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我的幸福婚约> 第一卷 第五章 踏上旅途之人

第一卷 第五章 踏上旅途之人

又是那棵樱花树,美世目前置身于梦境之中。

「母亲……」

伫立在斋森家中庭里头的樱花树。身穿樱粉色和服的母亲站在树下,面带笑容地朝美世招手。

被这样的母亲吸引的她,忍不住朝前方踏出一步,一步、又一步。然而,一如之前的梦境,无论美世再怎么努力前进,母亲的身影依旧同样遥远。

「母亲,我……」

我想去你那里──原本想这么开口的美世,最后将这句话吞回肚里。

『美世。』

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她必须回应这个声音。

「母亲,我们下次再见吧。」

面对持续朝自己招手的母亲,美世转过身去。

当美世在熟悉的久堂家的个人房间里恢复意识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经过诊疗后,医生判断她所受的伤大致都是挫伤。但因为有几处伤势较为严重,因此仍被交代要静养几天。

这段期间,清霞暂时搁下工作亲自照料她,让美世既是戒慎恐惧、却又有几分开心,可说是一直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

看到美世平安归来,由里江哭到几乎让人担心她会不会全身脱水而死。不过,即使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状态,她依旧能照顾负责照顾美世的清霞,真不愧是由里江。

此外,在这之后,美世也从清霞口中陆陆续续得知娘家之后的状况。

「房舍全都烧毁了吗……」

「嗯。」

清霞的表情有些僵硬。

「因为是木造房屋,再加上又有很多庭院,火势一下子就一发不可收拾。」

辰石实释放出来的异能火焰,终究没能及时被扑灭。无人因此伤亡,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另外,关于你的双亲……他们似乎解雇了大部分的佣人,准备移居到乡下的别馆。今后应该会过著无法和过去同日而语的贫穷生活吧,斋森家或许也会以此为契机退出异能者的业界,实际上可说是没落了。」

「没落……」

就算听到这两个字,美世也有点反应不过来。或许是因为她至今都不曾感受过名门家系带来的恩惠吧。

「香耶也是吗?」

「不,她被指派到某个以严格闻名的家系去工作了。毕竟还年轻,让她受一点历练、增广见闻,或许也是好事。」

虽然香耶有见鬼之才、也懂得施展一些拙稚的术法,但除此之外,她没有其他异能。因此,就算让她寄人篱下,应该也不会造成危险。

总之,听到大家都不至于流落街头,让美世松了一口气。

「那么,辰石家那边……」

「辰石实策划的这出闹剧,到头来并没有对外曝光。虽然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但他已经把当家宝座让给长男辰石一志,以示负责。而新的当家──也能接受我们以行动限制为目的的监视。实质上,辰石家可说是成了久堂家麾下的一分子。」

「这样呀……」

想当然尔,清霞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无谓地折磨美世、还让她受伤的这些人。他所说的这些最终处分,都是在他严苛到彷佛是在制裁重罪犯的交涉状态下成立,而且几乎有一半的内容是恐吓。不过,清霞刻意没有对美世提及这一点。

彻底失去地位、宅邸和奢侈的生活,宛如一具空壳的他们,究竟能不能好好过日子,实在令人存疑。但清霞冷冷地表示这不是久堂家该担心的问题。

接著,转眼间,几天过去了。

「你的身体还好吗?」

「是的,我没事,我受的伤也不算太严重……」

美世扶著清霞的手走下轿车。空中偏多的云朵遮蔽了刺眼的阳光,就初夏而言,这是很凉爽的一天。

现在,两人来到了烧得精光的斋森家。

因为明天似乎就要动工清除里头的断垣残壁,在那之前,美世表示无论如何都想再过来一趟。当初,原本不希望美世再来到这个地方的清霞,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她的要求。

有一件事,是美世无论如何都想过来确认的。

「小心脚下。」

「是。」

生养她的娘家,现在已经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

虽然有些梁柱和地基勉强残留下来,但也已经全数化为漆黑的木炭,让人完全看不出房屋原本的构造。

完全没了原本样子的这座宅邸,就连一直住在里头的人,都搞不清楚哪里是哪个房间,因此,美世也能在没有太大伤感的状态下前进。虽然多少有些寂寞,但她并没有除此以外的感想。

她循著不太可靠的记忆,朝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默默陪在美世身旁的清霞,为了避免她绊倒,不时替她注意脚下的情况,也频频伸出手让她扶著。

美世的目的地,是斋森家坐拥的几座中庭里最宽广的那个。

过去,这里曾种了一棵樱花树──就是梦中那棵母亲的树。

虽然樱花树最后衰弱枯死了,但树桩仍保留了下来。因为能看见这座中庭的,只有母亲原本的房间、以及美世小时候使用的房间。好几年以来,除了负责打扫的佣人以外,无人会靠近这个地方,因此,这座中庭也没有人多做整理,一直维持著原本的模样。

不过,保留下来的树桩当然也早已死去,呈现乾枯的灰色。

沉睡时看见的那个梦境。

身穿樱粉色和服的母亲,就像过去那样在树下对她招手。因为实在很在意这个梦,在最后,美世希望无论如何都能再过来看看这里。

原本灰色的树桩,即使被那场大火烧成黑炭,依旧维持著原本的外型,存在于这个地方。

看到美世蹲下来,一旁的清霞也跟著蹲下。

「这就是?」

「是的……是家母刚嫁进斋森家时种下的樱花树。」

美世也许久不曾靠近这座中庭了。在她懂事的时候,这棵樱花树早已被砍掉。只剩下树桩的悲惨模样,总让她跟失去母亲的点点滴滴重叠。

这么做的话,只会更让她感到孤独。

美世缓缓伸出手,以指尖轻触树桩。

长年以来,一直留在这座中庭里的顽强树桩,现在像是沙子堆砌而成的城堡,只是轻轻一碰,便脆弱地崩落、瓦解。

就在这时──

「……!」

一瞬间,有某种──类似尖锐刺痛感的冲击,从美世的脑中一闪即逝。

她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因为真的是在不到一眨眼的瞬间发生的事,就连美世自己也觉得可能只是错觉。

「怎么了吗?」

「啊,不……」

因为惊慌失措而抽回的手指,在半空中晃动几下后握紧。

一定是因为身体状况还没有完全恢复吧,美世一个人得出这样的结论,然后起身。

「这样就可以了吗?」

「是的。」

这样一来,母亲曾活在这个世上的证明,就只剩下美世这个存在了。

(可是,这样就好。)

或许因为是最后一次的机会了,母亲才会把她召唤到这个地方来吧。为了让她继续往前进。

今后,美世得往前行。她并不打算舍弃过去,然而,想前进的话,有必要在此做个了结。

因为,就算不依恋过往的幸福,她也早就明白让自己获得崭新幸福的方法了。

穿越原本是大门的地方,来到外头的通路上后,一名熟悉的人物在那里等著。

「……幸次先生。」

听到美世的呼唤,幸次将两道眉毛弯成八字状,朝她露出有些愧疚的笑容。

「美世,那个……好久不见。」

「就是……说呀。」

撇开斋森家前些日子那场混乱的话,美世最后一次遇到幸次,是在市区和香耶偶遇的那天,所以,少说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而且,那天两人并没有直接交谈,所以更有种许久未见的感觉。

「你的身体情况还好吗?」

「是的,托你的福。」

「太好了……能跟你稍微聊一下吗?我能继续待在这个地方的时间也不多了,我想,这大概是最后的机会。」

美世有听说,自己能在比较早的阶段被救出来,都是多亏幸次的协助,所以她也想找机会向他道谢。虽然幸次这个提议来得恰到好处,但要是清霞反对,她也不会坚持。

她这么想著,悄悄抬头偷瞄身旁的未婚夫,清霞重重叹了一口气,然后点头。

看来他是答应了。

「我知道了。」

「谢谢,那我们换个地方吧。」

两人来到附近一座坡度较为平缓的石子阶梯,在位于树荫处的地方并肩坐下。

年纪还小的时候,两人也时常在游玩之际这样休息。失去母亲、以及在斋森家的栖身之处后,美世还能够继续撑下去,都是因为这种跟幸次共度的时光。

对于一直站在自己这边的幸次,美世觉得怎么感谢他都不够。

「……幸次先生,前阵子谢谢你赶过来搭救我。」

「虽然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