天长啸「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光是回想,几近沸腾的怒意便跟著涌现,实烦躁地以手搔头。

对方的层级远远高过自己,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与其相抗衡。失去冷静的实,甚至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遗忘了。

他毫不犹豫地将香耶找来,这个女孩采取的行动,总是能完全符合他想像中的蓝图。现在不是顾忌体面或形象的时候了。

先发现那个宝物的人不是久堂,而是自己才对。

他想要薄刃的血脉、薄刃的异能,这些都是为了让辰石家重拾荣耀。

「叔叔,您有急事找我?怎么了吗?」

香耶大方地在皮革长椅上坐下,疑惑地歪过头问道。实对这样的她露出笑容。

「……其实,我刚才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

「咦?」

「你姊姊的现况──香耶,我猜你或许也想知道吧。」

这句话一直留在心中。

『香耶,你绝对不能变得跟那东西一样哟。』

这是母亲过去一而再、再而三对她重复的一句话。

在斋森家的宅邸里,每当看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姊姊,母亲总是会伸出手指著她,以「你不能变得跟那东西一样。这种无才无能的货色,才不是斋森家的女儿」告诫香耶。

一如发言内容,母亲总是要求香耶必须站在「上位」。

母亲对于香耶在学习方面的失误也很敏感。偶尔表现失常时,母亲便会刻意向她说明大家是如何在背地里说继姊的坏话,并以「再这样下去,你会变得跟那个继姊一样」警告她。

在这样的影响下,香耶也开始认定自己必须永远站在「上位」,继姊则只能屈就「下位」。继姊拥有的东西,香耶也必须拥有,而且还得是更好的东西才行。

所以,未来的公公辰石实将她找来,告诉她的那个事实,香耶完全无法接受。

(骗人……骗人……这都是骗人的……!)

那个姊姊,竟然会穿著上等的和服走在街头,一旁甚至还有佣人随侍?

光是听到这样的口头叙述,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香耶展现出见鬼之才后,父亲曾指导她一些术法。她返回斋森家宅邸,在自己的房里开始施展这种术法,以拙稚的技巧匆匆做出了式神。

拥有见鬼之才,代表此人拥有成为施术者最基本的能力。不过,因为香耶是女人,不会接触到异能相关任务,所以她并没有太热中学习。

尽管如此,派遣式神外出,让自己的视觉和它同步这点事情,香耶还做得到。

她拉开房间的和纸拉门,把用小纸片做成的式神送出去。

(这怎么可能呢?)

香耶以白皙的手指捏烂残留在掌心里的多余纸张。

几个星期前,她才刚目睹继姊穿著破破烂烂的旧衣服的模样,并因此感到放心。

要是继姊的这门婚事进行得很顺利的话呢?

之前,在宅邸里跟自己擦身而过的那名清秀男子,据说就是久堂清霞。

上等的和服、让众多佣人听令于自己的权力、以及眉清目秀的夫婿。这些竟然全都会变成那个身为次级品的继姊所有。

(不行,我不要这种事情发生。)

其实,香耶也隐约察觉到继承斋森家一事,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美好。

去女子学校念书时,只要稍微跟其他人交流,马上就能明白。提到异能者家系时,会被列举出来的,除了首席的久堂家以外,就只有其他少数几个家系。无论是斋森家或辰石家,都不会是受到众人仰赖或期待的对象。

是因为过去累积下来的财产和地位,才能让这两家勉强跻身异能者家系的行列。就只是这点程度的能耐罢了。

在世人看来,斋森家跟辰石家都已经开始没落了。就算继承了斋森家,也不会有能够悠闲度日的未来在等著香耶。就连拿斋森家跟迎娶继姊的久堂家相比,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行为。

斋森家和幸次,都不是香耶真正想要的东西。

比起这些,适合成为久堂家当家之妻的人,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继姊,而是自己才对。

(那样的姊姊,竟然会抢走应该属于我的东西。这样未免太奇怪……啊!)

在式神准备离开热闹市区的那个瞬间。

在人潮之中发现看似美世的人物,让香耶的心跳几乎一瞬间停止。

「这是骗人的吧?不是吧?这个人不可能是姊姊……」

撑著纯白的可爱阳伞,身穿看起来高级无比的天蓝色和服,和前阵子那名佣人有说有笑地走在街上的贵妇人。

她看起来简直完全变了一个人。原本瘦弱得不堪入目的身子,现在看起来健康许多,却同时保有纤细柔弱的气质。因为受损而变得粗糙、蓬乱的发丝,现在则是艳丽到能够反射阳光的程度。

过去那个不起眼、寒酸又阴沉的继姊,已经不存在于任何地方了。

「那个姊姊……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呢……」

香耶茫然地这么叨念,驱使式神继续尾随那名楚楚可怜的贵妇人。不过,在途中发现对方的目的地是对异特务小队的值勤所之后,香耶便让式神停驻在一段距离外的地方。

样貌神似继姊的贵妇人来到值勤所外头,和守卫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这样在大门旁边等著。

片刻后,从值勤所里头走出来的,确实就是香耶过去在斋森家宅邸惊鸿一瞥的那名美男子。然而,不知何故,他的表情和那时有著极大的差异。

不同于前阵子光用视线就能杀死人的那种冰冷氛围,现在的他,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即使是透过式神的视觉,也看得出来他对那名贵妇人怀抱好感。

而贵妇人的脸颊也微微泛红,表情看起来相当自在放松。

两人和睦地对话的模样──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对感情融洽的恋人。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过于震撼,原本便不稳定的式神一下子失去力量,浮现在香耶脑中的光景也跟著消失。

太奇怪了!一切都太奇怪了!

她回想起方才目睹的姊姊的身影。

那只是一具空壳罢了。无论再怎么雕琢自己的外表,姊姊仍毫无内涵可言。所以这样没有任何意义──香耶试著这么说服自己。

长年以来过著等同于下人的生活,没有异能和见鬼之才的她,什么都做不到。久堂家那个男人,光看就知道是个极其完美的人物。姊姊不可能胜任他的妻子这样的地位。

香耶比姊姊要来得漂亮。更重要的是,她比姊姊优秀。以她的条件,绝不可能满足于「家道中落的斋森家的女主人」这样的身分。

『香耶,你绝对不能变得跟那东西一样哟。』

没错。所以,自己绝不能屈就「下位」。

(适合成为久堂家当家之妻的人,是我才对!)

香耶冲出自己的房间,闯入父亲的书斋。

她的父母相当溺爱自己。所以,现在提出交换未婚妻的要求,他们应该也会接受。

然而,香耶这样的预测,却遭到无情的背叛。

「不行。你就乖乖学习如何当个好妻子吧。」

「为什么!」

父亲皱眉露出苦涩的表情,无法接受这种答案的香耶感到愈来愈烦躁。

「没有为什么,你就忘了美世的事吧。」

「我现在不是在说这种事情!父亲,适合嫁到久堂家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

「……香耶,要是这样闲到发慌,你去见见幸次如何?」

「父亲!」

之后,无论她再说什么,父亲都不愿回应。

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头一次发生。每当香耶提出任性要求,父亲一开始虽然不会马上允诺,但最后总会答应她,但现在──

「香耶?」

走出父亲的书斋,来到走廊上的时候,香耶被碰巧造访斋森家的幸次唤住。

「幸次先生。」

一瞬间,她有些犹豫。这名未婚夫,基本上是站在香耶的继姊那边。倘若跟他说自己看不顺眼继姊变得幸福的模样,因此想从中作梗,他绝对会表示反对。

思考至此,香耶发现了一件事:幸次对美世怀抱著好感。既然这样,倘若可以交换未婚妻,对他来说应该也是美事一桩。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