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醒来

一夜无话。

“琰宽,琰宽~”

突然响起的一阵呼唤,把正处于深层次冥想状态的秦栎惊醒。

“哐~”

一道钢剑快速拔”出剑鞘的声音响起。

秦栎猛地睁开了眼睛,紧握着手里的八面汉剑,眼神死死的盯着右边的屋子,特别是床榻边那一角掉落在半空的白色绸缎。

堂屋里极度安静,落针可闻,秦栎等待着若是事情有变,他手里的汉剑立马就挥过去。

如今天已经微亮,正是熟睡的时刻。

“琰宽~”

长久的等待并没有等来什么动作,而是又从屋内传来了几声呼喊。

“琰宽?”秦栎皱着眉头,不知那女人喊的是什么意思。

可是手里握住的钢刀没有任何放松的意思。

看着久久没有动静,但又不停响起的呼喊。

“姑娘。”

“姑娘,你醒了吗?”

听着耳边不停传来的呼喊,秦栎手持八面汉剑,剑间朝下轻轻的靠近那间屋子,一边靠近一边喊着。

秦栎背靠土墙往里望去,那女子并没有什么动作,依旧保持昨晚的姿势。

“姑娘你没事吧?”秦栎再次试探道。

可是里面的那位酷似景田的女子还是没有反应,秦栎这才握着钢剑进屋。

进屋之后,看到是一副紧闭着眼睛,紧锁着眉心的难受的脸蛋,不断在枕头之上左右晃动,嘴里还不停的呼喊着“琰宽”,仿佛做了什么噩梦。

看到这一幕,秦栎握着钢剑的手才稍稍放松,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只是做了一个梦。

随即把钢剑收回剑鞘。

这时秦栎又把目光投向了躺在床榻之上的女子。

“这琰宽?嘶~”秦栎皱眉摇头。

到底是什么人才会把人弄成这个样子。

“情伤?”

秦栎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谈恋爱什么的还是懂得。

能把一个娇滴滴的年轻美貌女子弄成这样,也只能是情伤了吧。

秦栎这样猜到,因为床榻之上的女子看面貌应该是二十左右,正是情窦初开幻想情郎的时候。

若是她涉世未深一点,天真一点,被人骗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秦栎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自古以来由爱生恨的事情可不在少数,眼前的这位可不是人,若真是由爱生恨,遇见男人都说负心汉,那可就不好办了。

秦栎只能祈祷躺在床上的这位心胸能够开阔一点。

秦栎看着女子那副甜美的容貌,实在是不能往恶的那方面想。

秦栎见天已经大亮,而这女子也在床上躺了一夜,考虑到这么一直睡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秦栎决定叫醒她。

“姑娘,醒醒,醒醒。”秦栎伸手摇道。

“琰宽~琰宽~”女子感觉的什么东西在身旁所以修长的手指一把抓住了秦里手臂,嘴里着急的叫着。

这么一弄倒是把秦栎吓了一跳,急忙后退并且用手已经放到了长长剑柄之上,随时准备出剑。

见到只是虚惊一场之后,秦栎才有看上前摇晃。

“姑娘快醒醒。”

秦栎加大了摇晃的幅度,所以没过多久床榻之上的女子便悠悠醒来。

床榻之上的司藤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头疼到了极点,还没等看清眼前的人,就疼的喊出了声。

等那股劲过了之后,司藤才抬起头,那道人影才慢慢的在他的眼中聚焦。

等看清人影后,司藤才问道:“你是谁?这又是哪里?”

“姑娘,你醒了!”看到以然醒过来的女子秦栎笑道。

“我叫秦栎,是这青牛山上的道士,昨天下午我在回山的途中见你晕倒在停中,无人看管周遭也无医生,所以就背着姑娘回来了。”秦栎解释道。

“昨晚?”司藤用手扶着额头难受的想了想。

突然神情又塌了下去。

看着又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的女子,秦栎问道:“姑娘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小道别的不会,医术到是会一点。”

“没事。”

“多谢道长的搭救之恩。”司藤微微行礼道。

“姑娘不必客气,救死扶伤、帮助弱小正是我辈正道中人应该做的。”秦栎大义凌然的说道。

床榻之上的女子听得这话,突然一愣然后说道:“你是悬师。”

言语中带着一点恐惧。

“玄师?”秦栎一脸迷惑。

但是看着眼前女子眼中名显得防备之感,秦栎知道了这个“玄师”一定不简单。

“姑娘说得玄师是?”

“你不是悬师?”司藤看着一脸迷惑的秦栎,同样的也泛起了迷糊。

秦栎看着那依旧的防备之色笑道:“不瞒姑娘,这玄师一词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还请姑娘解惑。”

说罢拱手行了一礼。

“你真的不是悬师?”司藤再次怀疑的说道。

“我乃是这青牛山上的一野道,并不是姑娘口中的玄师。”秦栎肯定的摇了摇头。

司藤见秦栎的神情不像作伪,这才稍稍放松。

然后又对着秦栎解释江湖上的的悬师的意思和各种传说。

“悬师起源于上古……”

秦栎听的津津有味,直呼赚到了,就算再得不到什么修行上的秘籍,只这些修行界的常态就够他消耗一阵了。

“按照姑娘所说,想必姑娘就是那苅族了吧!”秦栎问道。

“你如何知晓我是苅族?”司藤大惊随时准备攻击。

“哦,姑娘不必如此,我对姑娘并没有恶意,我之所以知晓姑娘的身份是因为昨日我看到过姑娘的原身。”秦栎急忙解释道。

他可不想因为言语上的误会而大打出手。

听得秦栎的解释司藤这才想起他昨日确是显出了原行,所以才放松下来。

随即又以奇怪的眼神看向秦栎。

“你不怕我吗?”

“怕?”

“我为什么要怕姑娘?”秦栎故作镇定的说道。

“我是苅族,人族不是与苅族不可并存吗?”

“姑娘是从哪里听来的谬论?简直是大错特错,人族与苅族都是天地生成的种族,自然都有资格生存在大地上,只要两不侵害,自当可以和谐共处。”秦栎说道。

“这?”司藤惊呆了,他从为听过这种说法。

“你真的不怕我吗?”司藤再次问道。

看着依旧发问的女子,秦栎说道:“不瞒姑娘,一开始我确实是被姑娘吓到了,可是后来我一想姑娘一没有伤我,二没有害我,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对于未知之物,人皆有恐惧之心,所以,在我看到姑娘样貌的时候才被吓到,但是只要想一想也就没什么了,都是天地的产物,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样貌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秦栎接着说道。

听到秦栎解释,司藤的脸上逐渐被笑容取代。

“这样说,琰宽还是爱我的,他只是一时被我吓到了,一定是这样,不行我要去找他……”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